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街打人,还想跑,我最看不起你们这样仗势欺人的。”裴元通和裴元庆刚好路过见到了事情都整个过程。

原本是商贩发生口角,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偏偏有两个人过来平事,怎料还动起了手,你说你一个两百多斤的大胖子,仗着身形魁梧欺负人,绝对不能不管。

江湖路林鱼龙混杂,保不齐就有一些害群之马,对于这样的人绝对不能姑息。

李如辉眼尖,一见走过来的两位魁梧汉子,一看就是练家子,拉着齐国远不让他冲动。

“两位壮士,事情是个意外,我们赔钱。”李如辉说道。

“十两银锭真是大方,拿了钱离开吧。”裴远通对摔在地上的摊贩说道。

十两银锭,成本损失,汤药费,误工费加在一起还能够留下不少钱,摊贩马上接过收拾摊子手脚倒是麻利。

“我看他们好就是故意敲诈,他们才是一伙的,算计到爷爷头上,别拦着我让我给他们点颜色看看。”齐国远咋呼道。

李如辉心说,齐大哥你能不能低调一点,人家身上的都不是虚肉,太原府人生地不熟的非要惹事呢。

“二哥,打抱不平,我来。”裴元庆最喜欢有人较量,有机会根本不等裴元通说话就站了出去。

“看样子是个高手,我来会会,看你厉不厉害。”裴元庆面无表情,眼神坚定,没有一丝恐惧。

“别拦着我,可惜我出来的匆忙没有带我的双锤过来。”齐国远说道。

纯情美女张熙尧百变靓丽写真

“哥哥唉,你那双锤,单锤重五百斤,你要拿出来还不将人吓坏,再说咱们出来是溜达,没必要带的。”李如辉一听马上说道。

“恩,你也使锤的,刚好我带了双锤,单锤三百斤,借给你一个,咱们比试一番。”裴元庆直接用行动将腰间大锤直接丢在对方身前。

银锤直接砸在齐国远脚边,李如辉感觉到脚下发出震颤,心说这要多大的力气将地面都给砸动了,看了一眼齐国远。

“哥哥唉,遇到硬茬,接下来怎么办?”

两人眼神交汇,默契让他们懂得了对方的意思。

“大庭广众抡大锤,你是不是傻,惊扰到官差会给你定个械斗的罪名,年纪不大用心歹毒的很,我才不上你当。”齐国远一脸看穿你的样子。

“没错,你们两一看就不是好人,再说我们赔了银子事情解决,跟你们何干,想要出头兹事,别妄想了。”李如辉马上附和着。

“二哥,他们说的好像很在理。”裴元庆回头看向裴元通道。

“在理个屁,强词夺理,恶人话多,姐夫曾经说过能动手的绝不吵吵,等什么教训了再说。”裴元通出口道。

“好嘞!”

裴元庆听到二哥允许,马上气体了劲力,单手拎着银锤就冲了过去。

“且慢!”齐国远大叫道。

裴元庆愣了一下,原因不是被声音呵住,而是见对方根本没有捡他起大锤,要是他一锤砸下去胜之不武。

“跑。”齐国远和李如辉见状不好撒腿开跑。

“齐大哥,跑错方向了,回客栈是这边。”李如辉第一次发现齐国远人胖可是跑路的速度真是快,见齐国远根本没听见,只好跟了过去。

裴元庆收回自己的大锤,看着两人逃跑的方向。

“还以为是真恶徒,没想到是胆小鬼。”裴元庆不屑道。

“三弟,你太年轻,你怎么知道对方不是去叫帮手又怎么确定人家不是故意诓骗你追过去。”裴远通说道。

“看他们的熊样,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哼。”裴元庆依然不屑道。

“走,既然赶上了,今天咱们就替天行道,教训恶徒。”裴远通说着,将身后的两匹马牵着,跟了上去。

“哎呦!”阿灿刚将烧烤炉摆好,想着回去拿点东西,刚到门口就被两人一前一后的给撞翻在地。

“小兄弟你没事吧?”李如辉问道。

“快单跑,后面的人追过来了。”齐国远拉着李如辉就想跑,可是眼前突然一道红衣身影出现,宝剑直接抵在两人脖颈前。

“撞了人不道歉就想跑?”

阿灿被撞的不轻,齐国远两百斤大胖子的致命一击,估计谁都承受不了。

“嘿嘿,女侠误会,我们真不是故意的,我叫齐国远,家住少华山,生活无忧尚未娶妻。”齐国远感觉是老天恩赐的相遇,命中注定的宿缘。

李如辉心里真是后悔死了,为什么偏偏认识了这么个兄弟,都什么时候还惦记人家姑娘的美貌,别忘了眼前还有柄宝剑胁迫他们呢。

“你这人倒也老实。”张出尘并没有别的意思,见过胆小的没见过这么胆小的,直接将情况说了个清楚,就是不知道几分真几分假。

“恶徒,哪里跑?”裴元庆一声呵斥,苍劲有力。

张出尘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劲气十足,定然是一名高手。

裴元通忽然以为自己眼花了,红衣女不正是他大姐,气质,身形基本一样,此时的裴元庆也见到。

“大姐,我们可找到你了。”裴元庆离着老远就喊道。

齐国远和李如辉一听知道原来他们都是一伙的,经验丰富的两人趁着红衣女没注意,马上绕开就想跑。

两人刚跑结果纷纷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巨大的撞击力措不及防下把两人给弹了回来,直接坐了个屁墩。

“阿灿,谁欺负你,我帮你教训他们。”

雄阔海虎背熊腰刚出来门口就有两人撞了过来,打量对方两眼便没再理会,完是瞧不上眼的态度。

齐国远和李如辉马上意识到情况更糟糕,想不到对方的人手还挺多,刚好见到旁边的静斋楼,二话没说两人直接跑了进去。

赵掌柜以为是来吃饭的,让伙计帮忙招呼。

雄阔海刚出来就见到阿灿摔倒在地上,远处的两人牵着马过来,还对着张出尘叫姐,好奇道:“张姑娘,你亲戚来啦?”

“你亲戚才来了呢。”张出尘反驳道。

雄阔海一脸茫然,怎么突然被怼了,他没说错什么吧。

“现在真是什么人都有,乱认亲戚。”张出尘嘀咕道。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