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阳等几位二等执事已经打定主意,要在赎回俘虏这件事上,袖手旁观了。他们实际上都不富裕,要是有钱,谁还来炼瀛境这种苦逼的地方镇守安屋呢?每一个铜钱,对他们来讲,都弥足珍贵,而且他们都处在练气期到筑基期的突破期,这期间消耗的修炼资源对他们来讲,那绝对是天文数字,他们必须要节省下来每一个能够节省下来的钱币,为后续的突破,做准备。

何况,按照定国国师府和炼瀛境达成的双边协议,他们这些二等执事是不能够直接参与到这种事情的,除非是定国国师府弟子的重大利益受到威胁,否则他们必须要保持超然的态度。

“你们定国国师府的人难道都是缩头乌龟吗?我最后问你们一遍,到底赎不赎人?不赎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他。”那名牵着定国国师府的土著修仙者大声喊道。“我数三个数,一二……”

炼瀛境是有奴隶买卖的,但能够成为奴隶的修仙者,首先得肢体健,能干活,而这个被他们俘虏的定国国师府弟子已经受伤,想让他恢复健康,就得花钱,而且还不是小钱,这就不是土著修仙者愿意做的事情了。既然卖不了好价钱,那还真不如杀了好。

“诸位师兄,师姐,救救我,我还不想死。”那名定国国师府的弟子也听得懂修仙界的通用语,面临着生死间的大恐怖,他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不知道有多少定国国师府的弟子闭上了眼睛,或者转过了身子,他们都有些不忍,但也仅仅是不忍罢了。这时候,没有人站出来,也就算了,甚至连愿意几个人凑钱凑四十万元币出来赎人的念头,也没有人提出来。

齐天叹了口气,这种事,怎么看都轮不到他出头,他的年纪最小,修为境界最低,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在定国国师府建立什么势力,故而,他本来是不打算出头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眼看着同伴就要被杀,竟然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人心之单薄,让他心寒。

眼看着那名土著修仙者已经将手举了起来,也许下一秒就要落下,齐天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于是,他高声道:“慢着,这人,我赎了。”

齐天生怕有人误会,所以这话也是用通用语说的。

“谁?是谁要赎人?”那名土著修仙者有些惊喜,他本以为这桩生意要黄了,没想到在最后一刻,有人要买,自然是很高兴的。

“麻烦,让一让。”齐天推开挡在他面前的修仙者,走到了己方队伍的最前面。

那名土著修仙者本来还满怀期待,但是当他看清齐天的面貌之后,顿时大失所望。这样一个小孩,而且只有练气四层,他拿得出来四十万元币吗?

百花丛中笑颜美女图片

“小孩,你确定是你要赎人吗?”

齐天取了一个钱袋,还有一个存钱筒来,后者是他在缴获的一个储物袋中翻出来的战利品。当时翻出来的时候,里面还有一百多万元币没有倒出来。

齐天拿着钱袋就往存钱筒里面倒,很快,四十万的刻度就亮了起来。“你说,我够不够格赎人?”

“够,绝对够。”

那名土著修仙者大喜,连忙牵着那名被俘的定国国师府弟子朝着齐天这边走了过来。他手里面还拿着一个钱袋,齐天直接把存钱筒里面的四十万元币倒给了他,那人这才把那名被俘的定国国师府弟子移交给了齐天。

齐天将捆在那名被俘定国国师府弟子身上的绳子割断,然后柔声道:“师兄,欢迎你回来。让你受委屈了。”

那名刚被赎回来的定国国师府弟子闻言,悲从心来,刚才他都以为自己活不了了,没想到最后齐天出手,救下了他。他扑通一声,就给齐天跪了下来,道:“多谢师弟救命之恩。以后,我文迪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文迪师兄,快快请起。”齐天连忙把文迪拉了起来,道:“我救师兄,可不是图师兄你报恩的,以后,你好好活着,好好修炼,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了。这是两枚疗伤的丹药,你拿着,赶快回安屋疗伤去吧。”

“谢谢,谢谢。”文迪再三向齐天表示感谢,这才拿着疗伤药,往安屋走去。

齐天等文迪走出几步后,重新看向那些土著修仙者,他朗声道:“我这人喜欢爽快,不愿意拖泥带水的。你们也别把不幸落到你们手中的师兄、师姐,一个个拉出来,让我赎回了,这是对他们英勇战斗的羞辱。我呢,给你们一个统一的赎回方案,所有男修,赎回一个,五十万元币,女修,多五万,五十五万。至于不幸战死的师兄或者师姐的遗体,每个三万元币。你们要是愿意,咱们就把这事办了。我先声明,我这个方案是打包的,不接受拆分。你们要是愿意,那就一块交易,要是不愿意,那我就不管了,你们愿意让谁赎,就让谁赎,反正是不管我的事了。我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去考虑,十分钟之后,请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齐天提出的方案,看似吃亏,但也是齐天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一方面,他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土著修仙者不虐待被俘的定国国师府弟子,特别是那些受了重伤濒死的定国国师府弟子,那些想拿到赎金的土著修仙者应该会给给他们喂一些疗伤药,吊住他们的性命。另外一方面,有一些被俘的高等级定国国师府弟子,土著修仙者索要的赎金肯定不止五十万,齐天提出捆绑赎回的方案,就是为了防止土著修仙者们坐地起价。那样的话,齐天可能要付出的代价更大。

至于女修多给五万,也是为了保证被俘的女修能够都赎回来,避免她们沦落为女奴的命运,也避免她们受到土著修仙者的侵害。

当然,齐天提出打包方案,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从根子上杜绝李雨蔓、李宏彬等人半路杀出,要赎回属于他们的人。那样的话,齐天独自一人站出来赎人的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不利于他树立起来形象。齐天虽然没有没有想过要在定国国师府内部建立属于他的势力,但是不介意树立起来一个好的形象。好形象有时候看似没啥用,但是有的时候,又能够发挥出来很大的作用。

至于他提出的打包赎人的方案,可能要让他付出高达一两千万元币的代价,齐天是有足够的心理准备的。

对一个势力而言,人口永远是非常宝贵的资源。个人太强,而背后依靠的势力太弱,并不是好事,只有背后的势力和个人的势力都同时强大起来,才是相得益彰的事情。就像是这次,炼瀛境的土著修仙者摆出来隔离大阵,狙杀齐天等人一样,如果不是定国国师府出面,逼得炼瀛境不得不签署双边协议,为齐天他们留了一线生机,齐天他们搞不好就得部死在这里。如果定国国师府不够强大,肯定是无法逼得炼瀛境就范的。

把这些被俘的定国国师府弟子救下来,可以让定国国师府少蒙受一些损失,等于是在定国国师府往更加强大的路上,添薪加柴了。将来万一齐天再遇到事情,定国国师府为他撑腰的时候,底气也会更足一些。

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这种事情,齐天还是愿意做一些的,哪怕是他个人可能会蒙受一些损失,只要在可接受范围内,做了也就做了,没啥好算计的。

十分钟的时间,转眼即逝。

在这段时间里,炼瀛境的诸多势力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争吵中,那些抓住了俘虏的土著修仙者绝大部分都同意齐天提出的方案,但是对于那几个抓住了练气九层修仙者的土著修仙者来讲,齐天提出的方案是不可接受的,五十万一个人,实在是太低了,在他们看来,怎么着,也得七八十万,就算是要一百万,那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不过这种争吵,让蔡启龙等几个人给强行压制了下去。这些俘虏身上的财货都已经让他们搜刮一空,赎金可以说是白捡回来的,要多少是个够?而且刚才定国国师府弟子一个个都是袖手旁观,除了齐天之外,没有一个人愿意出钱赎人,他们开出这么高的价钱,就一定能够保证把人卖掉吗?万一卖不掉,砸到手里,怎么办?

难道还想着拿到炼瀛境去卖?开什么玩笑,要是这些俘虏能够在炼瀛境卖出好价钱来,他们还会傻乎乎地让定国国师府将他们赎回去吗?

而且那几个能够抓住练气九层的土著修仙者手里面还有练气八层和练气七层的俘虏,以五十万一个的价钱卖出去,等于是取了一个平均数,实际上并没有吃什么亏。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就是如果这些人不卖的话,齐天就不会赎回其他的俘虏,这让那些急于将手中俘虏脱手的土著修仙者们肯定不答应,到时候,他们炼瀛境内部闹矛盾,破坏团结,就容易给定国国师府各个击破的机会,那后果可就难料了。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