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湖玩了一周之后,锦绣坊打电话过来说,衣服做好了。

“我们回去试试衣服吧!”

刘沁对那身云锦旗袍还在念念不忘,接到电话之后,连连催促陆离赶快回去。

陆离驾着车,一路赶回姑苏城。

来到“锦绣坊”,从店员手里接过两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刘沁迫不及待的走进了试衣间。

“陆离,快点!快点试试新衣服。”

一边走进试衣间,刘沁还在朝陆离大喊。

“好的,马上!”

陆离笑着摇了摇头,提起包装盒,也走进试衣间换衣服。

打开盒子,里面有两件衣服。一件是白色云纹衬衣,还有一件天青流云纹外套。

陆离先拿起衬衣换上,对着镜子照了一下。

这件衬衣是传统工艺,却又结合了现代设计理念,穿在身上很贴身,让陆离的身形更显得俊朗挺拔。

爱笑美女微笑时好美如天使

白色的云纹缎面,乍一看似乎就是纯白,视线晃动一下,衣服上的云纹反射着灯光,就像是一朵朵白云在风中飘动。

衬衣的纽扣是一排中式布纽,每一个结扣都盘成蝴蝶状,精美得如同艺术品。

“不愧是老字号,果然好手艺!”

陆离笑了笑,又把那件天青流云缎面的外套穿在身上。天青色的外套,同样挺括贴身,配上白色衬衣,让陆离看起来就像是风度翩翩的民国大少。

“陆离,陆离,快来看看我的旗袍漂亮吗?”

这时候,刘沁已经在外面喊了起来。

“来了来了!”

陆离连忙走出了试衣间。

出门之后,迎面看到刘沁站在门外,身穿“荷花碎叶纹”旗袍,完美的身材更显得凹凸有致。

眼前的刘沁,笑脸嫣然,风姿绰约,仿佛是从历史画卷中走出来的名门闺秀,温婉而靓丽,令人迷醉。

“太美了!太漂亮了!”

陆离忍不住赞叹起来。

“漂亮吧?”

刘沁在陆离面前转了一个圈,“我也觉得很漂亮呢!陆离,你发现没有?我动的时候,旗袍上的花纹也在动呢,就跟活的一样。”

“是呀!”

陆离赞叹着点头。在刘沁转动的时候,旗袍上的荷花仿佛在不停的绽放,荷叶仿佛在微微摇摆。

“陆离,你这身衣服也很帅气呢!”

刘沁朝陆离身上看了一眼,微笑着点头,“看来,我的眼光还不错。给你选的这一身,穿起来就跟民国大少一样,帅呆了!”

“我咋觉得……”

陆离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刘沁,笑着说道:“跟你比起来,你就像名门闺秀,我看起来……怎么就像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呢?”

“噗哧!”

刘沁忍不住笑出声来,“说什么呢?就算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也是很帅很帅的地主家傻儿子。”

“哼!地主家的傻儿子,把你抢回去暖床!”

陆离做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作势朝刘沁扑了过去。

“哎呀!”

刘沁一声惊叫,转身要跑。

只可惜……旗袍迈不开步子,还没跑出两步,就被陆离一把抓了起来。

“救命啊!地主家傻儿子强抢民女了!”

两人笑笑闹闹,欢乐得不行。

这让旁边的几个店员妹子,看得嘴角直抽。最讨厌这种撒狗粮的了!你们这样撒狗粮,有没有考虑过单身狗的心情?

好在两人马上就收敛了,没有继续给人喂狗粮了。

收拾了一下衣服,陆离和刘沁直接穿着这身新衣服,一起走出了锦绣坊。

外面天气还热,陆离脱掉了外套,只穿了这件白色云纹衬衣。

陆离手中撑着彩绘纸伞,两人并肩而行。俊男美女,旗袍唐装,走在这条青石老街上,仿佛有种历史画卷一般的美感。

路上的行人纷纷侧目,对陆离和刘沁投出了好奇的目光。

“这是拍电影的吧?”

有人在低声议论。

“你傻呀!摄像机呢?导演呢?剧组呢?都没有!这哪是拍电影?”

旁边一个人似乎很内行的样子,“据我判断,这应该是两个演员来试妆的!”

“为什么不能是寻常顾客买了一身衣服呢?”

又有人提出异议。

“你傻呀!没看到男的那么帅,女的那么漂亮吗?肯定是演员,肯定是化妆效果!不化妆,一般人能长成这样吗?”

好吧,你的推理逻辑很严密!

陆离和刘沁对视了一眼,笑了笑,没有理睬这些议论,两人继续前行。

出了平江路步行街,两人坐上车,朝着屏江府酒店驶去。

“陆离。”

刘沁坐在车上,扭头看向陆离,笑着问道:“陆离,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呀?这几天你一直陪我在这边旅游,不影响你的工作吗?”

这个问题,刘沁其实很早就想问了。

只不过,两人之前的关系还有些遮遮掩掩,刘沁也不好问太私人的问题。现在……已经开始谈恋爱了,自然要进一步互相了解。

“工作?”

陆离哑然失笑,随口答了一句,“混吃等死当咸鱼,算不算工作?”

“切!不说就算了!”

刘沁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心里有点不舒服了。

为什么你连做什么工作都不肯告诉我?这有什么好保密的?

如果我连你做什么工作都不知道,我们还怎么交往?还怎么谈恋爱啊?

相互了解,这是谈恋爱的基础好吧!

或者说……你就是逗我玩的?根本不是真心想跟我交往?

刘沁沉默了一下,心里仿佛堵住了一般,很不舒服。

陆离马上就发现了刘沁的脸色不对。

对于工作的问题,陆离心头一声长叹。果然,这个问题是无法避免的。

既然要谈恋爱,相互了解就是必然的。

只不过……我根本无法解释啊!房子哪来的?商铺哪来的?你说买的?那你的钱又是哪里来的?

总不能告诉刘沁,我有一个系统吧?这个理由说出来,刘沁会以为我在侮辱她的智商。

不解决这个问题,那一个亿的来历不能合情合理,刘沁绝对会转身就去米国了,甚至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因为在刘沁看来,陆离很不坦诚,不值得信任。

所以……该怎么办?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