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说的话,承担责任的。”

林牧目光一片平静,“你刚才的言语,就注定会为柳家招来大祸。”

“哈哈,就凭你?”

柳无涯怒笑道,“说这话前,你还是先考虑考虑,自己还不能走出我柳家吧。”

“呦呵?这是怎么了,谁惹无涯兄如此生气。”

就在这时,一道戏虐的笑声响起。

听到这声音,林牧心中也微微一动,抬头望去,果然就看到,叶家族长叶向龙走了进来,旁边跟着的是高家族长高贴心。

“哼,向龙兄何必明知故问。”

见叶向龙一脸幸灾乐祸,柳无涯脸色也颇为不善。

叶向龙打了个哈哈,看向林牧,拱手道:“黑袍大师,许久不见。”

“你们来的正好。”

林牧淡淡道。

甜美春春秀美美纱衣

“不错,既然我们来了,无论大师与无涯兄有什么矛盾,都能好好商谈了。”

叶向龙和高铁心都产生误解,以为林牧是在柳无涯那吃了亏,看到他们来想借机下台。

对此,他们并不打算拒绝。

在他们看来,这是个大好机会,能趁机交好黑袍大师,从对方身上多压榨点好处。

换做平时,他们想见这黑袍大师一面都难。

叶向龙霎时极为恼怒,他唤两人过来,是想让两人帮他共同打压这黑袍大师。

如今倒好,两人言语中明显倾向于对方,局面反倒对他不利了。

“我想你们误会了我的意思。”

但谁都没想到的是,林牧摇了摇头道,“我要说的是,你们两个既然来了,正好和柳无涯一起赔偿我的损失,免得我一家家上门去找。”

顷刻间,在场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牧。

“这这黑袍大师,脑子是不是炼丹烧糊涂了?”

过了许久,有人忍不住嗔目结舌道。

“黑袍大师,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叶向龙沉着脸道。

“为什么说真话总是没人信?”

林牧一叹,“我也没兴趣和你们啰嗦,就说的更直白点,你们三家,每家赔我金币六万,上品武器百件,炼制补元转灵丹的上品药材千份,灵石百枚。”

“疯子。”叶向龙忍不住斥骂道。

“不可理喻。”高铁心也觉得郁闷之极,这黑袍大师难道脑子真有问题?

“哈哈哈,向龙兄,铁心兄,这热脸贴到冷屁股的感觉怎么样?”

最为高兴的就是柳无涯了,总算看到有人和自己遭受同样的羞辱。

“看来无涯兄早已知情。”

叶向龙面色黑如锅底,好像吃到苍蝇般。

本来他来这里,是想趁机从这黑袍大师那讨要好处,哪料好处没有要到,反而被对方恶心了一下。

“刚才的条件还没这么过分,金币最高时只加到三万,现在你们来了,倒变成六万了。”

柳无涯很是愉悦,如今这情形,由不得叶向龙和高贴心不和他联手。

“我们两个,莫非看起来很像冤大头?”

高铁心哑然失笑道。

对林牧开出的这赔偿条件,他自然不可能真当回事,不过对方看到他们两个来,把赔偿条件提高,仍让他颇为不喜。

“这是你们一再拖延的后果。”

林牧很认真道,“要是你们继续选择拖延,赔偿数额还会提高。”

“好了,黑袍大师,我们兴趣陪你玩。”

高铁心摆了摆手,“这样吧,我们也不为难你,接下一年,你为我们三家,每家炼丹一个季度,今日之事就一笔揭过。”

“一个季度?”

若是之前,一个季度柳无涯就很满意了,但如今,他受了这么久的气,又有三大族长在此,岂会善罢甘休。

当下他冷哼道:“铁心兄未免太仁厚,你们两家我不管,我柳家需要大师炼丹四个月。”

高铁心和叶向龙闻言对视一眼,也纷纷点头:“四个月就四个月吧,相信大师也不会介意多这么一个月。”

“这年头,为什么有这么多自以为是的人。”

林牧无奈道,“把别人自内心的话当做玩笑,自己的玩笑话反倒说的有模有样,我看你们三大世家干脆合并,然后命名为笑话世家算了。”

“大师何苦执迷不悟。”

高铁心和叶向龙神色顿时变得冰冷。

柳无涯更是面露恶毒之色:“给脸不要脸。”

“一群没有自知之明的小人物啊,既然我给过机会你们不要,那我也只能对你们说抱歉了。”

林牧用一种很惋惜的语气道。

这话一出,在场三大族长瞬间脸色铁青。

他们是西川城三大世家的族长,掌控着大半个西川城。

但此刻,对面那个黑袍男子,居然称呼他们为“一群没有自知之明的小人物”。

再没有什么羞辱,比这更狠毒了。

“那就让我们来领教领教,大师你究竟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叶向龙目光冷如寒霜。

先前顾忌这黑袍大师是炼丹师,他已尽量保持客气,怎料对方如此不识抬举。

这已彻底激怒他,让他不打算再留情了。

说着,叶向龙便悍然出手。

他的度极快,只看得到一道影子,眨眼功夫,强烈劲风就逼近林牧。

咚!

隐约间,仿佛有铜鼎撞击的声音响起。

镇鼎拳!

叶家的镇族拳法。

拳如大鼎,镇压一切。

可是,他的度快,林牧比他更快。

空气骤然震动,一股霸道的压迫力刹那肆虐开来,好似有远古凶兽出世。

嗤啦!

紧接着,一道烈焰划破空间。

滚滚烈焰中,赫然是一只拳头,一只恍若朝阳,要破开天地的拳头。

要镇压一切的镇鼎拳,与这要破开一切的朝阳之拳,天然就是对立的。

然而,镇鼎拳,能镇压住朝阳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只听“砰”的一声,好像火山爆,朝阳之拳瞬间将叶向龙的真气破开,狠狠落在叶向龙的肉拳上。

叶向龙低声闷哼,人连续退了十几步,脸上浮现难以置信之色。

再看他的拳头,已焦黑一片,血肉模糊。

“太弱了。”

林牧仍傲立在原地,岿然不动道,“柳无涯,高铁心,你们一起上吧。”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