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潘龙的讲课声传遍锡安的时候,也有一些人正在暗中行动。

作为这个世界最著名的灵能感染治疗中心,锡安居住着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患者以及家属,还有很多商人、信使……以及间谍。

现在,就是间谍们最忙碌的时候。

“这个消息要尽快送回去。”

“之前的情报不准确。”

“这将是牵涉到整个世界的大生意!”

“必须发出最高等级的警报才行。”

“需要考虑对锡安采取军事行动!”

……

各种各样的情报,经由各种渠道,传到了各自背后的领导者手中。

首先有所反应的,是位于高原雪境之中,最不为世人所重视的势力。

一座小院里面,刚刚从联合王国留学归来,从落魄豪门死剩种华丽转身为雪境小国实权派的年轻人,看着出自亲信之手的情报,陷入了沉思。

清爽萌系的青果女郎

“少爷,您觉得,这事情会是真的吗?”他的另一个亲信,有着蛮牛般犄角的大汉问。

“你们都是和我一起砍过人,一起挨过刀的好兄弟,绝对可靠。”青年温和地说,“小事也就罢了,这种大事,不经过反复核实,绝对不会有这封信。”

他笑了笑,说:“人可靠,信可靠,那事情当然也可靠。”

因为主君的赞扬,大汉也露出了憨厚的笑容:“那我们该怎么办?”

“这是好事。我们家族虽然重新崛起,但实力还不够强。锡安是我们的盟友——尽管他们内部有不少人反对和我们相处甚密,但我们彼此理念相合,又有利益纽带。锡安能够壮大,对我们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那……我们的计划……”

“计划照旧,这个消息很快会变成搅动整个世界的暴风,趁着这场暴风做点什么,可比平时容易得多。”

“那……送两位小姐去锡安求学的计划……”大汉有些担心地说,“锡安那边怕是很快就要出一场大乱子……”

“没问题,从我们这里出发去锡安,路上只要稍稍耽搁一下,至少会有两个月。不管各路人马是想要支持锡安共襄盛举也好,还是想要消灭锡安独吞好处也罢,两个月时间,怎么都尘埃落定了。”

青年说着又笑了:“何况,你真以为我那位讲师是个好对付的角色?他唯一的缺点就是有些心慈手软,可他还有个心狠手辣的红颜知己呢。那些人不找他们的麻烦也就罢了,敢找上门去……你等着看吧,这次怕是要有一两个巨人轰然倒下。”

见大汉又露出紧张之色,他又笑了,修长的尾巴在身后悠悠然摇动了几下:“放心,这对我们来说有益无害。老师吃肉,我这学生也跟着喝点汤。他翻天覆地,我们就趁这机会把家里打扫打扫。挺好的嘛。”

类似的对话,也发生在锡安的首领们曾经求学的地方。

那些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们特地为此聚了一次,讨论后生晚辈们折腾出来的这个大新闻。

他们先是把锡安二人组埋怨了一番——无论男的女的,反正都不像话!出了这种大事,也不赶快来求援,就知道带孩子……真当他们这几年弄出一点成绩,就了不起了?翅膀就硬了?就不需要老前辈保驾护航了?

在这个问题上,老先生们的意见是完一致的。

但随后的问题上,他们的意见就产生了分歧。

经营香料生意的老人认为,这是好事,应该鼓励。锡安那边现在肯定面临人手不足的情况,可以考虑调派一批沉稳可靠的部队,由得力干将领队,去给他们提供支援。

经营武器生意的老人则认为,这事情太大,只靠锡安是肯定撑不住的。应该大家联合起来,共同修订刊发关于锻炼治疗灵能感染技术的教材,由联合王国给他们撑腰站台。

经营外贸生意的老人态度最为激烈,他认为学生们多半是被江湖骗子给忽悠了,怎么可能只靠锻炼就能治疗灵能感染?多少单枪匹马能对抗一支军队的高手都还因为灵能感染送了命呢!

所以这位老人的意见是,派出专家组,先去揭穿那个骗子再说!

其余的老人们议论纷纷,但大致上不出这三派。

总的来说,香料老人那一派的是最少数,武器老人那一派的是最多数。但就算是多数的,也没多到半数。

按照他们的规矩,没到半数,就不能算是定论。

三派老人很快就怒目相向,开始互相攻击起来。

其实大家都明白,不同的选择,关键在于不同的利益。

有资格坐在联合王国议院里面的,谁不是老江湖?那些忽悠人的鬼话,他们一张嘴就能编好几套出来,没有谁会相信哪怕一个字。

而在这好几套说辞里面作出选择的原因,是利益。

有别的,就是“利益”二字罢了。

家里有子女在锡安接受治疗或者培训的,自然力支持锡安,甚至恨不得把联合王国引以为豪的舰队都派出去给他们站台撑腰,谁敢跳出来找他们麻烦,先吃一轮十六英寸主炮再说!

反正大家是一伙儿的,锡安那边真有什么治疗灵能感染的新技术,也是自家孩子先受益。他们会怎么选择,还不是一目了然的吗?

何况,他们的子孙后代在锡安,万一发生战争,锡安出了问题,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所以他们的态度是很坚决的,就算议院这边不能通过支持锡安的决议,他们也必定会派出部队赶去支援。

甚至……或许他们麾下的部队,已经在前往锡安的路上了。

跟锡安有商业往来的则是第二派,他们当然希望锡安研究出能够治疗灵能感染的技术来,因为那意味着极为丰厚的利润——足以席卷整个世界的利润。

但是,他们更希望这利润里面,自己能够分一杯羹。

没有人会嫌自己的钱太多,尤其这些本身已经掌握了武力的老人们。

更多的钱,意味着更多的军队,意味着更大的社会影响力,意味着他们想要得到的一切。

所以只要能够赚钱,他们不在乎做什么生意。

现在锡安那边有大生意,他们当然要支持,因为支持锡安,才能获得利润回报。

有接近一半的老人们都是这个阵营的。锡安的两位创建者当年在此求学,积累了深厚的人脉。在他们建立锡安的过程中,大大借助了这些人脉,和很多组织都建立了比较稳定的合作关系。

现在,这份合作关系,就成了有限度支持他们的理由。

至于最后一派,自然是和锡安素无来往的。

没来往,当然就谈不上合作。

不合作,就分不到好处。

分不到好处怎么办?

那当然就要逼别人把好处吐出来!

这同样是老头子们惯用的手段,在过去的岁月里面,这里几乎每一个人都如此做过不止一回。

钱是好东西,大家都明白。

要让别人把他的财富交给你,最妥当的办法当然是……咳咳,大家都懂的。

整个联合王国最尊贵的大人物们的会议依然在继续,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争论不出结果来。

在差不多位于这个星球另一边的广袤大陆上,统治那块土地的最强大的势力的首脑,很快也收到了来自锡安的秘密情报。

他把自己最可靠的部下和最睿智的幕僚召集了起来,讨论该怎么应对。

“这件事真伪难辨,还要再继续核实。”一位将军说——他是个性格谨慎的人。

“兵贵神速,这种足以震动世界的大事,必定会吸引各方的注意力。如果我们想要从中获利的话,就要尽快展开行动。”一位年轻的幕僚说,“如果事情是假的,我们无非浪费了一次行动的后勤经费。但如果事情是真的,我们的军队不能第一时间赶到的话,很可能就来不及分到足够的好处。”

大佬们讨论了起来,片刻之后,肯定了这位幕僚的意见。

“我们国家有足够的军队和物资。”大统领说,“对我们来说,浪费一点不算问题。错过机会,才是最大的浪费!”

于是第一个问题就决定了。

命令立刻被下达到军方,大批军人集结起来,前往海边。

他们会乘坐灵能动力的巨型战舰,前往海的那边,再由水路转陆路,抵达锡安。

而第二个问题很快也讨论出了结果。

锡安毕竟在遥远的星球另一侧,就算是伟大的强国,也没有能够跨过半个星球占据最大的好处。所以只要能够分到他们该有的一份,就足够了。

“具体该怎么操作,由当时的实际负责人决定。”大统领最后在一份授权书上签了字,“基于国家的利益,我授予率领军队的司令员以权。他可以由实际情况决定采用任何能够采用的手段。”

而在这个星球上,最被人们所畏惧的国家,则作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治疗灵能感染者?”皇宫里面,头戴宝冠的老人冷笑,“不过是想要借此机会纠集人手,牟取好处罢了!呵呵,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陛下,我们该怎么做?”

“灵能感染者是这个世界的不安定因素,他们必须被看管、关押,甚至于消灭。一直以来,伟大的斯拉夫都没有改变过这个立场。”老人说,“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宰相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这就安排媒体,向世界通报,谴责他们捏造谎言、扰乱世界秩序的罪行!”

老人满意地点了点头:“仅仅谴责是不够的,让军队出动吧。那些跳梁

小丑已经逍遥得太久,也该让他们承受一下斯拉夫的铁拳了!”

“遵命!”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