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去哪?”

跟着弗蕾莉亚走入房间内部,军事要塞基本上都以地下工事为主,所以任何地方其实都是相通的。

从将领房间内部可以通向下方,而地下室又连通整个要塞……这种设定要么方便藏人,要么方便跑路。

弗蕾莉亚将自己带到这种地方来估计也是为了方便好说话吧!

“到底这一带怎么了?我和佣兵们进来的那天晚上就遇到了山羊人的袭击。”肖恩问。

“果然……其实我们也是一样,在进入塔科玛地区的当天晚上就遇上了山羊人的袭击,那天的士兵说的没错,这一带果然出现了这种怪物。”

在地下室中弗蕾莉亚将队伍到达东南部的情况向肖恩说了一遍。

其实和佣兵们过来的情况也相同,只不过正规军人数要更多,而且中间还有不少佣兵团队跟在背后一起,所以那天夜晚并不是山羊人屠杀黑羽骑士凡是反过来山羊人差一点就被黑羽骑士们围剿了,就连最大的那一只的恶魔山羊人也被巫师们给剿灭。

“干掉了?”

看着弗蕾莉亚点点头。

这些天这边都是迷雾的环境下她的皮肤也显得有些干燥,没有在里耶提斯那么水灵精神看起来也不太好……但是对方的实力肖恩从来没有质疑过,到目前为止自己遇上过的等级最高的人,敢正面对砍混沌之眼的人估计也只有她了。

“当然。”

 微笑女神上演美腿诱惑

对于黑羽骑士能够干掉最大那只恶魔山羊人肖恩似乎不觉得奇怪,只不过既然黑羽骑士在那晚的战斗中获胜了为什么到自己过来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现那时候留下的战场。

要知道骑士团和巫师们可是有四千多人,这种战场下无论哪一方都会留下一些痕迹吧!

“但是我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战斗的痕迹……”

“所以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

弗蕾莉亚似乎知道肖恩会问这个问题,两人这段时间的相处也让双方了解了对方的性格,弗蕾莉亚是真正见过世面的人思考方式往往还跟肖恩依靠能力观察到的不谋而合。

“我感觉有人故意在让外人进入这个区域里,你应该也听说了吧,塔科玛地区所有人此刻都在城里……”

“我听刚才那个骑士说了,似乎还是是一群神志不清的人。”

“神志不清已经算是小的了……因为我们特别交待过不能让人知道,所以他们只会跟你说这些,我现在要带你去看的是一个我们抓回来的人,准确的暂时算个人。”弗蕾莉亚看了一眼肖恩表情有些凝重。

地下室连接出一条通道,这儿还有士兵把手。

“将外面守住,别让人进来。你们也没看到什么!”吩咐两旁的人退下后带着肖恩继续走进去。

就好像一个牢房的建筑……

“需要这么隐秘嘛,不是说城里到处都是?到时候其他人也会看到的。”

“是这么没错,只是……”

弗蕾莉亚不好说,但是肖恩能看明白。

应该还是两人的关系不想让太多人去猜测,毕竟她是整个队伍的核心力量,而且现在还是在战场前线,如果领袖传出绯闻或多或少会影响整个部队,即便是自己都会受到波及,就好像之前在亲王府那次一样。

若不是当时大公爵的孙女带着自己离开,恐怕就要被一大群贵族们围住盘问了,之后不也遇到了那个莫名其妙的伯爵么?所以自己和弗蕾莉亚这一层关系不在军营里公开最好。

被抓回来的人就被关押在地底下……

走进的时候一种说不出的刺鼻味道,有点像是水产物的那种腥臭味,靠近的时候还会发出一种嘶哑的、尖锐的喉音。

很怪异,从未听过……

“那些在城市里游荡的人感觉已经毫无意识但是我却发现他们依然听着某种指令在形式,我注意到一部分人就好像行尸走肉一般会跑到南部的沼泽里去,而这个东西就是我们在沼泽里发现的。”弗蕾莉亚说着打开了监狱的大门。

那股鱼腥味更重了!

点火点亮,在狭小的远行房间中央被五花大绑的铁锁困住。

有着灰绿色的皮肤、肚皮上确是白的,身体的大部分都光亮滑溜,但背上有着带鳞的高脊;人形的身体却有着鱼类的头,长着从不闭合又巨大、凸出的眼球,在脖颈的两旁,还有不断颤动的鳃。

就好像是个鱼人的模样……

在见到两人出现的时候挣扎着扑了过来,但是被锁链限制住,手臂被锁住的部位能够看到明显有伤痕,估计挣扎了很多次!

“这是什么生物?”

这段时间肖恩估计是见过非人类生物最多的时候……

血量2000/2000,深潜者好感度为敌对……

“深

潜者。”

“什么?你认识这种生物?”弗蕾莉亚惊讶的望着肖恩说。

就连刚才还在暴躁的鱼人也突然安静下来,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自己……

“不认识,只不过曾经在吟游诗人的故事中听到过类似的名字。”肖恩随口说了一个原因,此刻也是惊讶的望着眼前的东西。

自己再次看到了对方的属性和种族,深潜者应该就是指对方的种族,类似昨天的恶魔一样。

“这就是你们在沼泽里发现的东西?”

“是的,我怀疑它是那些被控制的人类变成的……这一带似乎有某种力量在引导这一切。”弗蕾莉亚说道。

而眼前的鱼人突然朝着她吼叫了一声,依旧是那种尖锐的喉音。

“不。”

肖恩突然打断了弗蕾莉亚。

“怎么了?”

“他并不是城里的人……或者说他不是人类。”

都不是一个种族怎么可能会是人类,就算利用各种魔法可以转变身形但种族不是这么容易就改变的吧!而且他刚才说的语言也并不是乱码或者其他东西,自己能够看到属性只不过显示的种族不同。

“他是另外一个种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某些人召唤而来的,至于你们……深潜者……你们的目的又是什么?”肖恩直接问了。

在弗蕾莉亚奇异的目光中两人居然在对话。

因为对方头顶出现了聆听!和嘲笑!的状态,所以肖恩觉得对方能够听懂自己的话。

“说说吧,你骗得了所有人,骗不了我……你能够听懂我们说话对么?”笑看着对方。

片刻后那张令人恐惧的鱼人嘴巴居然笑了起来。

“命运不可改变……群星必将归位,你们都将为他的到来而仰视!”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