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鬼谷岭时。

太阳最后的一丝余晖也消失在天际。

天地间瞬时陷入了黑暗之中。

四哥提着一个白灯笼走在前头,低声解释道:

“鬼谷岭入夜后,便会鬼雾弥漫,除非是筑基以上修士,不然没有小鬼引路,谁也找不着北,一会,不管你们看到什么,都不要惊讶,尽管跟着便是。”

四哥话毕,把白灯笼递给三娘。

一拍储物袋,霞光一闪,手上便多出了一对香烛,只见他先是把香烛插入地上,随后单手掐诀,一道火焰便在他手指上冒了出来,把香烛点然后,四哥两手飞快的变化着手势,嘴里念念有词。

随后一阵阴风刮过。

傅十一瞬时觉得身体凉飕飕的,即使身着一阶上品法衣,也无法抵御这份阴寒。搓了搓手,傅十一觉得暖和了一点。

可一抬头,却见摆放香烛的地方。

竟然端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

瞧着他身上冒着淡淡的绿光,傅十一估摸着这应该就是四哥请来的小鬼了吧。只是他没想到四哥竟然还懂阴阳学。

娇小玲珑美女清晨浅笑甜美清纯写真

小鬼嘴里似乎在咀嚼着什么。

随着他的嘴巴上下开合,他跟前的那两根香烛呼吸间便然为灰烬,小孩砸了砸嘴巴,不大满意道:“我说傅公子,你是越来越抠了,要我带路,怎么着也得给俺烧身衣裳不是。”

四哥显然不是第一次和这位小鬼打交道了:“鬼谷岭有的是饿死鬼,你若不想带路,我再找别人就是。不过,你得把刚才吃下的给我加倍换回来。”

小鬼嘻嘻一笑:“傅公子,你可是鬼大夫的贵客,就算你啥都不给,我也要给你带路不是,不然我以后生病了,可找不着大夫给俺看病了。走着,走着,我们这就去鬼大夫家,俺这两天正拉稀呢,刚好让鬼大夫瞧瞧。”

小鬼话毕,身上绿光一闪。

身上那破破烂烂的衣衫瞬时不见,变为了素纱禅衣,哪还有半点寒酸之气。

跟着小鬼左拐右拐,傅十一感觉自己就在原地兜圈子,正纳闷着,却见前方突然出现了一道红光,一个小巧的院落映入眼帘。

“咦,鬼大夫今日不开诊吗?那我岂不是白跑了一趟。”

小鬼瞧着院门上挂着打烊的招牌,嘀嘀咕咕一阵,绿光一闪,化为一团阴风消失不见。等他人走了。

院子的大门却吱呀一声,自动打了开来。

四哥回头对她们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随后先一步跨入了院门,等她们进了院子,大门吱呀一声,又轻轻的合了上去。

院子不大。

两间正房,左右厢房各两间。

四哥带着她们进了左厢房,三娘住在第一间,傅十一则住在第二间,四哥临走关门时,又嘱咐了一句傅十一:“记住,不管外面有什么动静,你都尽管待在房内便是,等到天亮,我们便离开。”

傅十一点头如捣蒜。

这里鬼气森森的,她哪敢乱来,等四哥出了房门,她施了个隔绝阵法,便一拍储物袋,把炼制好的白莲飞行法器拿了出来。

早一日祭炼成功。

那她们赶路不仅方便,也会快速很多。

这飞行法器的祭炼法诀与一般法器相同,并无特别之处,傅十一之前便祭炼过不少法器,如此一来,便得心应手不少。

她先是在法器内部烙印自己的神识。

随后十指掐印,飞速变换,一道一道法诀打在法器之上,法器青光一闪,随后一点点的悬浮在空中。

傅十一这时候才发觉经过炼制的白莲,竟然变成了一座移动的小屋,屋内面积也就十几平米,但却分成了两个房间。

如此一来,那便比一般的露天飞行法器要好上不少。

柳婉贞的哥哥果然是炼器天才。

“既然是白莲所炼制,那以后就叫做莲邬吧。”

傅十一随意起了个名字。

现在就差祭炼的最后一步了,她右手剑指一挥,在左手上逼出两滴精血落入空中的缩小的白莲法器。

“咦,这精血怎么好像多了一点什么?”

傅十一正想要仔细观察,莲邬便瞬时把她那两滴精血吸收完毕,傅十一见此,不敢耽搁,两手飞快掐诀,一道道青光落在莲邬法器上。

……

就在傅十一逼出精血的同时。

正房内颠鸾倒凤的一对男女,女的脸色忽的一变,手一招,衣架上的衣服瞬时呼啸而至,见其胴体包裹住。

“傅郎,你带回来的是什么人?”

傅郎正是四哥,他见女子脸色隐隐有些苍白,心里咯噔一下:“不是旁人,是我的一个堂妹和她的奶娘,梦娘,发生什么事了?”

梦娘眉一皱,见四哥显然并不知情,摇了摇头道:“这事,一会我再给你解释,不过我们能否安然度过今晚,还是个未知之数。”

四哥想起族里有关傅十一母亲的传说。

莫非那些都是真的?!

……

此时。

鬼谷岭地下一个密室内。

原本放置其中的红色棺木突然震动了一下。

下一刻。

“嘭”的一声,棺盖瞬时被击飞,还没落到墙壁上,便化为了粉末,棺木之中,一对幽深的鬼火忽的一下燃了起来。

“桀桀,老夫沉睡了数百年,不想竟然还有这样的机缘。”

……

傅十一正在房间祭炼法器,可突然感觉阴风阵阵,透着窗户,却见外面竟然黑气滚滚,似乎如墨水一样浓稠。

“这……这景象简直比在阴阳村遇到的还要恐怖十分啊?!”

莫非又有什么强大的鬼物现世不成。

傅十一心神不宁起来,也顾不得炼器了,伸手一招,把莲邬法器收进储物袋,时候手中一晃,便亮出了青竹剑。

屏息凝神,严阵以待。

.下一刻。

傅十一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大过一阵的撞门声,听方向,像是从院子的大门传来的。随后她便听到一声女人的轻斥,一道道金光闪过,顿时院门外响起一道道鬼哭狼嚎的声音,院子瞬时恢复了宁静。

只是这种静。

却莫名的让人不安。

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夜。

突然,傅十一似有所感,眼睛豁然看向西北方向。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