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郑元凯恨不得杀了楚风。

但对上杀气腾腾的江霖,他有点蔫了。

这是一个猛人。

对于他的话,他也丝毫不怀疑。

之前来的时候,他身边的保安,已经被这人干翻好几个。

眼下到嘴边的话,也不由咽下了。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遇到眼前这种一言不合,就能将给废了,还是少招惹为好。

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

也都被楚风这一手给震住了。

后者此刻倒是神色自如。

浅粉色毛衣小仙女午后写真

对方终于老实了。

吐了口烟雾,楚风将半截香烟掐灭,这才看向众人道。

“现在还要借吗?”

郑元凯,“……”

众人,“……”

之前一群人还在这肆无忌惮。

扬言让楚风凑个整,如今一个个面色发憷。

有了前车之鉴,都不敢说话了。

尼玛。

眼前这小子可不好惹。

没人说话,楚风顿了一下,就继续道。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先打个欠条吧,明天见钱撕条。”

楚风一抬手,江霖那边找出纸和笔,放在众人面前。

楚风目光一动,看向其中的一人道。

“陈鑫两个亿是吧,先来。”

陈鑫,“……”

他万万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此刻他脸色变换不定,随后咬牙道。

“小子,不要欺人太甚!”

开玩笑。

欠条是绝对不能签的。

这要是签了,那就不是商业纠纷了,而是黑子白字,想赖账也赖不掉。

他这一开口。

其他人也都意识到了危机,纷纷站出来。

“楚风,我们几家也都不是泥捏的,这是以武力威胁,就算我们写了,以为就有用?”

“没错,这里是金州,是讲道理的地方,可不是撒野的地方。”

事关自己的利益,众人也都站了出来。

一个个倒是神色毫无畏惧。

楚风武力强又能怎么样。

关于商业的事情,他们有的是手段。

就算是写了欠条,回头众人齐名上书,请几个有名的律师,说他们是被逼着写的。

欠条一样没有用。

看到这一幕,一旁倒地的郑元凯暗自冷笑。

论武力,他不如楚风。

但眼下可不是武力能解决的。

这下他要让楚家下不来台。

当下他偏头看向楚姗,冷笑道。

“楚小姐,楚家小辈如此胡闹,我劝还是道个歉,想着怎么善后吧,否则……哼哼。”

楚姗岂能不明白郑元凯之意。

眼下她暗自为楚风担忧。

这下闯祸了。

楚风年少血性,意气风发,但商业尔虞我诈,这下麻烦了。

当下,她略一犹豫,就想暗自劝一下楚风。

大不了。

欠款他们楚家不要了。

至于郑元凯,她将那五十亿拿出来,赔给对方。

算是花钱消灾了。

然而。

不等她开口。

门外传来一阵有序的脚步声。

一群西装革履的男女大步走了进来,在这些人的胸前,都有工作证。

而领头的三人,更是让人心惊胆战。

这些人一进来,目光一转,其中一人便开口询问道。

“们好,我是江北银.监部部长,陈峰,奉命向楚先生报道。”

他一边开口,一边出示工作证。

陈锋话语一落,紧接着他旁边一位随后也开口。

“们好,我是江北商.务部,李毅,奉命向楚先生报道。”

“好,我是司.法部赵雯,奉命向楚先生报道。”

领头的三人,先后自报家门。

“恩。”

对于这些人,楚风只是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就不再言语。

这一幕,将场中众人给震住了。

对于眼前这三位,在场众人哪里不清楚。

这都是他们的领导。

而对于他们的话,更是吓的面无人色。

之前三人的话,他们可听清楚了。

前来报道?

尼玛。

这三位。

就算是望族族长见了,也要客客气气。

如今竟然向楚风报道,这是怎么回事。

当即,有人感觉到事情不对劲了。

一时间,众人有点摸不清楚风的来路了,面面相觑。

而陈鑫。

眼皮子更活。

他已经被点名了。

此刻有点惴惴不安。

当下干咳一声。

“我还有事,们先聊。”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当场他就要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事后看看发展再说。

只是,他刚刚一动,耳边就传来一道轻飘飘的声音。

“欠条没打之前,谁敢离开一步,我断谁一肢。”

话语不重。

如果说,之前楚风说这句话,只怕会让人当成一句笑话。

没有人会在意。

甚至会嘲笑一番。

但此刻。

楚风连郑家都敢废,哪里还差他们。

估计下手更干脆利索。

陈鑫此刻头皮发麻。

他刚刚抬起的一只脚,悬在了半空,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没敢跨出去,收了回来。

“这……。”

其他人见状,一下子也都变的六神无主了。

没办法了。

谁敢当出头鸟。

当下一群人下意识的看向郑元凯。

他们几个人,一向都是以郑家为主。

如今,也只有看郑家的意思。

陈鑫更是上前一步,一脸悲催道。

“三爷,楚家欺人太甚,威名赫赫,可不能不管不顾。”

他一脸悲催,其他人也全都神色希冀,一脸恭维。

看到眼前众人这般模样,郑元凯一张脸都黑了下来。

如果是之前,众人这般恭维,他肯定很高兴。

但现在,他都被楚风废了,还做个屁的主。

更可气的是。

他都在地上疼的快昏过去了,一帮人之前没有一个说送他去医院的。

现在遇到麻烦了,还让他做主。

他要是手脚利索,做主不做主先不说。

他要做的,恨不得给这群人先来一个左勾拳,再来一个又勾拳。

再说了。

他要是能做主,还能在地上躺着吗?

“三爷,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我们都以为尊。”

眼见郑元凯不说话,陈鑫直接冲上去抱住了,一把鼻涕一把泪。

不知道的,还以为死了爹娘呢。

嘶嘶。

这一抱。

扭动断骨。

差点没让郑元凯给疼昏过去。

他当场咆哮。

“做麻痹,给老子滚。”

陈鑫,“……”

众人,“……”

在场一干人都懵逼了。

连三爷都认怂了?

这一下,众人全都慌了,不知所措。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