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京之后的林丁强在豪华公寓里面过着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悠闲日子。

四花奶在李昌隆的管理下变得井井有条了起来,所有的生产线都按照计划生产着。

高尔夫俱乐部在黄乐池和沈慕诗二人的努力下也保持着最好的运作状态,林丁强虽然不知道这位黄大厨究竟有没有见到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知道他二位究竟说了多少话,但起码距离是近了许多。

远在滇城的酒庄有楚慕看着,每天晚上6点左右,她就会准时打来视频电话,给林丁强汇报着当天酒庄的情况。

而当初看来比较赚钱的卡丁车俱乐部到现在反而成为了蝇头小利了,若不是与李建虎有着股权交换协议,林丁强真想一咬牙将它变现了,从而获得更多的流动资金。

京A酒馆在获得嘉士伯的注资之后,林丁强除了收获与赵志文的交情之外,整个酒馆也在曹乐的经营下蒸蒸日上。

但最让林丁强感到欣慰的是,由冯晓楠和张晓辉两人共同坚守的零点调查公司,在经历了这么一场恶战之后,完在业界打响了招牌。

一个初次登台的公司竟然联合各路势力揭露了最大的内幕交易案以及虚假交易案,这也让《经济周刊》、《经济》等各路媒体杂志的记者们闻风而动,都想采访采访零点背后的林丁强。

但林丁强此刻似乎对于采访这样扬名立万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了。

原来在工作中拼命想出头的他,在胡雪岩故居与辛晴谈话之后,又觉得还是暂避锋芒要来得舒服。

毕竟,他现在不差钱,而且名声早就传遍了整个圈子。

除了这些之外,林丁强现在还有一块地,一栋尚未装修完成的别墅以及一架停在津城港的小型飞机。

清纯少女的演绎校服诱惑

躺在床上的林丁强睁着眼,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发出了与一个月多前的清空购物车时同样的感慨,“有钱人的生活怎么会这么无聊啊!”

不过生活还在继续,林丁强刚起床,就接到了曹乐打来的电话。

“林先生,您起了吗?”

“起了。”

“今天是京A联合嘉士伯举办的啤酒节,您看您有时间过来瞧一眼吗?”曹乐追问道。

林丁强正愁没有地方可去,立马答应着:“好,没问题!您把地址发给我,我随后就到。”

“好嘞!”

挂断电话之后,林丁强以最快的速度进行了洗漱,换上一身随意的Polo衫加短裤,就按照曹乐给的地址赶了过去。

等到了京城展览中心,已经快中午十二点钟了。

让林丁强没有想到的是,虽然本次的啤酒节没有选在周末,但前来参加的人数可还真不少。

300来平方的展厅里,各家酒厂都拿出了十足的诚意,除了嘉士伯、京A之外,什么台虎、牛啤堂、保霖、道酿等都来了。原先在店里一杯最少要卖上50元的啤酒,在这里只需要花20元就能享受到同等品质的待遇,恐怕这也是能吸引人来的原因之一。

林丁强刚到大门口,就被一名身穿嘉士伯衣服的啤酒小妹拦住了,“先生,我们这里采用的是先充值后进场的方式。”

“呵!这还有意思了,”林丁强打趣地问着:“不充钱,就不能进去?”

啤酒小妹解释道:“因为各大酒厂约定不设入场门票,而且本次的啤酒节不收现金。所以各位前来的顾客需要在我们这儿先充值换取代币之后,方可以在场内买酒,所以还请您理解。”

林丁强挑着眉头,拿出手机,问道:“最低充值多少?”

“100元。”

林丁强扫了二维码,“那就100吧!”

“先生,我们今天的酒厂都很有名,而且推出的酒款也很不错。我的建议是您充上300,就能畅饮场了。”小妹卖力的推销着,似乎和她今日的工资有挂钩似的。

林丁强笑道:“就100,我进去看个热闹而已。喝不了多少。”

正当林丁强准备付钱的时候,赵志文走到了身边,热情地招呼着:“林先生,来了啊!”

“诶!赵总,等我一会儿。”林丁强顿了顿,接着说道:“我马上付完入场费了!”

赵志文皱着眉头说道:“您来还要什么入场费啊!小邓,拿条嘉宾手环给林先生戴上!”

林丁强其实在见到赵志文的时候就退出了付款界面,而叫做小邓的工作人员赶忙拿出了一条纸质的手环交给林丁强戴上,并且嘱咐道:“先生,这是一次性凭证,撕下就无法复原了。所以请您妥善佩戴。”

林丁强晃了晃手坏,笑道:“赵总,够正式的啊!”

“快进去吧!我还请了李先生来。”赵志文笑呵呵地说着:“他已经喝了快一个小时了!”

“哦?建虎也来了?”林丁强抿笑着:“那就麻烦赵总带路了。”

赵志文带着林丁强进入了展厅,林丁强一进门就闻到空气里的麦芽味道。

“这啤酒节不错啊!想不到精酿的受众会这么多广!”

赵志文的脸上也写满了高兴二字,入资京A以来,这个在三里屯刚起步的品牌的确带给了他很大的惊喜,从曹乐提交的月度利润以及他私下让人去计算客流量来看,这笔投资肯定稳赚不赔。

要不是知道林丁强不爱钱,他肯定会加大力度劝说再次入资。不过既然知道林丁强的兴趣不在这里,赵志文也没有自讨没趣。

“是啊,今天国内几大酒厂都来了。”赵志文点着头,“与其这是京A与嘉士伯的第一次合体亮相,还不如说是业内的第一次交流。”

林丁强听出了赵志文的话中意,不免吹捧着:“还是多谢赵总的努力啊!要不然这啤酒节肯定没有这么热闹!”

赵志文圆滑地回应着:“还是京A的酒好!这些厂商的代表都来试过了,现在正暗自较着劲儿呢!”

等赵志文把林丁强带到京A的展台前,他又接了个电话,随后暂时离开。而曹乐给林丁强打了一杯酸苹果IPA,1.8度的酒精度数加上酸甜的口感,也算是在炎炎夏日里先解暑了。

林丁强喝了一大口,还没细细品味,就看见李建虎和陈飞白两人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

陈飞白今天一反常态,穿得西装笔挺的,连头发丝都梳得整整齐齐的,“哟!强爷!喝着呢!”

“哟!你们二位都认识了啊!”林丁强回应着:“这下不用我介绍了吧?”

李建虎似乎很开心,面对能说会道、经验丰富的陈飞白,他也喝了两三杯了。

“小李先生是个痛快人!”陈飞白表情夸张地说着:“刚跟我走了一个呢!”

“林先生,这就是你在港岛的时候说给我介绍的朋友吧?”李建虎咧着嘴,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线,“应该早点介绍我们认识啊!相见恨晚啊!”

林丁强起初也不知道两人为什么第一次见面这么投缘,但仔细想来,恐怕还是离不开“女人”二字。

一位是阔少爷,生活中少不了女人;一位是工体USB,生活中离不了女人。

“呵,杆儿,您那挚爱怎么没来啊?”林丁强追问道。

“那丫头上课呢!”陈飞白大气地说着:“这场面,还是不带她玩!免得把眼看花了,心玩野了!”

李建虎眨着眼睛,好奇地问着:“您刚刚不是撩妹的时候说没有女朋友吗?”

“嚯!小李先生,我这情况不比您啊!”陈飞白绘声绘色地说着:“您兜里的车钥匙一露,蜜儿啊果儿啊哗哗地往上涌。我这儿只有耍耍嘴皮子,编造一些善意的借口,才能共赴爱河啊!”

陈飞白说到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好奇地问着:“小李先生,您保时捷车钥匙旁边的那几把又是什么啊?”

李建虎拿出了钥匙,在陈飞白的面前晃了晃,“这个?”

“对!这是什么钥匙啊?”

“直升机。”

“哟!这真是遇见大财主啊!”陈飞白的眉毛挑得更高了,请求道:“下次我带上我那果儿,找您借架飞机啊!也好让我撑撑场面!”

李建虎耿直地说着:“没问题啊!一句话的事!”

正当两人吹得眉飞色舞的时候,林丁强在展厅里看到一个熟悉的声影正向京A的展台走来。

在仔细一瞧,正是那日陈飞白带在身边,口口声声说着挚爱的女生。

不过此时的她,身边走的不是陈飞白,而是一位纹着花臂的男子,块头足足有陈飞白两个大。

陈飞白扭头看了过去,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了起来,随后像是吃了苦瓜一样越来越难看。

“我擦你大爷的!”陈飞白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被绿了,虽然块头没有对方壮实,但还是撸着袖管就冲了上去,“你丫的谁啊?”

“白哥哥,你不要误会。这是……”

“问你了吗?你丫的把嘴给我闭上!”陈飞白冷喝了一声。

花臂男子也被陈飞白弄懵了,但细想起来,好像也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你丫的谁啊?”

“你丫的跟谁丫的丫的啊!”陈飞白越想越火,“信不信削了你丫的啊!”

“我是她男朋友!”

“那我还是她老公呢!”

两人虽然没有动手,但已经呛起了声。

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加上大多数人都喝了酒,正等着看热闹。

林丁强和李建虎见情况不对,赶紧走了上去,拦住了陈飞白,“算了,算了。不值得。”

“今儿谁也别拦着我!”

陈飞白算不上一个对感情忠贞的男人,换女伴也是常有的事情。不过就跟领地被人入侵一样,心中是咽不下这口气。

可还没等两人来得及动手,几名保安就冲了上来,横在了两人的中间。

“麻烦几位有事情出去谈。”

“去就去啊!”陈飞白不服气地说着:“孙贼,走?”

“走啊!”

林丁强一把拉住了陈飞白,“你去什么啊?找抽啊?”

“这孙贼都骑我头上了!”陈飞白脖子上青筋就股了起来,“强爷,今儿说什么都不使了!我必须办了那孙子!”

大家都以为林丁强会极力拦下陈飞白,但让李建虎都没有想到的是,只见林丁强撇了撇嘴,松了手,“那你去吧。”

陈飞白横摸了一下鼻子,“好!”

说完,陈飞白就跟着花臂男的脚步走了出去。

“就这样看他被欺负?”李建虎吃惊地问着。

林丁强反而笑了起来,“真动手,陈杆儿肯定输。但依照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找打。他精着呢!”

“那他刚刚还叫嚣呢!”

“找补面子呗。”林丁强无奈地耸着肩膀,将手机拿了出来,“等着吧,不出十五分钟,他就回来了。”

李建虎笑了起来,“呵!你这朋友还真有意思啊!”

林丁强神秘地说着:“他的故事可多了。我再预言下一步。”

“什么?”

“他要攒一局,盖了帽应该是。”林丁强挑着眉头,“有兴趣去瞧瞧吗?”

李建虎皱着眉头,“的局?那都是什么水平啊?”

“鲍鱼海参吃惯了,偶尔换换香菇白菜解腻呀!”林丁强说完,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对了,你明天有空吗?”

“什么事?”

“我在津城港有一架飞机,你是行家,所以想让你帮我看看。”林丁强让曹乐给李建虎又倒了一杯酒,缓缓地说着。

李建虎眨着眼睛,“你买直升飞机了?”

“不是,如果是直升飞机我肯定找你的渠道买啊!”林丁强接着说道:“是一架西锐SR-20。”

李建虎想了一会儿,“准坐四人那种?”

“对!有研究吗?”

李建虎笑着说道:“我对于这种飞机不是很了解,不过可以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行。”林丁强举起了酒杯,“到时候叫上一起,我们去津城走一趟。”

“好,没问题。”

两人碰杯之后,又喝了好一会儿,果不其然陈飞白回来了。

他除了身上的西装有些发皱之外,似乎并没有受伤。

“那孙子,不经打啊!”陈飞白吹嘘道。

林丁强和李建虎两人对视了一眼,问道:“解决了?”

“还有我门头沟陈杆儿解决不了的事情吗?”陈飞白坐了下来,林丁强看到他的双腿都在轻微的发抖,但嘴上还是说道:“我一上去,刚咔咔几下,就服软了!”

“那等会去庆祝庆祝?”李建虎追问着,他就想知道林丁强的预言究竟准不准。

陈飞白抓起林丁强的酒就猛灌了下去,等喝完之后,开口说道:“我都订好了!的局!小李先生,强爷,我们这就走着?”

李建虎算是彻底对林丁强服气了,但他还是很好奇地问着:“这大中午的,哪有商K开了门呀?”

陈飞白自信地甩着头,站了起来,“还是那句话,就没有我门头沟陈杆儿解决不了的事儿!您二位就请好吧!”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