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大家都紧张的看着自己,才反应过来的黄豆知道,这次肯定招惹的鬼非同一般。

“那个姐姐,我不是故意的!纯属本能反应。”长记性的黄豆不敢再乱叫。

“姐姐?哼!看来你还有点眼数,但我摔得这一下又该怎么算喃!”母夜叉瓷青姐说完,虽然身体很笨重,但真算的上一个灵活的胖子,一个反转起身,轻巧的坐到了桌子上。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小姐姐!”黄豆赶紧奉承道。

“摔了就是摔了,躲了也就是躲了。自然要为没接住我付出点代价!”在桌子上随意拿起一个没啃完的鸡腿,母夜叉瓷青姐直接毫不避讳的吃了两口,随手,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黄豆。

“大家现在认识了,也就都是朋友了,没必要这样!是不是?”坐在正中间的阎罗王看到场面着实尴尬,赶紧笑着说道。

“大哥,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这小子我好言相待,却直接驳了我的脸,你可知道,我母夜叉瓷青姐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唯一将这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毫不给阎王爷面子的瓷青姐说话的时候连头都没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黄豆。

男:“完了完了!看来这次又得罪人了!这地府的人怎么说得罪就得罪了呀!”

女:“我晕!本来是来地府瞎逛逛的,没想到却是来打架的!更可怕的是,一个比一个凶狠!”

看到已经将母夜叉瓷青姐惹毛,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赶紧退到了一边。阎罗王也不在说话。

看到调节无望,黄豆咽了咽口水,谁知道对面的肥胖的瓷青姐到底有多厉害喃。

绝对领域白丝少女夏日死库水软萌写真图片

只见对面侧躺在桌子上的母夜叉刺青姐将吃剩的鸡骨头用舌头快速的舔了舔,黄豆本以为她会将鸡骨头扔掉,但没想到,对面的瓷青姐竟然舔完后直接一点点将鸡骨头硬生生咬碎吃掉。

“咔吃啦吃····!”

没过一会儿,鸡骨头就被吃的无。吃完后的瓷青姐好像还有些回味,伸着舌头舔了舔嘴唇,随后,面露贪婪色的看着对面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黄豆。

男:“我靠!她连鸡骨头都吃,不会也吃人吧!”

女:“不知道,但是吃狗肉,看她样子,是肯定的了!”

听到这话的黄豆顿时更加紧张,紧攥着拳头,即使现在想跑,都不知道往哪跑。

吃完鸡骨头的瓷青姐一个原地起身,快速运动,身体的肥肉也跟着剧烈的抖动着。黄豆完没有心情嫌弃人家的赘肉,只是紧张的观察着对面的瓷青姐的一举一动。

“你小心点,瓷青姐可是我们地府最有名的母夜叉,除了蛮不讲理外,在地府的职责是专门吃掉那些不听管教的鬼,所以吃人骨头可是她的主要饭后甜点!”躲在旁边的牛头马面赶紧提醒着黄豆。

“吃人骨头作为饭后甜点?”听到这的黄豆更为得罪了这么一个母夜叉而感到后悔不已。

可现在再道歉都于事无补,没办法,既然得罪了,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黄豆挺了挺腰杆,观察着对面的瓷青姐的一举一动。

就在黄豆边盯着瓷青姐的一举一动,边想着解决的对策的时候,只见对面的瓷青姐突然先有了动作。

对面紧盯着黄豆看的瓷青姐突然张大了嘴,本来小巧的嘴巴竟然越张越大,直接将嘴张到整张脸大小的时候,突然将自己的肥嘟嘟的手伸进嘴里,之后从嘴里往外掏着东西。

“唰唰唰~~~”

黄豆听到了明显的托锁链般的声响。

只见瓷青姐用手在自己嘴里摸索了一阵,已经歪到后脑勺的眼睛突然眯成了一条缝,好像是咧嘴笑所造成的。

胳膊往外拉,只见一条骨头锁链被瓷青姐从嘴巴里拉出。

看到这一切的黄豆下意识的感觉这条骨质锁链就是瓷青姐的脊椎,她现在正在将自己的脊椎从嘴里活活的抽离身体。

男:“这也太可怕了吧!”

女:“先躲起来为妙!”

看到这恶心的一幕黄豆也想找个地缝躲起来,但前提是有地缝躲才行。

将自己的脊椎制成的锁链完掏出,瓷青姐的身体因为没有脊椎的支撑,瞬间软捏了下来,随后身体好似在快速重塑,制造一个新的脊柱,支撑起了肥胖的身躯。

拿着自己脊椎制成的锁链,对面的瓷青姐脸收回原型,眼部空洞,面无表情的咧嘴笑着看着对面的黄豆。

“完了,完了,瓷青姐开头就使用了椎骨链,看来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旁边的牛头马面看到事情不妙,赶紧夹着尾巴逃跑了。

黄豆听到对方拿着的是椎骨链,手里还不停的摔打这链子,地上发出着鞭子拍地特有的“啪啪”的声响。

男:“这可怎么对付呀,你可小心被打成猪头呀!”

“我可是狼狗,怎么可能被这小小的椎骨链打成猪头!”黄豆边说着,边快速的伸出獠牙獠爪,嘴里大喊着:“碎爪勾!”之后直接朝对面的瓷青姐冲了过去。

瓷青姐见状,直接咧嘴笑了笑,原地等着黄豆的进攻。

“唰唰唰!”黄豆伸着锋利的爪牙快速的往对面的瓷青姐身上划去。只见自己硬如钢铁的爪牙刚要碰到瓷青姐的身体,竟然突然被瓷青姐随意伸出的椎骨链给挡下了。

见自己的碎爪勾在瓷青姐身上无用,黄豆快速的赶紧一个躲闪,跳到了旁边。

“就这点本事吗?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看到自己的椎骨链上粘着了刚刚黄豆进攻而受伤的血,瓷青姐满心欢喜,直接抬起手,将椎骨链上的血用自己的舌头舔舐干净。

吃到血味,对面的瓷青姐更是一脸兴奋,道:“呵!狗血呀!如果是平常的小鬼,吃了你的血,估计会中毒死掉吧,但你的血对于我来说,正和口味!”

说到这,对面的瓷青姐眼睛都要快突破眼眶,狂笑不已。

黄豆被对面的母夜叉瓷青姐的变态行为吓得着实后退了几步。看到刚刚自己因为用力过激前脚而止不住的流血。顿了顿,没时间管脚上的伤,直接盯着还根本没出手的对面的瓷青姐。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