“算了,老二,你好自为之吧!”岳连云看着自家二弟的模样,只是摇头苦笑一声,显然老二没有将自己的话听到耳朵里面去,“算了,便由他去吧,太初真人驾鹤,当日里先父让与他的名峰却也是该收回来了,大不了日后在为他那弟子,择上一处名山,延续道统也就是了!”

当然,前提是太初真人的弟子,能在那魔头手中活下来,否则自然一切休提。

“谨遵大哥教诲!”魏子卿闻言,哪里不知道自家大哥心中所想,于是脸现喜色,朝着大哥躬身下拜,不过岳连云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又是让他脸色大苦。

“你且先处理好老四和老十三的矛盾,在这之前除却那件大师,却是不许再有其他动作,否则兄弟离心,届时大哥也只有公事公办了!

另外,可别怪为兄没有提醒你,过了为兄这关,老三那关却是不好过,你再轻易对玉虚出手,若是让他知道真相,小心他跟你翻脸,将你狠狠的揍上一顿!”又瞪了魏子卿一眼,岳连云这才站起身来,向着寝殿门口走去。

“大哥放心,玉虚一事,小弟知道轻重,断不会因此而坏了自家兄弟情分,老三那边,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绝不会让他亲上玉虚,况且有血魔前去,那玉虚……嘿嘿!”魏子卿此时说起正事也是恢复了往日里的“毒士”模样。

“至于与大汉那边的事情,此时已然有了些许眉目,前日里老四和老八分别有消息传回来,他们已然有了那两位的些许线索!”

说到此处,魏子卿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那两位此时,定然还在这大山之中,此时情况不明,他们定然不会相信任何人,轻易现身,所以我们依然犹有时间!小弟相信,只要细心寻找,那两位定然逃不出我连云寨的五指山!”

“你心中有数便好!”岳连云又是狠狠地瞪了魏子卿一眼,随即头也不回的出了寝殿,兀自离去。

他这二弟之前办事从未让他失望过,若非这件事情乃是他完成心中大事中的重要一环,依着岳连云的性子,也会决然不会如此再三过问。

连云寨中分工明确,他岳连云只需把握大事方向,决策指令,而后自有老二以及众兄弟操持一切,除此之外,他和老三萧烈,只需勇猛精进,攀登武道高峰,便是对寨子最大的功劳!

…………

清纯美女森女系短裙白皙肌肤清新气质写真图片

…………

蔼蔼白雾之中,一袭素色道袍,手持拂尘的叶清玄潇洒而行,离开飞来寺不过一二时辰,他便已然回到了自家玉虚宫的山脚之下。

看着眼前的白玉大门,叶清玄一时之间不由的感触颇深,他一是有感,以往下山,若是无有他人带领,自己最后总是会以迷路告终。

而此时,有了这白玉大门作为路标指引方向,这次出门却是破天荒的没有在迷路,这一时间,让他心中颇为感慨。

其二,叶清玄则是又想起了之前在佛光宝塔之下,亲眼所见飞来寺中的一众门人弟子的盛况。

再联想到自家道门玉虚宫中,居然仅有自己和师弟两个正儿八经的道士,便是此时回山,这山门之前,都是没有一个迎客洒扫的弟子看守,实在是显得颇为寒酸!

“吱吱?”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突然从叶清玄的衣襟之中探了出来,而后便顺着叶清玄的胸膛,直直的窜上到了他的肩膀之上。

随即,这毛茸茸的小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抱出了一颗坚果,然后两个短小的前爪将其捧起来,便送到了叶清玄的脸前。

随后,便用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定定的看这叶清玄,仿佛不是很明白为何他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

这毛茸茸的家伙,正是当日里叶清玄在飞来寺后山,随手抓到的那只倒霉的松鼠,这松鼠吃了苦头,却也得了叶清玄的一道先天真气。

先天真气何等精纯神妙,这松鼠纵然不过是一般的畜生,但却也是感到浑身舒泰,于是这才在法会之后,黏在了叶清玄的身边,而叶清玄性子本就逍遥,所以也是不甚在意,带着这松鼠便往玉虚宫去了。

叶清玄转头看了看自家肩头上的小东西,淡淡一笑,然后摇了摇头,在心中叹道“这玉虚宫中的建设也差不多了,只待日后将神宫大殿一一抽出或兑换出来,那道门圣地自然可成,只是这却必然得是一项长期工作了,也是急不得。

只是,门人弟子,却是玉虚紧缺。

此时,我道门玉虚宫在荆州之中也算是有了一定名声,若是在此时开山门,收弟子,应当不至于无人问津吧?”

开山门收弟子这念头,在叶清玄心中也是不知盘桓了多久了,想要完成系统任务,让玉虚宫成为天下第一门派,那紧靠现在这四个人,显然是不行的,所以招收弟子,势在必行。

“不过,若是想要招收弟子,那便需要拟出一个章程来,还需一番严格选拔,如此,这番回山,便与师弟他们着重商讨一番吧!”虽说大道人人皆可修行,但收取门人,自然也需慎之又慎,若是一时不查,收取一个欺师灭祖之徒,那叶清玄还不得气死,心中打定主意,脚下不停,便朝着自家山门走去。

上山路远,正如叶清玄所想,随着他的一番事迹被传了开去,如今道门玉虚宫,在大晋襄阳,甚或者说是整个荆州境内,都是有了一份不小的名声。

只看此时不过天刚蒙蒙亮,这通往玉虚宫的山路之上,便可以看到往来不绝的香客的身影,便可知一般。

“咦?青玄道长!您老下山去了?不知此行可顺?”

“见过青玄道长,我最爱听您讲道了!您今天可会讲道?”

“青玄道长好啊!”

众位香客看见叶清玄,一时间纷纷出言问候,显然叶清玄的人气,在这些香客眼中,实在是高绝。

前几日里山下突然多出的那座白玉大门,这些香客看到之后,又哪里会猜不到,这定然又是青玄道长请天尊赐下之物。

再加上那玉皇宫显化,叶清玄在一众普通香客的眼中,着实和天尊的亲传弟子也差不了多少了。

除此之外,更有胆大好事者还编了一套故事,那故事虽然不怎么精彩,却是在襄阳城中极为有市场。

这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在这故事之中,叶清玄其人被胡乱编写成了三清天尊的私生子!

而这民众百姓好八卦,哪个世界都一样,便是叶清玄上辈子那个世界中,漫天神佛也是一不注意之间,便会被朴实的老百姓们,给配个娘子,找个亲爹什么的。

所以随着神迹显现流传,民间不知情的好事者,有如此编纂,却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甚至一时间,这种说法竟然还颇有市场!

叶清玄听闻之后,虽然也是曾经解释过一阵,但既然有人不信,依着道门哲学和他的性子,自然也是不会再去多管。

但是不曾想到,这则胡乱编造出来的奇闻异事,却是为他本人和玉虚宫招揽了大量新的香客。

毕竟,有人听说此事,难免便会动了心思,去看看这青玄道长,到底是何模样!

而后,来到这玉虚宫中,参拜神明,倒是有大部分人会留下信仰,成为道门玉虚信徒。

这实在是叶清玄等人始料未及的!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