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正义感很强的方大师兄早就按捺不住了,要不是理智告诉他必须得等到一个最恰当的时机才能成功干掉弥秋,他恐怕比璇珠还要先一步冲过去。

在他冲到弥秋周身一丈的时候,后者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哪怕有紫尘若的幻阵隔绝,但那股扑面而来的杀机却愈演愈烈,完遮盖不住。

弥秋一睁眼,瞬间骇得快要魂飞魄散。

只见一重重暗色幽影当头罩下,还有一道道无形音刃仿佛削铁如泥的神剑横亘而来,后头紧跟着一件环形灵器,还有灼人的火海,火海中还有穿刺而来的两柄短剑,甚至还有一大堆杂七杂八的灵技……

这……这什么情况?

弥秋只感觉这一刻他好像在跟整个世界为敌。

他仓皇中布下的防御灵技根本没坚持两秒就宣告破碎,偏偏他还没解决体内到处流窜的毒素,一时间浑身麻痹压根动弹不得。

硬生生挨了一轮攻击后,弥秋已经不知喷出了多少口鲜血,本就不轻的伤势一瞬间衍变成了重伤。

他挣扎着踉跄站起,看到方子衿和紫尘若后不禁恨得牙痒痒,没想到追杀了他们这么久,不但没能拿下这两个小辈,反倒还被他们抓住时机趁人之危了,这简直就是最荒谬的笑话。

只是他刚刚站起,又是一大波袭击扑面而来,险些让他重新扑倒。就这么被动挨打了几轮,弥秋已经憋屈得快要怒极攻心了,他索性撇下体内蔓延的毒素,握紧长刀狠狠一劈斩,一层气浪就汹涌卷开。

然而让他郁闷的是,这群小辈跑得一个赶一个快,眨眼时间就蹦跶到了远处,根本没受什么大伤。

弥秋双眼赤红,手中长刀也泛起了血色,然而还不等他发动灵技,右手手背便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痛楚,只见一条碧绒蛇不知什么时候游曳了过来,咬住了他的手。

夏の吃零食可爱萌少女图片

这只是个开始。

那些刚刚逃窜走的碧绒蛇又纷纷汹涌了回来,仿佛前仆后继的烈士,找着他身上裸露的皮肤就狠狠咬下,弥秋甩下了一只还有更多的扑上来,很快他就疲于应付,体内的蛇毒迅速地流窜到了五脏六腑。

弥秋怒吼一声,爬满身的碧绒蛇就被气浪猛地震开,在半空中砰砰炸裂。这凶猛如潮的气势不断扩散,玉凌等人也不由得一退再退,毕竟幻神强者终究是幻神强者,随便一击就能将他们逼入死境,也就方子衿能稍微好点。

但这也是他最后的绚烂了。

当玉凌等人重新靠近此地后,只见弥秋还直挺挺地站在原地,血瞳猩红,充满了愤慨和怒气,但他的身体却开始渐渐冰凉,再无半点生机。

蛇毒侵入五脏六腑,复又侵入心脉,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看着飞溅得到处都是的绿色血液,玉凌也不禁默然,仿佛又忆起了无数碧绒蛇前仆后继的悲壮场景,就如那扑火的飞蛾。

弥秋死得很憋屈,就如同被无数蚂蚁咬死的大象,但他也死得不憋屈,为了杀他,一个灵兽族群险些员战死。

唯一剩下的,只有地上那孤零零流着泪的小蛇。

璇珠急忙跑过去将小蛇轻轻捧起,火急火燎道:“诶快救救它呀,我看它明明没有什么伤口,但好像快不行了……”

玉凌想起了小蛇刚刚喷吐出的那颗绿色珠子,好像被弥秋叫做什么碧凝珠?恐怕那对它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东西,说不定跟它成为蛇王也有很大关联,否则按它的实力本不应该成为一族之首的。

看着小蛇黯然无光的眸子,紫尘若轻轻摇头道:“它自己心生死志,就算生机能恢复回来,恐怕也……”

璇珠捧着冰凉的小蛇,看到入目所及皆是鲜艳的绿色血液,不由得哽咽道:“小蛇,你不要死好不好?你要是死了,这世上就再也没有碧绒蛇一族了,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你不要死,是你救了我们,我还没有报答你呢……你要是觉得孤单,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永远陪着你的……”

滚烫的泪珠落在小蛇身上,它茫然地看着这个哭哭啼啼的稚气少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悲伤。

但它能感觉到,面前这个人类少女最真挚的心意,仿佛黑夜中最为光明的一束焰火,美好而动人,暖暖的,亮亮的,让它忍不住去接近,接近了便再也不想离开。

璇珠忽然听到了一道细声细气的虚弱声音:“你真的愿意一直陪着我?”

少女愕然看着手心中的小蛇,它那么娇嫩纤细,蜷缩成小小的一团,仿佛一个初生的婴儿,如此脆弱而惹人怜惜。

脸上还有泪痕的少女露出了干净而澄澈的笑容:“你没有了族人,我也早就没了家人,我答应你,会一直一直陪着你,我们……相依为命,不离不弃。”

然后一束绿色的焰火就在她眼前一闪而逝,化作一个精致小巧的蛇形印记印刻在了眉心,衬托得那张清秀的小脸更加自然明媚。

“这是……”众人看着这一番变故,都有些蒙圈。

玉凌忽而记起了某本古籍上的记载,若有所思道:“这是灵兽一族对人类修者的至高灵契,只能由一族族长缔结,从此双方休戚与共,气运融为一体,同生死、共兴衰,互为反哺。但实质上很少会有哪些灵兽将一族族运都寄托在外人身上,所以这种情况极为罕见……”

但对这只绿色小蛇而言,整个一族都只剩下它一个了。

唯一的一个。

看着有些茫然无措的少女,紫尘不禁浮起几分明悟,轻轻说道:“缘之所至,不知所起。一念为善,造化天成。因果既结,莫非前定?”

方子衿苦恼地挠着头道:“师妹你在说什么呀,搞得这么高深莫测?要我说就是这小丫头人品好,心底善,女孩子嘛心思细腻又多愁善感,本来就比较容易和小动物打交道,这也不奇怪。”

小动物……

被少女小心翼翼捧在掌心里呵护着的小蛇冷冷地转过头,盯住方子衿。

“哎哟这小家伙这么记仇,我又没说你坏话,”方大师兄一缩脑袋,小声对其他人道:“诶,你们说刚刚那一番对话若是撇开这么个情景,是不是特别像言情话本里的台词?啊,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不离不弃……”

他虽然压低了声音,但在场都是修者,哪个听不到?

璇珠恨恨瞪了方子衿一眼,羞恼得小脸通红。

“所以说,这小家伙男的女的?哦不,公的母的?万一也是个小女生,你这么表白就有点不太妥当了吧……”

弥秋一死,看得出方子衿压力大减,特别有心情调侃别人。

“不想死的话就闭嘴。”玉凌好心提醒道。

随后一抹绿影就一闪而逝,方大师兄骇然闪开,只见那小蛇调转过头,继续瞪大蛇眸死死地盯着他,眸子里已经重新焕发了往日的神采,露在外面的毒牙寒光烁烁。

方子衿发怔道:“它它它……怎么好了?”

“刚刚才跟你说了,缔结至高灵契后,双方互相反哺,同生死共兴衰,此处取得是某一方的最大值,璇珠不是一直都好端端的么,它当然也就跟着没事了。”玉凌不耐烦道。

“我靠这么逆天?那岂不是说,如果不能一口气将他们两个杀掉,那不就等于白搭?”方子衿目瞪口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