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谢阳的落败,整个圣地广场一片寂静,所有人皆是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就连慕青鸾的母亲-慕南栀,此刻都是美目涟涟,泛出异彩。

她盯着洛风,红唇微启,缓缓道:“半年时间,突破至卡师境,此子倒真是不凡。”

一旁的慕青鸾,心中莫名有些焦躁,怯生生地道:“母亲,其实洛风也有很多缺点啦…”

“好!”

苏阳霍然起身,脸庞涨红,激动地老泪纵横,他打死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位徒弟,居然突破至了卡师境!

这真的是个大惊喜!

纵观甲院的历史,圣地联赛取得的最好成绩,也仅仅是八强。

而今,这个新人黑马异军突起,扶摇直上,居然一路杀进了决赛?!

而且,看样子,就连冠军,也都可以去冲一冲!

这对他们甲院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喜事!

在那一旁,叶冥脸庞微微抽搐着,眼神惊疑不定地看着洛风的身影,一个月跳了四级,开玩笑的呢?

高台上,姜王与齐王脸庞上的笑意,也是渐渐凝固下来。

90后美女裴紫绮圆点冰鞋风

他们彼此相识一眼,神色皆是略显复杂,心中颇不是滋味。

两者扪心自问,他们皆是稳健的人,在洛风还是二星卡徒,刚刚露出一些潜在威胁苗头的时候,他们便已开始布局,试图将其扼杀于萌芽。

先是美人计,再是卡王暗杀,赛场暗杀,秘境针对,能用的办法都用过了,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家伙仍然活了下来,甚至飞速成长到了卡师境。

匪夷所思,

细思极恐。

就跟打不死的小强般。

“他的运气为什么总是那么好!”姜尘咬牙切齿,英俊的面庞此刻变得阴翳与铁青。

他盯着赛场上的洛风,眼中杀意涌动,以往的他,只是将洛风当成一个笑话。

因为区区六星卡徒,实力实在是太弱了,初次见面之时,洛风甚至连自己的气势都扛不住。

然而此时此刻,他却真真切切感觉到了一丝威胁的气息。

“怎么,你怕了?”瞧得姜尘这般心态炸裂的模样,姜太渊冷冷盯着他,道:“你若是真怕了,那我看比赛也不用继续了,直接投了便可。”

姜尘神色阴晴不定,道:“孩儿就是觉得,他的运气,未免太好了些。”

“事情已经发生了,继续纠结下去,没有丝毫意义,反倒是会影响你的心态。”姜太渊眼神微闪,道:“不过,即便是一星卡师,那又如何?”

“他现在只是与你同境界,甚至你突破的早,境界还胜他一筹,何惧之有?”

姜尘神色这才稍稍缓解,道:“父王说的是,我倒并非怕他,只是有些嫉妒他的运气罢了。”

赛场外,震耳欲聋的喝彩声响起,诸多少年少女眼神炽热地看着场上少年,谁能想到,这个无人看好的少年,今日居然有着这般近乎奇迹般的表现…

“没想到啊。”祁进眼睛微眯,感叹道:“原来,是个扮猪吃虎的货。”

焚炎谷谷主黄亦初也是有些激动,道:“如今看来,联赛冠军花落谁家,还真是尚未可知啊。”

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焰皇,对她的眼光佩服地五体投地。

以前,两人一直不明白,为何焰皇要将宝压在洛风身上、倾尽资源地培养他。

在他们看来,叶小萌、谢阳都是很好的人选,他们本身基础境界本就很高,若是培养一番,未必不能与姜尘争辉。

而今,他们隐隐明白了。

焰皇俏脸淡然,星眸之中,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波澜。

听得那场外的喝彩声,洛风则是微微一笑,他看着那头插在大地里的谢阳一眼,然后袖袍挥动,星气笼罩向后者,将他拔了出来。

“谢阳师兄,承让了。”洛风对他拱手抱拳,微微一笑。

“师弟真是厉害。”谢阳额头青筋涌动,脸庞上憋出一丝极为勉强的笑容,心中却是怒骂,你他娘的,让我安安静静地装死不好吗?

非要拉出来鞭尸?

想到赛前的各种骚话,脸上便是火辣辣的痛,他心里清楚,打今日开始,他或许要成为整个圣地,真正的笑话了。

因为这场比赛,或许是整个圣地联赛以来,在没有投降的前提下,结束最快的一场比赛了。

“师兄你还好吗?”洛风投以关切目光,道:“要不要我扶你一把?”

“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走。”谢阳一步三挪,一瘸一拐地离开赛场,留给世界一个扑街的背影。

与此同时,洛风双手负在身后,慢悠悠地朝着场外走去。

心情舒畅,

念头通达。

“果然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花里胡哨的套路,都是虚设。”洛风心中感慨万千,这算是进入星卡世界以来,头一回如此干脆利落地结束比赛。

难怪大家都在努力修行,试图进入更高的境界,原来高境界的强者,打起比赛来如此简单。

一拳一个小朋友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不过,洛风并没有因此而大意,他心中清楚,接下来,面对同为一星卡师的姜尘,将会是一场硬战。

因为境界上,他并没有丝毫优势,甚至自己突破至一星卡师的时间,较之前者要晚上一个月。

越到最后,便越要战战兢兢,保持警惕,不然的话,若是功败垂成,那可就真是抱憾终身了。

“后生可畏啊。”楚阳叹了口气,眼中掠过欣赏之色。

犹记得,半年前洛风刚进焰皇宫,那时的他,连星卡是什么都不清楚。

而今,居然已经闯入决赛,傲视圣地所有骄子。

洛风看向楚阳,道:“楚院长,择日不如撞日,要不然今天直接把决赛也一并举行了?”

“不然的话,这一等,就要再等二十四个小时。”

楚阳闻言,也是一怔,道:“你不需要休息一下吗?”

“我只是锤了他三拳,比赛就结束了,身上没有什么消耗,自然也不必休息。”洛风冲着他一笑,道:“而且,你不是有让人状态迅速回复的办法嘛?”

刚刚谢阳在被陆安挑战完后,楚阳便是略施手段,让他彻底恢复,状态全满,从而能够继续战斗。

这样的手段,应该也能用在自己身上吧?

楚阳想了想,道:“我去请示一下焰皇。”

“谢过楚院长了。”洛风对着他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然后慢悠悠地朝着甲院所在的区域走去。

走着走着,似是有所感应,他转过头,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观赛席,刚好与姜尘的视线对碰,彼此的眼中,皆是寒意涌动。

“你小子,还真是会藏拙。”苏阳吹胡子瞪眼,笑骂道。

洛风悻悻一笑,道:“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你是获得了那滴圣血了?”苏阳道。

洛风点了点头。

“怎么获得的?”众人皆是好奇目光。

“路上捡的。”洛风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地道。

众人:“…”

就在此刻,苏阳神色忽然一凝,道:“既然你踏入了卡师境,我也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洛风眼前一亮,道:“愿闻其详。”

苏阳眼神闪烁,想了想,道:“其实星卡师间的战斗,大抵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不知道套路,不懂得配合,靠的就是星卡间的硬碰硬。”

“第二个阶段,发现了套路的强大,然后每次战斗,都在想着憋出套路,套路成型则成功,不成型则失败。”

“第三个阶段,知道套路而不局限于套路,卡组比较灵活,可以根据赛场形势随机应变,没有一定要求哪张星卡作为核心,这样即便该星卡阵亡,那也能够迅速调整,形成新的打法。”

苏阳声音顿了顿,道:“你天赋不错,很快便进入第二个阶段,并将该阶段运用得淋漓尽致,属实不错。”

“但是,也应该发现,这种其实会冒很大的风险吧?”

洛风颔首,想要套路成型,的确要经常去碰运气,如果套路的核心星卡被斩杀,那么该套路自然不攻自破,无法成型。

比如像无限火力,成型后的威力很强,可它太强了,强到有点浪费,事实上,根本不必无限召唤,召唤几十个,差不多就能结束比赛了。

而且,它成型很难,需要数张星卡配合,一旦某一环出了问题,那么整个套路体系都将崩塌。

因此,随着他的成长,这种成型难,成型以后浪费的阵容,慢慢将被淘汰。

越往上,大家都很聪明,知道你想干什么,所以肯定会百般阻挠,不会让后者的套路成型。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快节奏、小反转、容错率高的卡组阵容,无疑会成为主流,更受大家欢迎。

苏阳道:“高阶星卡师的战斗中,可以没有套路,但这并不是说明,越往上战斗越简单了,而是对打法的要求,越来越高了。”

洛风了然,像他以前,其实打法算不得太高明,甚至很简单,就是想出一个套路,然后不管别人怎么打,自己闷头憋大招。

憋出来了,就赢了。

只是运气好些,每次都憋成功了。

因此,他打法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研究过姜尘的比赛,他就擅长这样的打法,而且专治各种花里胡哨的套路。”苏阳眸心微凝,道:“所以,如果你要准备套路的话,那要做好套路释放不出来的准备。”

“这场决赛,应该是一场硬战。”

“看来,这场决赛,我的确要转变一下思路。”洛风眼神闪烁,思索着决赛的阵容。

法海肯定要上的。

别的不说,黄金三星的强大品质,就没有不上场的理由。

漩涡忍蛙也要登场,这是个功能性很强的刺客。

至于其他三张星卡…

而就在他思考之时,楚阳雄浑的声音,自赛场上响彻而起。

“接下来,开启总决赛!”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