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队自己心里也十分清楚,如果自己现在应承了这句话,然后再反悔的话,他的下场估计会很惨。

“这件事情,我们会调查清楚的。”郭队硬着头皮含糊道。

对于曹剑雄他可以一点都不在乎,不过高少可是他万万得罪不起的,别说是他了,就算是他们局长见了高少,都得客客气气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的人没有将事情说清楚,你们还得回去调查吗?”高少言语中流露出不满。

郭队此时算是骑虎难下,心中暗骂自己吃饱了撑的没事来醉仙池干什么,给自己惹了一身骚。

“就是。”曹剑雄急忙附和“那个暴徒打了高少的人,这已经是事实了,而且刚才大家都听说了,他打了我还要给我要两千万,这不是敲诈是什么?”

“是是是……”郭队刚刚点头,高少马上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郭队,你就赶紧处理吧,我的醉仙池还要营业呢。”

话到了喉咙口,郭队只能硬生生咽下去,他心中明了,这次三生可有了罪受了,单单凭他将三个人打成重伤的事情就足以让他做二十年牢了,至于敲诈勒索基本上不用考虑了。

“年轻人,你去那里不好,为什么偏偏要来醉仙池闹事呢。”郭队摇摇头退了出去,他的内心中已经有些同情三生了。

此时,已经上了警车的三生还不知道,就在刚刚几分钟的时间中,就有一个人给自己定罪了。

依然在醉仙池的谢正声,从双方的对话中,很快就反应过来刚才生了什么,内心愤愤不平的吼道“我告诉你们,现在已经是法治社会了,你们绝对不可能做到一手遮天的,我会给我弟弟讨回来一个公道的。”

在外人听来,谢正声的呐喊是苍白无力的,这里的大多数人也都了解高少的背景到底有多恐怖。

绝色清纯美女黑色吊带裙优雅写真图

“土包子,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那个狗屁弟弟有点力气就可以在明珠市嚣张了,现在社会拼的是人脉跟背景,这两样你们能够跟高少比吗?”曹剑雄奚落的同时,还不忘了拍高少的马屁。

“这两样我虽然都比不上,不过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讨回来一个公道的。”谢正声说话的同时,拉着三生的警车已经开动了。

“公道?”

高少一脸轻蔑“你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吗?”

“我当然知道。”谢正声一字一句的说“我是灵隐村酒楼的总经理。”

他之所以这样说,完是为了迎合三生之前说的话,否则的话,三生跟曹剑雄要两千万就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