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认已经离开了内围,找不到再跟着李家兄弟的理由,三方人马终于是分道扬镳!

“我的东西没有少,这条臭鱼看来还知道害怕!”

离远之后,凤琳儿第一时间检查了自己的空间袋,发现什么也没少,心情顿时又兴奋又骄傲,可仔细想想,又有一些无奈,众人最终还是妥协让步,终究还是李鱼占了上风,想起上次被抢走的那个空间袋,心中就有怒火升腾。

看到她目光中闪过的一抹怒意,苏晴不由皱了皱眉头,“你是不是还想着报复他?”

“那是,他敢辱我,就是对药仙谷不敬!”

凤琳儿两眼一瞪,理所当然般说道。

苏晴一阵沉默,随后轻叹了一声,心中莫名地有些悲哀,凤琳儿到现在都死心不改,都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在她看来,李鱼对她们四人的帮助之大远远胜过了小小的口舌意气之争,些许龌龊恩怨早就应该抛到九霄云外,忘得一干二净,这里是坠星岛,若李鱼是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之人,她四人不是惨死在内围,就是困死老死在内围,哪有走出外围的这一天?

她没有检查自己的空间袋,第一时间检查的是自己的身体,发现一切都无恙,欣喜之余却也有几分羞惭,不该不相信李鱼的,这少年虽有些强势,有些霸道,却言行如一,有君子之风。

不想搭理凤琳儿,扭头望向了木妖,问道:“前辈有什么发现吗?”

她清楚木妖的神通,即使晕死过去,六识也不会完封闭,若有人欲对其不利,会敏锐地第一时间查知,本能地做出应对。

“没有听见大的动静,似乎是一张烈焰符!”

美女与向阳花的写真清纯唯美

木妖答道,她乃灵木之躯,对于温度的敏感胜过了对声音的感知,方才被三色烈焰炙烤,她几乎就要忍不住苏醒爆起,好在,那种难忍的炙热仅仅是维持了片刻。

“能破开这般强大的禁制,这枚仙符中封印的烈焰恐怕不弱于当日的天火!”

苏晴喃喃低语,想象着这枚仙符强大的威能,当日流星天火飞坠,这才破开了内围禁制,她们才有机会进入内围。

“哼,这臭鱼不知道在哪里扒拉出来一些仙宫遗宝就耀武扬威,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不知道自己是谁,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他知道后悔!”

凤琳儿突然插口说道,晃了晃拳头,她同样沉浸在了幻想中,却是幻想着该如何报复李鱼,把李鱼打得满地找牙,再狠狠羞辱一番。

苏晴、木妖相互对视了一眼,各自无语。

凤琳儿已魔怔,苏晴懒得再去劝说,劝也没用,只有时间才能让她清醒。

木妖同样对劝导凤琳儿失去了耐心。

一侧的小花却突然扭头望了过来,说道:“我们干嘛要和李鱼分开呢?”

“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

凤琳儿反问道,不悦地瞪了小花一眼。

“有果子吃呀,有丹药吃呀,难道你吃的那颗果子不甜?”

小花眨巴着眼睛,一脸疑惑。

“吃吃吃,就知道吃,饿你十天!”

凤琳儿大怒,提到朱果,她就一阵烦躁,当日竟然魔怔了,把小半个朱果给了小花,若是把整颗朱果吃下去,神通肯定比现在还强。

看到凤琳儿发怒,小花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多嘴。

苏晴、木妖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抬腿向前行去,不想搭理凤琳儿。

气氛顿时沉闷了起来!

另一个方向。

苦根、无心师徒二人谈笑风声,气氛和这边截然不同。

“秘密这个东西,知道的越多就越麻烦,想要活得长久,就要知足常乐,莫要去关注那些和自己无关的事情,莫要去贪图别人手中的财物,要知道‘贪’之一字最是害人!”

“师父说得是,弟子知错了,不该去窥伺李道友秘密的!”

“这就对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对了师父,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当然是离开了,你不觉得我们这次的收获已经很大了!”

“这个……时间还早啊!”

“早了好啊,早了安,再晚一些,妖魔鬼怪就跑出来了,你能降伏,还是我能降伏!”

“这……好吧,弟子又贪心了!”

……

李家三兄弟一路默不作声。

李鱼骑在牛背上似乎在假寐,手中却握着两枚灵石,灵石中的灵力源源不断被抽取。

李勇试着驾驭一枚飞梭法器,想要学着凤琳儿的样子凌空飞遁,结果,每次跳上飞梭,飞不出百米之远就会坠落在地,坠地的姿势各不相同,结局却一样。

心中阵阵烦躁,就连无心和尚都能驾驭飞梭飞行三五里之远,偏偏自己就不行,究竟是自己资质太差还是当日吃的朱果有问题?

仔细想想,自己当日取走的那枚朱果个头并不小,应该是没问题呀。

“老七,你手中的朱果还没吃吧?”

犹豫了再三后,李勇还是忍不住问道。

“二哥怎么会有此一问?”

李鱼从牛背之上转过身,反问道,心中诧异,难不成李勇还想再吃一枚朱果?

第三枚朱果他没吃,一来是担心法躯承受不了药力,二来是担心效果不大,却从没想过给李勇,如果一定要在李家兄弟中选一人,他肯定选李智。

凤琳儿、无心和尚能驾驭飞梭凌空飞遁,却不代表李勇也能做到,每个人资质不同,体内吸纳的星辰之力也不同,李勇能做到的事,凤琳儿、无心和尚不一定能做到,这其实没有什么好懊恼和沮丧的。

“这个……没什么,我只是随口问一问!”

李勇搔了搔头皮,一脸的尴尬,他的确是动了心思,而听李鱼的意思,这枚朱果并没有吃,否则的话,依李鱼的性格,直接就会说已经吃掉了,可要让李鱼把朱果送给他,他却说不出口,这种天大的造化,谁肯送给别人,别说是堂兄弟,亲兄弟也未必愿意。

“吃两枚朱果和吃一枚不知道会有什么不同!”

一侧的李虎突然插口道。

“五哥莫非想试试!”

李鱼似笑非笑地打量着李勇、李虎。

“怎么会呢,我的小身板可试不了,怕撑坏!”

李虎嘿嘿一笑,朱果这种好东西谁也想多吃一枚,可他却不会向李鱼讨要,他不认为李鱼舍得送人,至于李鱼一直未吃应该是想选个好时机,而他现在开口,却是不愿李勇有机会吃这枚朱果。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心思,李勇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二哥喜欢凤琳儿?”

李鱼懒得去猜二者的心思,也不会把朱果送给二人,话头一转地问道。

“这个……是!”

李勇犹豫了片刻,却还是承认了下来,并挺了挺胸膛,他今年不过是二十五岁,能在这样的年龄踏入赤星境界,已然不凡,不逊于大宗门中的精英弟子。

李家众兄弟中资质最佳的李龙也未必能在二十五岁踏入赤星境界。

李鱼没有去打击他的小骄傲,又问道:“二哥觉得怎样才能把她娶回家?”

这一问,却让李勇刚刚生出的自信瞬间湮灭,腰也塌了,脸也变成了苦瓜脸,半天无语。

和药仙谷这个庞然大物相比,李家实在是不值一提,若凤琳儿只是药仙谷普通弟子,李勇还有些自信,可凤琳儿不是,眼高于顶,刁蛮霸横,他李勇能降伏吗?别说降伏,连接近的机会都没有,唯一的接近机会,还是李鱼创造出来的。

仿佛知道他的心意一般,李鱼淡淡一笑道:“药仙谷之所以强大,那是因为有金星修士坐镇,二哥若是金星境界,凤琳儿焉能不低头?”

“这个……七弟取笑了,二哥哪有这般本事?”

李勇更尴尬,整个李家如今连紫星修士都没有,还幻想着成为金星修士,太可笑了,太不现实了。

“二哥若是连踏入高阶的梦想都没有,那最好忘了凤琳儿!”

李鱼脸色冷了下来,金星修士的女儿是好娶的吗,李勇这段时间太飘了,朱果都吃了,还不知道努力修炼,这一点,连李虎都不如。

李勇脸色阵青阵红,这老七也太不给面子了,你能把凤琳儿朝死里欺负,我连想想都不能?

李虎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大气也不敢出。

老七这是把老二给教训了,依老二的心性,还不发飙?

李勇还未发飙,李鱼却是纵身跳下了牛背,呛啷一声拔出腰间长刀,刀指李勇:“二哥进阶后还未请教二哥的神通,请吧!”

这段时间,为了让刀法纯熟,为了淬练战意,李鱼特意把长刀挂在了腰间,仅仅一个抽刀的动作就练习了数万次。

“好,我来陪七弟比划比划!”

李勇强压住心头怒火,从空间袋中取出了长刀,老七也太傲了,以为能战胜凤琳儿,就能战胜自己,凭什么?

眨眼间,李勇就后悔了,两把长刀方一接触,虎口崩裂,长刀脱手,他根本想不到李鱼如今的出刀速度会如此快,力道会如此刚猛。

幸亏他手中长刀是李鱼带来,同出一炉,皆是飞船碎片打造,否则的话,刀断,人伤。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