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关系刚刚恢复,许霏霏也想好好安慰谢安琪,可如今谢安河把豆芽的大动脉都割断了,再不保住心脏,许霏霏就要败了,到时候就得换成谢安琪安慰她了。

时间紧迫,她分不出心思,谢安琪也体谅她了。

“将功补过,不算为难你吧。”

“不算不算……”林宝苦笑着,“我今天听说,公司又出事了。”

“嗯,最近有些麻烦,我抽不开身。”

好吧,最近他们俩好像都不太顺利,各自遇到麻烦了。

许霏霏的要求很简单,就算是误伤,林宝也是伤人的那位,将功补过也合情合理,至少也得看护住谢安琪,别让她情绪不稳,刁蛮的性格做出什么冲动的事。

于是乎,林宝的任务,从打击小妖精,变成了安抚她。

立场转变的太快,但林宝就是个百变怪、变色龙,一切随着利益走,说变就变。之前他确实对谢安琪意见很大的,毕竟醉酒那次,差点砸了他饭碗,后续还引来了一次怀孕疑云。

而现在,许霏霏明显和她关系回暖了,她都不计较醉酒那次,林宝当然没资格记仇了。

门外,许霏霏和他简单交代了几句,匆匆离开了。

林宝站在门外等了一会,像被罚站了一样,很不爽,干脆轻轻推门进屋了,他给自己的理由是,万一谢安琪醒了,在屋里有什么冲动举动,他在门外看不见。

混血美女校花清纯白皙格子裙唯美可爱丝袜写真图片

千金小姐的闺房,是现代和古典的结合。

家居装饰是一种古典美感,而且每一样都特别大,沙发座椅,都是宽敞大气那种,估计是谢安琪的个人喜好,林宝这种土鳖眼里,叫上流社会的奢华。而现代感,便完是林宝看不懂的了。

他压根没看见屋里有什么开关和按钮,恐怕都是智能遥控的吧……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那舒适柔软的程度,简直像是为人体构造设计的,不多不少,瞬间身放松,这大概就是有钱能得到一切极致的享受吧。

然后几分钟睡着了。

那沙发像有魔力能催眠一样,浑身的疲倦消散。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外面什么样,下意识的看了眼手机,就听见一句:“外面天黑了。”

窗帘悄无声息的自动拉开,偌大的景落地窗,直接展现出一片星空,和半个城市的璀璨夜色,仿佛在云中俯瞰凡间。

怪不得叫星河酒店,顶楼就是住在星空里了。

这极致的观感,超出了普通人对奢侈的幻想。

“嗯?”林宝突然反应过来,回头一看,谢安琪已经坐在沙发的另一侧,脸色透出一股疲倦,哭肿的眼睛,有些委屈,又毫无生气。

她已经换上了一身睡袍,双眼无神,“我饿了,你要一起吃晚饭吗。”

“吃饭我最擅长了,我可是吃软饭的。”

这话并没有逗笑谢安琪,她明显心情脆弱,看了林宝一眼,“你爸死在你眼前,是什么感觉。”

“那年我才十四,其实没那么难过,年纪太小,不懂生死。”

死亡,是人类永远阐释不完的话题。它涉及到悲伤,恐惧,伟大,卑贱,尊严,遗忘……太多的字眼。

“你是想问我,那种感觉有多痛苦。”他摇摇头,“我感觉他更痛苦。”

谢安琪眨了眨眼,“为什么。”

“胃癌痛的生不如死,身体上每时每刻提醒自己,要死了,我爸死时候还不到40岁,我猜……他根本不想死,那感觉一定很痛苦。”

“我也不想被生下来。”

话题一下子深刻起来,人一生可能有两件事是无法决定的,从何生,因何死。

很多人是不想死的,所以从古至今都有长生不老的故事,也有很多人,其实并不想被生下来,可这件事,没人有选择权……比死更无解。

这时候,佣人推着餐车进来了,竟然是一套中西结合的晚餐,就像谢安琪的混血脸蛋一样。

情绪低落的她,没什么胃口,林宝倒是放得开,边吃边欣赏外面的星空和夜景,心里在盘算着,怎么开导谢安琪。

他实在不擅长安慰人,嘴遁杀人行,嘴遁救人他不会。

真应该看一遍《火影忍者》,听说那里面嘴遁是无敌的。

谢安琪突然放下了筷子,拿起刀叉,惊的林宝立刻盯着她,结果她只是要切鹅肝,切了一块又一块,一口都不吃,像是在玩一样。

“额……别浪费了,要不给我吃吧。”林宝又露出穷酸样。

“你想吃,我让厨房再给你做一份,这份我只想玩。”

“……”

有钱属实任性嗷。

门铃突然响了,对讲机里传来钟旭的声音:“小姐,我送来消肿的药了。”

“什么消肿?”

“刚刚送餐的佣人说,你眼睛肿的厉害,是不是没休息好。”

尽职尽责的语气,却让谢安琪不耐烦了,她拿起身边的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门开了。

钟旭一眼看见了林宝,愣了一下,他听佣人说了,小姐带回一个男人,钟旭当然不能过问小姐的私生活,不过保镖职责所在,他起码要见一眼小姐身边的陌生男人,记住对方长相,以及初步判断。

毕竟是保镖,能判断对方的大概,是不是来者不善。

没想到是林宝。

“小姐,药给你……”他在门口正说话呢,谢安琪突然把餐刀飞向了他,大骂:“是不是来监视我!”

钟旭迅速侧身躲开,餐刀飞出了门外,他捡起来,谢安琪又飞了叉子,这次他有所准备,一个侧身,徒手接住了。

小小秀了一波,让林宝拍拍手:“钟大哥有点东西。”

钟旭笑了笑,把药放在桌上,转身就走了。

谢安琪脸色愠怒,一举一动,都被佣人汇报,是不是自己从来都是被监视的实验品。

如此想着,她拿起餐刀,对着自己的手就要戳下去,林宝吓的出手打了一下她的手腕,餐刀应声落地。

“你干嘛?想看看房间有没有监控?捅一下自己,试试有没有人来?”

谢安琪没想到,被林宝一下看穿了心思,颓丧道:“难道不是吗?我和被造出来的怪物有什么区别,只是长得好看而已。”

“你没必要这么面否定自己的存在吧,佣人只是关心你而已,他们尽职尽责,是为了赚这份钱。”

小公主哪懂得民间疾苦,她现在困惑于自己的存在中。

林宝擦了擦嘴,问道:“是不是我得二十四小时监护。”

“我不需要你陪。”谢安琪脸色平静,伤疤早就有了,只是自己一直不愿意戳开,用游戏人间的态度,麻痹自己,在享乐和寻求刺激中,获得活着的感觉。

可如今被林宝一口气戳到底,最大的秘密她也说出来了,不得不面对那迷失的自我。

人格的残缺,是父亲的自恋带来的,那么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没在乎过她的人格,只是满足自恋而诞生的宠物。

“你走吧,我想伤害自己,有很多方法,你想拦也拦不住。”她坐到了窗边,抱着膝盖,白皙的长腿,毫无瑕疵,媲美超模的身材。

如此近距离的看她,林宝不得不承认,身材和脸蛋的完美,谢安琪的确做到了,一个完美的容器。

可人怎么可能是容器呢,她的困惑,也许不在于此。

“好,我不看守你了,你不是喜欢作,喜欢刺激吗,你这些自残太小儿科了,我带你玩个大的,让你作个痛快,你敢吗。”安慰不成,林宝干脆以毒攻毒。

果然,谢安琪转过头,“玩什么。”

“有部电影叫《没完没了》,你看过吗。”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