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小玩意。”许丰辉拿着一个平台登录器把玩了一阵子,轻声嘀咕道。

进入盛云国后他才发现,这个国家比起沧澜域其他地方多了些东西,像是红玉网络平台、网购、快递之类的,由一个名叫红玉楼的未知势力建立起来,带给了这个国家很多改变。这种一看就跟本土风貌格格不入的东西,很明显不是出自于沧澜域本土住民之手。

红玉楼的这些产品以及对方的实力,这几天赶路时他在盛云国里道听途说了不少,如今回到洛家后更是借洛英杰之手收集到了更详细的情报,许丰辉很清楚如果放任不管的话,这个未知势力必然会对星罗门接下来的殖民计划造成巨大威胁。

所以许丰辉决定等这次的洛家之事结束后,就去亲自探查一下这红玉楼的底细,他们星罗门想要安稳殖民这个小世界,就必须将这种意外因素排除掉才行。而且不得不说,红玉楼的这种能够快速建立起这么大一份基业的能力和日进斗金的产能,他也是有些眼热的。

要知道,转生者只能以灵魂形式进入异界,无法将科技成品带进来;而降临者通过接引法阵等手段进入异世界时,能携带的东西也有很大的限制,在那些科技落后的世界里没有足够的基础工业设施,哪怕转生者和降临者的脑子里记忆着完善的理论知识也难以将其应用起来,就算是专攻技术的专业人员,也需要花费不小的时间才能取得成效。

以上界的科技来说红玉楼的‘网络平台’在功能上不算太特别,但难能可贵的,是它居然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在这个没有成熟科技文明的小世界中建立成形,这种特殊性对于一个能够探索异界的势力组织的帮助是非常大的,所以许丰辉就眼热了,如果将其能纳入自身的掌握中那就更好了。

至于危险?他身为三级修炼者,已经是这个小世界所能允许的最高力量上限了,对方就算神秘,也就最多出动跟他同样的三级强者罢了,许丰辉不一定保证能胜,但至少他见机不妙时要逃离还是没有多少问题的。

如果真到了那样的地步,那就继续联系上界的总部,让星罗门加大投入,派来更多的援手就行了。

没人知道许丰辉此刻在心里转着的念头,钟铁林继续进行着大比会武的安排。

“所有已经有了平台登录器的大比参加者,自己进入平台上,向智脑申请报名抽签!没有登录器的人就过来我这里,让我来帮你们登记!”

江言和洛璃自然不需要上去凑热闹,他意念一动就进入了平台,为两人完成的报名程序。

同时,江言还吩咐了智脑,按照他的要求对这次的抽签进行一些调整。

19岁纯的情少女人像摄影

最终,抽签的结果,总计一百二十多人,分成了七轮,而江言让智脑做的干涉的只有两件事:一时把自己和洛英杰调整到了在赛程的前六轮必定会撞到一起,而是让洛璃在赛程前六轮都不会碰见他和洛英杰任何一个。

这样一来,除非洛英杰能先击败江言,否则他是无法威胁到洛璃了。顺利的话,最后决战就能演变成江言跟洛璃之间的切磋内战,到时候江言直接认输就能让洛璃成为大比的第一名。

只要拿下第一,洛云一派自然就能够发力,将洛璃选定为家族少主。

因为是由红玉楼的网络平台智脑进行抽签,自然没有人怀疑抽签被动了手脚,钟铁林很快就宣布了抽签的结果,并开始了大比的第一轮。

因为人数很多,所以这前四轮都是直接四场战斗同时进行的。

一百二十多人,只要能挤进三十二强的序列,哪怕就此失败了,也能够获得奖励,所以这些参加者一个个都卯足了劲。

江言的第一场对手他并不知道是谁,不过也没必要知道是谁,反正肯定不是什么重要角色,不必去记。

在抽签之前,其实洛家高层就已经统一了意见向智脑提出要求,让智脑在抽签时先排除掉各自看好的几个嫡系种子人选,让剩余的大多数人先进行正常组的抽签配对,之后再将种子人选单独放在一起抽签然后随机均匀分入正常组,确保几个嫡系种子人选能留到后淘汰赛的后面几轮再碰面,这种做法是为了尽量让排名不至于出现太大的误差。

不然,如果一开局,洛英杰就撞见了洛千虎,然后碾压式地把本该能进入至少前八强的洛千虎给挤到一百名以外,洛千虎岂不是很苦逼?

高层们的这种做法实属正常。要嫡系子弟跟那些旁支和仆役子弟们真的完公平,本就不现实,往常的抽签不论何种方式,其实都是存在着一定的暗箱操作的。

因为是洛家内部的事,并且是体洛家高层共同做出的决定,智脑便同意了他们的要求。

江言的对手站到擂台上后,显然,对面的那位‘路人’兄似乎听闻过了江言的情报,正一脸坚毅地握拳摆开架势。

“请多指教。”

江言扫描了一下,发现他只是个后天五重的修为,精气神等三元数据也很普通,十六岁的年纪,在洛家里只能说很平常吧。

没有太重视,也没有嘲笑蔑视对方,江言只是面色平淡地点头回应:“来吧。”

主持裁判的教习宣布道:“江言,陆任,双方注意点到即止,准备……开始!”

见江言没有先动的意思后,陆任就明白这或许是在给自己先出招的机会,于是也不客气,踏前几步蓄势,怒喝一声,一道纯熟的洛家掌法打了过来。

‘武技纯熟,看来确实是下过苦功了,可惜跟前身一样,天资不够啊。’

江言暗自点评了一番,随意晃动着身形轻松躲闪,待得陆任这一口气打完后,气势持续松懈下去,才忽然拍出一掌,飘飘悠悠的打向了陆任。

同样是洛家掌法!

陆任警觉地抬臂要挡,但江言却手掌几个转折,连拍带推地,明明并没有用上陆任无法捕捉的速度或者挡不住的力道,但他的防御偏偏就被这几下给巧妙地卸开,顿时空门大开,让江言一掌拍到了胸口。

“噗呃——”脸色一白,陆任不禁连退三步才缓和了胸口的痛楚,抬眼看着江言气定神闲的姿态。

“我认输,还有……”回想了一下对方刚才那几招,似乎是故意演练给自己看的,这一次短暂交锋下来,陆任只觉得对于洛家掌法的精髓又增进了几分领悟,脸色便有些复杂。

“谢谢。”

“不必在意。”江言淡然一笑,他对于这种努力型的人并不讨厌,刚才不过顺心而为罢了。

旁边的裁判手一挥:“胜者,江言!”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