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的最后一天,亚得里亚岛上已经是炎炎夏日,海岛沙滩上躺满了**着上身的男男女女,没错,这里的女人晒太阳浴是不穿bra的,在她们的观念里,在海滩上**着上身,就和**着脚丫子一样的自然。

帕里帕奇奥家族,是这座海岛的主人,此刻,公爵家的小少爷正躺在沙滩椅上欣赏美景。

他很早之前就知道有这么回事,可费瓦多那个老管家告诉自己,海滩上都是令人倒胃口的老太太,此事便作罢。

不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现在德文知道,费瓦多的话就是放屁,这老家伙显然在蒙骗自己,不信亲自去瞧瞧,明明也有很多年轻靓女。

只是,她们为什么都趴在沙滩上?德文有些不满,明明躺着才更舒服。

忽然,烈阳之中闪过一道白光,一只属于荻安娜的千纸鹤飞了过来,把德文吓得一个激灵。

他左右回头看看,除了趴在自己肚子上的肯茜,再也没有其他认识的人了。

德文放心地展开信件,只是一封普通的报平安的信。

放假之后,德文带着荻安娜回到了亚得里亚岛,但眼下这里快要打仗了,十一岁的小女巫还没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战争,她就和德文道别,自己去找她的舍友巴提木和菲怡。

德文把信重新叠好,躺在沙滩椅上,戴上眼罩,渐渐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鼻子机警地耸动两下,他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即便是在睡梦中,他也能辨认出这个味道。

德文腾的一下坐起,一把摘下眼罩,只见一个身材丰满高挑,金发碧眼的女巫站在他的面前,正眯着眼睛看着他。

婀娜多姿的青春

他使劲揉了两下眼睛,没看错,眼前这个女巫虽然漂亮,但是穿着打扮么,和沙滩上的女人们格格不入。

是阿,德文最最最亲爱的监护人小姐。

“看什么?才放假不到一个星期就不认识了?”阿冲着眼前的小子说道。

德文傻了眼,仿佛又找到了上辈子偷偷上网吧被家长逮住的感觉:“你,你来这儿干什么?”

“这话我还想问你呢。”阿翻了个白眼,“小小年纪,这是你该来的地方么?”

她说着,指了指海滩上是不是抱在一起翻滚的男男女女。

德文稍有点脸红,硬着头皮说道:“你懂什么,这是民风民俗!”

阿不和他多嗦,伸手又要去扭德文的耳朵,德文急忙躲过。

“别别别,我的好姐姐,给我留点面子,这儿的人都认识我……”德文哀求道,“话说回来,你来我家干嘛?”

“你也知道,我跟着弗拉梅尔先生研究格斗术。”阿回答道,“他给我布置任务,让我找一场战争,参与其中,就当实践了。”

“听说你家要打仗,我就过来了,怎么,不欢迎?”

不欢迎?要是老公爵知道这事儿,估计能把仅有的几颗牙给笑掉。

德文还是有点小感动的,这时候阿愿意来淌这趟浑水不容易,要知道,巫师几乎都不怎么愿意参与到贵族的战争中。

“珊朵拉呢?”德文问道。

“她在学校研究你要求的那个幻影显形分体恢复咒语,”阿答道,“一时半会恐怕来不了,不过没关系,有什么紧急情况再叫她。”

两人正说着话,德文的男仆托马斯跑了过来:“少爷,您怎么在这儿啊,我可算找到您了。哦,阿小姐也在啊?”

“咳,”德文干咳了一声,“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校场那边来了一个青铜巅峰的战士,他说认识您的父亲,老公爵让您带着肯茜先过去瞧瞧,他随后就到。”托马斯答道。

“哦?”德文略感奇怪,抱着肯茜,跟着托马斯,和阿一起前往校场。

早在今年年初,德文刚回来的时候,老公爵就开始在亚得里亚岛发布招贤令,广招人才,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

大鱼一条没捞着,白银阶的骑士战士倒是来了不少,还有几个流窜的海盗,老公爵考察之后,免去了他们的罪行,一并招收。

按理说,一个青铜巅峰的战士,没什么大不了的,若是打着爱德华先生的名义,打算骗吃骗喝,直接打发了就是。

毕竟,青铜阶并不稀罕,得益于亚得里亚较为富足,再加上伙食不错,岛上的正规士兵,基本都有青铜阶的实力。

当德文赶到校场时,发现除了一个滚圆肚子的战士之外,还有一个英姿飒爽,身穿皮衣,留着紫色大波浪长发的女人。

肯茜从德文的怀里一下子跳了起来,弓着背做出了攻击姿态,警惕地看着那个女人。

“呦,一只实力不错的小猫咪。”紫发女子抽出长鞭,看样子是想和肯茜比划两下,不过德文感觉,她并没有恶意。

阿也抽出魔杖,不过她还没来得及有动作,德文就失声叫道:“是你?!”

德文面对的不是那个紫发女人,而是自称认识德文父亲的青铜阶冒险者,德文认识他,但却不是因为自己的父亲。

他连自己的父亲都没见过,怎么会认识自己父亲的朋友,只是这个人,他在安特罗特城的冒险者地下交易市场遇到过。

当时,自己和一众小伙伴,去安特罗特城的冒险者地下交易市场,贩卖魔药课和炼金术的练习作品。他和比尔遇到了一个醉汉,德文记得那醉汉叫吉姆,很是精明,只用十几个金币,就把他和比尔做的七件复刻有基础防御法阵的皮甲坑到手。

此刻再次见到他,德文不由得恨得牙痒痒,赚钱是小,丢了面子是大:“来人啊,把他给我绑起来!”

校场上一直是黄金阶骑士鲍里斯在管事儿,也是他派人去叫的德文和老公爵,主要是为了这个紫发女人,鲍里斯看不透她的实力,不敢擅作主张。

此刻见德文发令,鲍里斯一挥手,几个亲兵就要去擒下吉姆。

吉姆也认出了德文,他匆忙躲到那个紫发女子后边,谁知紫发女子却躲开了。

“你不是说,你和这座岛上的主人有交情,可以替我引荐么?”

“是有交情!”吉姆在两个卫兵的索拿下奋力挣扎,“我认识你们公爵已故的二公子。”

“哦,认识爱德华。你有什么证据?”

老公爵带着卫队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他的义子约兹克和耶芙。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