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落下的时候,初升的太阳渐渐将它的光辉洒向大地。

站在山头,透过晨曦的光芒,罗德观察着这周围的每一寸土地,他要将这里的地形,地理特点记在脑海中。科恩的大部队很快就要离开,在他带着北境大军离开这里时,罗德必须想出万的办法,来保证营地的安。尽管不知道厄伦格拉德的叛军会不会突袭这里,但是不管怎样,自己必须有备无患。

人手不够,武器不足,唯一可以利用的,只有地形。

罗德数了数自己能够动用的人手——三百名诺斯卡勇士,三百多名基斯里夫克萨战士,还有三十名伯维尔战士。总数大概七百人。

尽管科恩自信的认为自己留下来的那四百名战士才是守军的主力,但是罗德知道,他们的战斗力根本无法和自己手下这支诺斯卡部队相提并论。或许一般的诺斯卡步兵可以和基斯里夫的步兵打成平手,但是自己手下这帮硬汉绝对可以以一挑十,只要不是被围攻的话。

一百五十名盾斧步兵、八十名长矛步兵、三十名战斧步兵(狂战士)、二十个标枪手,二十个重斧兵,另外还有一些个别的剑盾兵。三百名诺斯卡掠夺者,同时精通建筑工程、战地战术、可以说,这帮人就是罗德现在部的家当。

“罗德……”

正当罗德为守营之事而绞尽脑汁的时候,卡洛琳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身后。

霜寒女巫今天穿着深蓝色的绣纹法袍,褐色的长发如瀑布般自然洒下,由于背着光,罗德看不清她的脸蛋。晨曦的光辉将她的身影拉得很长,却掩饰不住少女美好的身材。

走近的时候,罗德才看清她的脸。淡淡的黑眼圈已经爬上了她的眼帘,嘴唇有些发白,和从前一样的是,那依旧窈窕的身材,一抹雪白在胸前忽隐忽现,透露着几分贵族的优雅。她绣纹法袍上绽放着幽蓝色的淡光,显然,和卡洛琳分开的这段时间里,她的法术能力又提升了一点。至于有没有进阶罗德就不知道了。

罗德只是转身望着她。

“你终于来了。”

骑着单车吹着风牵着小手去郊游

他说到。

“嗯……罗德,黑锤堡,邪月之夜里我没有回去,我很抱歉……”

卡洛琳低声说到。她抿了抿发干的嘴唇,看上去一脸的委屈。

“算了,就算当时你回来,估计也来不及。那时候,你已经在过来这里的路上了。”

站在卡洛琳的立场上,罗德选择了谅解。毕竟,霜寒女巫必须忠于女王,而女王的命令是规定时间内必须抵达厄伦格拉德城外。就算当时卡洛琳回到黑锤堡,估计也是半路上就被野兽人掠去了。

不过有心就行,罗德不指望身为霜寒女巫的卡洛琳可以在短时间内看清冰雪女王的真面目,毕竟,在她刚刚懂事的时候,就被送到基斯里夫魔法学院学习冰魔法了,而学习的,不单单是冰魔法,还有对冰雪女王命令的绝对忠诚,看看遍布基斯里夫境的霜寒女巫就知道,她们几乎就是冰雪女王卡特琳娜的狂热粉丝……

“但是这次我会留下!”

罗德说完,卡洛琳突然坚定的回答到。这让罗德不禁有些意外,不过仔细想想却也是正常,身为霜寒女巫,身为女王的忠实仆从,卡洛琳不能违背女王的命令,但是除此之外,她却是自由的。或许是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胆小怕死,她选择了留下。

“你知道的,科恩只给我留了四百名步兵,一旦叛军围攻这里……”

“那样我就更应该留下了。”卡洛琳眨着眼说到,“不要以为我是为了你。霜寒女巫有义务保护基斯里夫的子民。”

罗德冷笑了一下,他很想说这不过是冰雪女王的口头承诺,事实未必如此,真的遇到困难和危险,以女王的作风,一定是先让和自己无关紧要的人先上,自己最后上。从这次调兵谴将便可以看出……但是话到嘴边又吞下去了,想必这个小丫头根本不知道人心险恶,许多事情还想得很美好,过去一年里的相处便可以感觉得到。只要有令她感兴趣的,她都会尝试,本性并不恶劣,可惜就是被卡特琳娜洗脑过……罗德知道,现在还不是什么都跟她说的时候。

“那你就留下来吧,不过看起来你又要和你父亲吵一架了。”

罗德眯着眼睛说到。

“我和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吵架了,你知道的。”

“呵呵,瓦瑞尔有你这样一个女儿真是幸运。”

正当罗德和卡洛琳你一句我一句的开着玩笑时,白熊乌索克却从身后走来,带着不安的神情,不断顶着罗德的手。

“嘿,兄弟,怎么了?”

罗德抚摸着巨熊的脑袋,纳闷的问着。难不成是看到自己和霜寒女巫走得太近,白熊看不惯?然而却不是……乌索克很快咬住罗德的衣角,焦急的好像要带罗德去某个地方。

跟着白熊,罗德和卡洛琳穿过密密麻麻的帐篷和人群,来到一块空地上,这是总指挥官科恩的营地,却不是他本人的帐篷,而是白天他身边那两位贵族朋友的帐篷。

乌索克在这顶白色帐篷前停了下来,用爪子刨着地面,发出愤怒的低吼。

“它发现了什么吗?”

看到白熊的异常举动,卡洛琳迷惑不解的问着。

而罗德同样不解,自从和乌索克结为伙伴后,他还从未见到白熊这番反应。

它的爪子伸了出来,低吼不断。终于,从帐篷里走出来了一位年轻的侍从,看到不远处的巨熊对着他嘶吼,不由得浑身紧张了起来。罗德见状,连忙用手抚摸着白熊的背,让他尽量安静下来。

终于,连续几分钟的安抚下,乌索克才渐渐停止了低吼,他眼里的血光也渐渐褪去,老实跟着罗德回到自己的营地里。

只是,熊灵的反常状态却让罗德回营后反复思考着,它到底发现了什么?以往有危险,都是熊灵第一个发现的,这次也不会例外。但是,它到底发现了什么?一阵死寂的冷风从帐篷下方的空隙间吹了进来,吹灭了罗德桌头的蜡烛,整个帐篷内陷入黑暗,一瞬间,罗德眼前出现了鲜血与魔鬼的形象……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