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离将妙法谷的法符放在石桌上。

材料剔透,是带着极强灵韵的玉石,算是一件不俗的宝物,赵离看着上面刻画着的山脉纹路,屈指叩击桌子,心中沉吟,暗自整理这一件事情的始末因果。

事情的开始,是因为那在九黎传承之地打算夺舍尤的老怪,于一万三千年前布下了一后手,欺骗西定真洲那孩子,明里传授其修行,暗中则以其气血魂魄,温养奇蛊,打算于万年之后,取出成熟的奇蛊,以为己用。

这乃是一切之因。

当年那老怪离开时,曾卜算天机,得到万年之后,有人当来的结论,于是心安。

双方自此而别。

那老怪之后果然陨落,从赵离之前和其交流的情况来看,是被好友偷袭身死,命魂被封印于九黎传承碑文当中,在万年之后的而今复苏,打算夺舍尤,结果被赵离收拾了个干净利落,只剩下渣滓,魂飞魄散。

自此,当年那事如今为赵离所知。

而他阴差阳错,正要前往妙法谷中。

妙法谷,却正是当年西定真洲那孩子所创。

这便是因果……

赵离复盘了一切经历,略有自嘲苦笑,摇头叹息。

西瓜萌女孩粉嫩多姿

“万年之后当有人来,这一句天机批语没有错,天机术高深,厉害,果然厉害。”

“只不过,物是人非罢了。”

当年那老怪,恐怕也没有想到,万年之后赴约的不是他本身,而是得到他记忆的自己罢?仔细想想,赵离发现自己决定去妙法谷,甚至于在自己知道这一段记忆之前,倒像是冥冥中有因果一般。

赵离将这念头压下,屈指叩击桌面,心中沉吟,不觉有些头痛。

妙法谷之约是必然要去的。

只是,是否要去代替那老怪赴约,此刻他仍旧未能定下决定来,左右斟酌了许久,最后还是将此作为备用的选择,毕竟,对方可不是他在记忆中看到的那稚嫩可爱的模样。

悠悠万年,沧海桑田,几多斗转星移。

当年的孩子而今若是还活着,已经是有万年道行的可怖存在,足以称得上一句老祖,其在这万年来,恐怕也不乏奇遇冒险,方才创立了妙法谷一脉道统,传承数千年,威震万里,雄踞一地。

人的性格是会发生变化的,经历了这么漫长的岁月,谁知道现在是个什么秉性?若是成了那种心如蛇蝎,心思深沉如海的老怪物,自己心软赴约,不就是自己找不痛快么?而且,除此之外,赵离心中还有另外迟疑之处——

一万余年前,那老怪未死,将奇蛊融入丹药,让那孩子吃下。

号称无色无味,难以察觉。

但是现在,万年已经过去。

当年被取名为云英儿的女孩,现在修为指不定是如何之高深,便说是在那老怪生前之上,赵离也不觉得奇怪,此刻既然已能开宗立派,其修为境界,当真未能察觉到体内吸食自己气血魂魄?

而一旦其有所察觉,以万年道行的阅历和心性,做出判断,逆推出当时候的真相,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若是这样,那位妙法谷老祖,恐怕这时候就等着那老怪过去,当场一巴掌拍过来报仇,万年道行,就是呼一口气恐怕都能把赵离给吹飞几百里,傻乎乎凑上前去,岂不是给当年的老怪挡了死劫?

如此,太过莽撞了……

赵离呼出口气,压下这些翻涌的心念。

叩击眉心,整理了自己这一次,西定真洲之行的目标。

一则,为蜀山出世而努力。

二来,这段时间勤修天机术,借助混元锥的冥冥感应,找到其主转世之身。

再以蜀山白眉的名义,将其收入门下,传授功法剑术。

三来,以自己得到的消息去决定,是否要为那妙法谷的祖师了结这段因果,若是可以的话,那么结下个善缘也是好事。

赵离右手抚在石桌上,念头既然已经定下,心念安稳。

沉吟一二,招手让那混元锥出现在自己身前,手指轻拂其上纹路,运转白色云气,掌握这兵器,感慨道:“你的主人恐怕已经转世,我要将他寻到,将他收入门下,引其踏入修行之路,你若是有灵,这段时间便为我所用。”

“等他踏入修行,足以御物,我便将你赐还给他。”

混元锥虽未生出意识,却已经通灵,嗡鸣不止。

周身绽放无数流光,螺旋纹路流转,其上文字千百散发霞光瑞彩,然后齐齐收敛,就这样落在了赵离掌心,触手沉重冰冷,主动传递此物使用之法,于短暂时间,赵离可以操控这一柄古代神兵,使用其大部分的威能。

赵离微微颔首,反手将其收回。

此刻,距离西定真洲之行,不够只剩了十日时间。

当即闭目,心中回忆从老怪记忆中得到的天机之法,默默修行。

………………

而在在赵离力竭昏迷的一日之间,在秘境中发生的事情,已经以四方家族,以及这四个家族所请来的那些高手处飞快地传递出去,而无论是哪一处的消息,都无法避开仿佛山岳般的巨大龙鹿妖魔,突然出现的剑客。

以及最后骇人听闻的两句话。

“天地大劫……锁妖塔将启。”

“不日弟子将重新下山,降妖除魔?”

魏步平看着手中密信上的两句话,眉毛都抖了抖,只觉得一阵阵头痛。

近日来事情乱如麻草,先是古代神魔之事,引出来了个身份高深莫测,连自家老祖都忌讳的‘殿下’姬离来。又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蜀山剑派,一出现就直接成为人间司最高等级的寻找任务,惹来不知多少名捕领了这差事,满天地地找,几乎要将东澜景洲翻了个个儿。

此刻这锁妖塔,又是个什么地方?

怎的往日不出来,这一出来就是一连串,直如捅了个马蜂窝。

魏步平摸了摸自己更白了些的头发,无可奈何,此事是足足四名火字密捕,联名上书,都说自己亲眼见到,亲耳听到,其中除去功勋丰厚的老牌密捕,更有人间司中世家子弟,不可不信。

魏步平喝了口参茶,那沁入了心底的苦意叫他精神一震。

仔细去看上书的卷宗,分析究竟是哪里来的古代妖魔,形如龙鹿,他自认为也算是见多识广,竟然从未曾见过,或者听说过这种妖魔,加上那什么锁妖塔,锁妖塔……

难道说是一个专门镇压妖怪的地方?

正这样胡思乱想着,魏步平翻越到了最后一份文书。

上面文字娟秀,翻到前面一看,是人间司江氏幺女上书的。

魏步平还记得这孩子,是自己一个老朋友的小女儿,老来得女,宠爱得很,武功也不错,学得枪术,多少是得了些枪术神韵,他日踏入无漏境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至于真人,那便要看自己的悟性缘法了。

一边想着一边看下去,上面写的东西和之前几份文书没有差别,他看得自然快了许多,一目十行地扫过去。直到最后部分才出现不同。

魏步平漫不经心看到了最后一行,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呆了一呆,确认一下没有看错,噗呲一下将满嘴参茶都喷了出来,哗啦一下起身,那木椅子直接重重砸在地上,顾不得心疼,老头子一双眼睛都快要凸出来,盯着那一行字,嘴皮子都有些哆嗦:

“兹有人间司风掠密捕赵离者……”

“赵离?!”

魏步平见着了这个名字,一下几乎有火烧屁股的感觉,刚刚根本想不明白的事情,一下就豁然开朗,什么古代妖魔,屁的古代妖魔,赵离都在哪儿了,铁定了的古代神魔才对!想到此事,当下如同火烧眉毛一般,跳起来就往人间司司长所在之处跑。

跑了两步,又转过来驾驭法宝朝着自家老祖所在地方飞过去:

“赵离都出现在那儿了,那头龙鹿绝对是古代神魔,四方家族的祖地,也是和我魏家一样的封印神魔之处,是赵离查探到了新的情报,自己采取了行动。”

他一时间对于赵离的身份再无怀疑,只是另外一种感觉浮上心头,有种莫名的疲惫感和复杂感,他的前半生过得顺顺畅畅,怎么自从认得了这个赵离开始,短短半年不到,连续见到了三个古代神魔,一边飞速掠空,一边咬牙切齿。

“我的殿下,我的小祖宗啊,您老可消停点吧。”

“再这样下去可不成啊,我还想要安安稳稳过完这辈子寿数啊……”

他风风火火掠入自家祖地。

………………

姬氏藏书阁中,姬景姬承五人无言对视。

最终姬景叹息一声,打破沉默,道:“这锁妖塔,又是什么存在?”

“是和蜀山,玉虚一般无二的地方么?”

姬氏五祖摇头苦笑:“不知。”

“若说天地大劫,倒是有迹可循。”

姬承亦道:“蜀山和玉虚,倒也有点眉目,只是这锁妖塔,却不太清楚,这还是第一次听说,从经历此事的人那里倒是知道,那出现的剑客,似乎掌握一次性御物数百的法术,使用一门双头尖锐的锥形兵刃。”

“之前也是以此锥镇压了龙鹿,这一次龙鹿出世,花了许多岁月心血将那锥炼化,当做杀手锏,打杀过来,却被对方轻易夺取。”

“如此看来,确实是他们门派的器物啊,不知哪个门派,是以锥为法宝。”

几人轻声交谈,正在翻阅典籍的姬渊却突地抬起头来,道:

“锥?什么锥?什么模样?”

“莫不是通体金黄,其上有螺旋纹路?”

姬承怔了下,点头道:“确实如此……”

“老祖可知道?”

姬渊没有回答,这位姬氏年岁最大的老祖神色突然复杂,仿佛一下出神,许久后,方才叹息一声,道:“确实,若是如此的话,我却是知道这镇妖塔的些许来历。”

姬氏剩余四祖都下意识看过来。

姬渊扶了抚须,道:“那是我年少时的事情了,当时我不过二十余岁,年少气盛,自认为不逊于人,喜好四处游历,见识过许多东西,也遇到了不少生死危机,那是我曾探索的一处遗迹,九死一生才得以入内,其中只有一座古碑文,上面就记载着这件兵器。”

“是古代镇压气数的宝物之一,名为混元锥。”

“其来历,至少四万年前……”

PS:今日第二更……因为之后的剧情比较难顺,今天还是两更……

希望明天能到三更吧(抱拳)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