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也不是吝啬的人,特别是对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人。

史诗级物品又如何?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暗毁与生物装甲都被他果断的取下,思考了一瞬,他觉得还是‘献祭’生物装甲更好。

绿钻是个力量型的战棋,除去一身蛮力,超大的体型,其他时候,也没有表现出什么魔法天赋来,将暗毁给它,可能还是不太合适,生物装甲的防御和变形功能,可能更加适合它一点。

做出决定后,张一鸣再不犹豫,走上前去,就要将生物装甲放到绿钻的身上。

这时,旁边突然伸出一只蛙蹼,彩钻栏在了他面前!

“呱!呱呱!”

彩钻低沉的叫了两声,张一鸣却是听懂了。

“这件装备跟绿钻不匹配?那另外这件呢?”

彩钻摇了摇头,又对着张一鸣呱呱叫了两声。

张一鸣听得明白,眉头微皱道:“你的意思是说,并不是品质越高的物品越好,而是越契合它本身的特点,越能发挥出更大的效力?”

彩钻听完,却是挠了挠头,表述的很模糊,它好像也不是很确定的样子。

手持烟花的韩系美眉好温柔

张一鸣有些无语,只得问道:“你又说不清楚,为什么又要阻止我?”

说到这,张一鸣突然灵光一闪,转向彩钻道:“诶?不过你也说了,这件装备跟绿钻不契合吧?那么你应该能大概感知到,那些装备合适,哪些不合适啊?”

“能感觉到吗?”张一鸣满怀希冀的望着它。

彩钻也是为难的挠了挠头,又点了点头。

它说它会尽力。

张一鸣松了口气道:“也不需要感应的太准,你尽力就好。”

毕竟这件事并非发生在彩钻身上,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感知,肯定不如当事人自己来的清楚。

只是当事蛇绿钻已经昏迷不醒,无法自行挑选了。

接下来,张一鸣快速将无限魔方中的物品都掏了出来,一件一件的放在绿钻身边,让彩钻凑近了感应。

彩钻也是表情十分认真,连战斗中它都很少出现这样的表情,可以说是为了不辜负张一鸣的期望,用上了十二分的力气。

一人一蛙,动作迅速,配合起来极其娴熟。

旁边立着一群召唤兽们,也被这样的气氛感染,一脸认真的盯着他们,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张一鸣时不时的还要观察一下绿钻的状态,从意识中呼唤两声,但都没有得到答复,只能感觉到绿钻的意识陷在了一片混沌之中。

这跟彩钻当时的情况简直一模一样。

只不过绿钻的气息感觉起来少了些变化,不如彩钻当时活跃,可能就是因为没有合适的物品给与它,还没能真正催化它开始进化。

放在一旁的物品,被彩钻紧紧盯着,只要它一摇头,张一鸣就会立刻换上第二件。

而彩钻有些迟疑的,他就会挑出来,放到另一边,待定。

直到张一鸣将一些无限魔方中的碎晶矿,放到了绿钻身边,彩钻终于是有了不同的变化!

它略一歪头,似乎从绿钻与这些碎晶矿中察觉到了什么!

彩钻猛的抬头,指了指地上的晶矿碎块,点了点头!

“快,都动起来,给我把周围的晶矿挖过来!”

一经确认,张一鸣马上就是一声大喝,命令战棋们动了起来。

张一鸣反应也是相当迅速,体质提升之后,他的思维也比从前敏锐了好几倍,而在这一瞬,他恍惚也有了一种前因后果串联起来的感觉。

他感觉自己应该大概悟出了提升品质的第一个要素!

“地形,地区……不,应该说是能让战棋产生共鸣的地方!”

周围轰隆轰隆的砸矿声再次响起,震的整个隧道都在瑟瑟发抖。

进入思考状态的张一鸣,却是出奇的冷静,在一种明悟的状态影响下,周围吵闹的声音,根本进不了他的耳。

“这个晋升的‘环境’可能与战棋的出生地有关,也可能与它想要进化的方向有关,也可能……”

张一鸣双眼霍然睁大,瞬间从普通视力,切换到了上帝之眼的能量视角!

“从根源上来说的话,也可能是跟这些‘环境’所附带的能量有关!”

“是能量上产生了共鸣吗?”

张一鸣的能量视野中,大环境下,是一片如液态墨汁般轻微扭曲流动的黑暗,各色光斑,能量丝线,在周围交错流转。

这一瞬间,他似乎对这片奇异的能量世界,有了不同的感悟!

就好像是突然从普通人,变成了一个浸淫色彩之道很多年的老画家!

对于能量色彩的认知,有了明显的变化。

就好像在专业人士眼中,红这个色彩,还要细分为玫红、橘红、桃红等,蓝色要分为钴蓝、湖蓝、靛蓝、碧蓝、蔚蓝、宝蓝等。

而这些反馈在张一鸣眼中,就是对能量有了更加细致的分化。

当他再看向地上那些物品时,忽然他就能凭借直觉将其转换为某种色彩的能量,或者是在能量视界中,将某种色彩的能量,大概对应为什么类型的物品!

“属性!”张一鸣眼前一亮,突然脱口而出这个词语。

他感觉到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愉悦,这种感觉,就像是突然想通了一件困惑自己很久的事,又像是从人生经历中总结出得失,心态发生转变的瞬间,是一种很难为外人道也的感觉。

战棋们能感受到张一鸣刚才命令中的急切,这波挖坑动作非常的迅猛,不出一分钟,张一鸣面前就堆满了大量高质量的晶矿,像一座小山。

张一鸣伸出手,迅速将这些晶矿转化为卡牌,将品质在完美之下的晶矿挑出来,仅将完美品质的晶矿放到了绿钻身上,挨着它。

他没有开启能量视界,也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晶矿中的能量正在流逝,朝着绿钻身上涌去,后续召唤兽们弄来的晶矿,也被他一一转换,毫不吝啬的堆到了绿钻身上!

他没有故意去挑选,什么颜色的晶矿,可以给绿钻,什么颜色的不可以。

在他看来,这些可以赋予属性的晶矿,能量流入绿钻体内后,不会就真的改变它的属性。

此刻进化,它需求的应该是‘能量’,或许这些转属性的晶石加入,会对它本身的属性产生一定影响,更有可能是直接改变它的隐藏属性。

但张一鸣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自己能够帮它调整过来!

甚至是可以帮它平衡体内的能量,让地风水火,这四种属性,在它体内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

连黑白晶石,透明晶石等其他用途的晶石,他也是照加不误。

这一次,他可以程目睹绿钻的品质晋升,也将这次晋升当做了一次宝贵的试验机会!

“黄色的晶矿够了,黑钻,去挖黑色的!黄钻停手,不要绿色的了,去挖白色!”

随着更多带属性的能量涌入绿钻的体内,张一鸣也是感觉有些驳杂,下意识的就开启了能量视觉,开始仔细区分起这些混杂在一起的能量。

当一种属性的能量过多时,它就会开始吞并其他属性的能量,将其同化为一种属性,这大概是自然界中的能量规则,自带的属性平衡。

只不过张一鸣现在想做的是,打破这种平衡。

“如果几种属性的能量都一样多,那么是不是就可以同时存在四种属性了呢?”

张一鸣手上的动作稍微缓了缓,凭直觉感应起绿钻体内的能量平衡,那些一开始没有用上的碎晶石,也开始被利用起来。

哪种属性的能量开始壮大,就减少相应属性晶石的投入,添加另外三种。

黑白,透明等颜色晶石携带了能量稍有不同,它们似乎不跟四属性能量发生反应,但随着张一鸣逐渐添加晶石,增加了四属性能量的总量之后,黑白、透明、棕色、橙色等能量似乎也被撬动了,有了融合的趋势!

在张一鸣悉心的操控之下,这些能量,居然开始在绿钻体内,发生了有趣的化学反应!

当最后一块晶石被投入之后,绿钻体内的能量,最终汇成了混沌的一股!

五颜六色的光华流转,形成了一个奇特的能量循环!

看到这一幕,张一鸣终于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一抹额头的汗水,突然趴到旁边,大吐特吐起来!

这一通操作,居然耗费了一个多小时!

心神一放松,张一鸣也是再也绷不住,头晕目眩的躺在了地上!

张一鸣眼前金星乱冒,不到一回功夫,就昏睡了过去。

而在它不远处,是浑身发散着朦胧辉光的绿钻。

它体内那条张一鸣一手构建的能量流,正不断变化着七彩的颜色,头尾相连,构成一道完美的循环!

不仅如此,这道循环,更是将周围‘环境’中所蕴含的能量,大量吸引过来!

如一道吞噬能量的大漩涡!

大概两三个小时后,因为做梦都在担心绿钻,所以提前醒来的张一鸣,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将目光移了过去!

只见绿钻依旧安静的躺在地面,体表的辉光已经完隐没,就像一个照明时间即将结束的荧光棒!

张一鸣眉头一皱,感觉出了什么问题,正想爬起来看看绿钻的晋升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却突然发现,周围的光线,似乎变暗了一些!

他余光一扫,立刻发现周围离的较近的晶矿,就好像都突然变成了普普通通的石头,不再有那种魔幻气息,散发出绚丽多彩的辉光!

“这是……”

张一鸣一惊,目光顺着亮度层次分明的晶矿一路看来,发现这个暗淡区域的中央,正是绿钻的位置!

而绿钻躺着的地方,坚硬的黑岩地面,似乎都有些干裂的迹象!

这跟腐化之地的情况有些像,当然,这里不是因为黑暗腐化,而是因为‘环境’中所蕴含的能量,被绿钻给抽空了!

转化为能量视角后,张一鸣确认了这一答案。

绿钻周围的环境,只剩下了一些能量细丝,而它似乎还在利用这些细丝作为通道,抽取更远处的晶矿能量!

“进化的第二要点,能量,足够的能量……”

“这一点跟环境有所关联,大概也是所有进化中,最重要的一环吧?”

张一鸣揉了揉额头两侧,想起了超越模块中,无限魔方升级,也需要足够的能量。

而再当他看向绿钻体内,那股庞大了好几倍的,无限循环的彩色能量流时,张一鸣也也自然而然的总结出了第三点!

“特点?进化后的特点,嗯,也可以说是进化方向!”

就在张一鸣独自揣摩之时,一直静悄悄没有反应的绿钻,也是出现了一丝动静!

“嗯?要结束了?”张一鸣一愣,感觉到意识中,绿钻传来了复苏的迹象!

根据之前彩钻进化时的经验,不难猜测出,绿钻的晋升,应该已经到了最后关头,趋近于完成了!

果然,绿钻体表亮起的朦胧辉光,怎在逐渐消失,它的意识在回归,身体也开始有了动静!

因为周围的矿石被绿钻抽取了能量,变得不再发光,这片区域也已经变的较为黑暗,彩钻适时走过来,发动了心炎外衣,利用赤红火焰的微光,重新照亮了这里。

只见绿钻的身躯似乎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它的表皮正在迅速褪去颜色,变为干枯的白,并且有了褶皱,就像是被摄命羽蛇抽取了生命一样,有种突然变得七老八十的感觉。

张一鸣正猜测这次进化是不是因为自己参与,做了些小手脚的原因失败了。

绿钻那边,突然发出了布帛崩裂的声音!

一连串的裂向,把张一鸣都吓了一跳,整颗心都悬了起来!

而那些皱巴巴的泛白表皮,猛的从背部裂开一道口子,一条墨绿色的大蛇,从蜕去的蛇皮中支起了脑袋,竖瞳中散发的冰冷气息,不是绿钻是谁?

张一鸣的视线,一直随它拔高,直到绿钻完从蛇皮中出来时,他已经渐渐长大了嘴!

绿钻的长度,似乎又增加了不少。

它的鳞片已经变成了一层晶莹剔透的物质,在张一鸣看向它时,有一道奇异的反光从它晶鳞之上闪过,如电流一般,一路向上,在它头顶,在它身后,浮现出了一层,离体几十厘米的,七彩佛光!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