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陆嘴角一扬,露出一抹满意之色。

虽然没有经验值,因为确实是系统提示可以利用狂暴能力融合其他技能,但是成功开启了光合感应的第三形态,汗毛预警。

赶来的女兵们,都不知道,张陆又多项一项可以运用到战场上的技能。

她们看到张陆没事,大家都暗松了一口气。

叶寸心第一个出声道:“你神神秘秘一夜不回去,在这里干什么?”

张陆耸了耸肩膀道:“训练啊!”

安然摇了下头,关心道:“兵王也不是一天就能当的,训练是要,不过太过了,容易伤到身体。”

唐心怡以为张陆是怕打不过雷战,所以拼命训练,安慰道:“其实只要你发挥正常的话,肯定可以进入最后的兵王格斗环节,我都的你会打死雷战。”

“是啊,你很强的,不用太的这事,正常发挥就好。”

“雷战再强,还能强得过陈放周克那伙人,千军万马都能斩首,雷战真不算什么。”

“别给自己太大的心理压力,循环渐进,欲速则不达,反而不美。”

女兵们纷纷出言宽慰张陆,都以为他玩命训练,是压力太大所导致。

天然美少女凤香奈芽居家可爱挑逗写真图片

结果张陆嘿笑道:“不一样,我研究出了新能力,下次如果丛林作战,我们要是在遇上肖正邦,就没那么被动了。”

“切,你就是白天厉害,到了晚上,两眼一抹黑。”叶寸心不信道。

张陆拍着胸脯豪气道:“米以内,随便你们怎么躲,我多不用找,就能将你们一一揪出来。”

“张陆你是在玩玩笑吧,米什么概念,我可不信你这么变态。”欧阳倩道。

“确实米太远了,你就是找,都未必找得出来,山林里面躲猫猫,那个肖正邦有追踪神奇,最后还不是徒劳无功。”沈兰妮疑惑道。

“我都怀疑你昨晚修炼的是自信心,结果一个晚上,自信心大增,膨胀了。”唐笑笑打趣道。

女兵们都不信,这米的范围太广了,怎么可能感应得这么清晰,又不是雷达。

张陆淡笑道:“试试不就知道了。不过,你们要针对我发出一些不友好的信息。”

“怎么个不友好?”叶寸心问道。

“就比如看我不爽!”

“这个……容易,我早就看你不爽了。”

叶寸心欢快就跑去测试。

她背对着张陆,窜入了山林里面,找到了一簇茂密的灌木丛。

叶寸心朝女兵们打出了的手势之后,躲在灌木丛中。

“叶寸心已经藏好了,你说说她的位置。”唐心怡微笑道。

汗毛倒竖。

脑波感应融合狂暴气息之后,张陆仿佛炸毛了一般,手臂上的汗毛部倒竖了起来。

张陆连看都不看,自信道:“350米,距离我三点半的方向。”

叶寸心惊得猛然站了起来,妙目一片惊讶,张陆都没有看她,怎么就知道自己躲在这里?!

距离,方位,一点都没有出错。

如果在战场上,双方敌对,自己躲在灌木丛,张陆那是直接就一枪过来,连躲都来不及。

“呀,这是蒙的,还是真的能感应到。”

“距离和方向都一清二楚,这蒙也蒙得太准了吧。”

“才一次,不算什么,谁有兴趣的,去试试张陆。”

女兵们有些狐疑,还是不怎么敢相信。

田果和欧阳倩性子比较活泼,两人相互一视之后,踮起脚尖,不发出一丝声响,蹑手蹑脚,一个躲在树木之后,身影完隐匿起来。

另一个趴在地上,比叶寸心更狠,让草丛完掩盖了身影。

田果和欧阳倩狡黠,行进过程无声无息,也没有对张陆发出一些不友好的信息。

像田果,就在心里不断说,我不讨厌张陆,我也没有不爽,张陆是最棒的。

张陆摇头苦笑道:“拜托,必须要针对我,就像在战场一样,对敌人产生杀机。”

其实所谓的汗毛预警,就类似人与人的安距离。

有心理学家曾经得出一个研究结论,1.2米是人与人之间的安距离。

除非是你特别信任、熟悉或者亲近的人,否则无论是说话还是其他的交往,逾越了这个距离,都会让你产生不安的感觉。

而张陆的汗毛预警,则将这个安距离,推到了米远。

更加的敏感,还能准确确定方向,但是要是没有杀气,也无法感应出来。

不过这也正常,脑预预警属于被动技能,需要外界的刺激触发。

结果田果和欧阳倩拔出了手枪,想要对张陆射击。

就在这一刻,张陆立即道:“一个在750米,5点方向。”

“另一个在600米,9点方向。”

趴地的那个是田果,她蹦跳了起来,惊讶道:“呀,你还真的能感应到啊,你是人型雷达吗?太神奇了。”

“匪夷所思,这要是用在战场上,敌人只能远程攻击,要是近身的话,估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欧阳倩惊叹道。

女兵们已经相信,张陆真的研究出了一个新的感应能力,而且这个能力非常的可怕,可以清晰定位出他人的位置。

“这能力,逆天了!”唐笑笑等人都咋舌了。

何璐看向谭晓琳道:“队长,你怎么看。”

“像我们特种兵,经澄走在生死战场之间,有些人天生敏锐,是可以感应出杀机袭来的方向。”

谭晓琳分析道:“不过像张陆这么精准的,确实匪夷所思。”

最后谭晓琳下令道:“都注意避,这些东西绝对不能外传,特别是感应距离。”

“明白。”

女兵们都已经意识到这种的神奇能力,在战场的巨大作用。

谭晓琳上前,拍了下张陆的肩膀道:“你一夜未睡,回去放松一下,文武之道,在于一张一弛。”

“队长,我想去看看小地瓜,她在海兰泡边缘城市,单阳市光明小学♀小女孩挺可怜的,我送个书包和笔记本给她。”

龙小云在电话中说起过小地瓜,张陆也感悟出了新能力,趁着放松之际,他惦记着小地瓜,便向队长谭晓琳提出探望的请求。

“小地瓜吗?”田果眼神复杂看着张陆,“没想到你还记得那个可怜的孩子。”

:新的一周,求一下砸票与打赏,嘿*抢地盘了!!!

(本章完)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