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快递单子的手机号,林宝白天就试过了,接电话的是个女孩,他假装打错了,套出了女孩是本地人。

既然是这样……

林宝悄悄的拨通了号码,一个女孩接电话了。

如今这个时代,有一件事很有意思,就是陌生号码,不得不接。为什么?快递、外卖、工作等等,时时刻刻都要和陌生号码接触。

这是一个什么时代,林宝不懂,但是他确定这是一个没有**的时代。

女孩接了电话,林宝开门见山,“是程焰的女朋友吗?”

对面显然一愣,“是。”

林宝立刻告诉她,来某某酒店某个房间,现在就来。

那女孩狐疑着:“你谁呀?”

“我是谁?我特么被你男朋友戴绿帽子了!找你来捉奸,免得老子一冲动,把他打死了!”

这一声老实人的怒吼,确实把对方吓住了,电话沉默了一会,女孩干脆道:“好,我马上来。”

十多分后,程焰的女朋友薛露,风尘仆仆的跑到酒店大厅,长相普普通通,她看见林宝之后,还有些不信服。

甜美可人丁徐君

林宝刚好因为熬夜,脸色极差,装出愤怒的样子更逼真了,指着薛露:“老子没心情骗你,跟我上去。”

薛露还不太相信男朋友会出轨,可看林宝说的那么逼真,心里冰凉,感情里最怕的就是背叛,确实很伤人心。

两人一起上楼了,走到房间的门口,林宝告诉她:“我知道我敲门,一定不会开,我女朋友心机比较深,你来。”

门的里面,到底是什么。

薛露也有些紧张,可她并没有按林宝说的,直接敲门,而是拿出了手机,给男朋友打了电话。

几秒后后,屋里传来接电话的声音:“喂,宝贝。”

嘭!

薛露气的一脚踹在门上,额头青筋暴起:“程焰,你给我出来!”

牛掰啊,还是女孩子心细,知道先打个电话钓鱼,林宝暗暗佩服。

屋里明显噗咚一声,传来慌慌张张的脚步声,和穿衣服的声音,然后就无需林宝表演,薛露替他疯狂砸门,气的张牙舞爪。

背叛,绿帽,已经成了网上故事的家常便饭,可当真正经历的时候,依然是一场心灵灾难。

“狗男女!你给我出来!”咆哮的薛露,眼泪已经流出来了。

屋里的人,估计是在商量对策,好像只要不开门,就有说谎的余地,林宝觉得,这么耗下去不是办法,添油加醋道:“程焰,你特么出来,睡我女朋友不敢出来是吧,行,我有耐心,大不了等你一晚上,牛逼你就跳楼下去,十二楼你能有命活?”

这时候,屋里更安静了,没想到是来了俩人捉奸。

敲了大改几分钟,估计屋里两人是穿好衣服了,门开了。

薛露看见程焰的瞬间,一个耳光就抽了过去,林宝也抢着冲进屋里,瞬间惊呆了,不是画面多么十八禁,而是那个女人……

“赵悦!”

本来和程焰商量好应对的谎言了,赵悦看见冲进来的林宝,也瞬间大乱,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薛露还在厮打中,程焰说出了借口,“露露,你被骗了,她是我一个亲戚,我不是下周要上班了吗,就是她帮忙的,今晚说说走关系的事。”

“没捉奸在床,你就敢骗我是吧!”薛露抬手又要打,程焰强忍慌张,喊道:“别打了,她压根没男朋友,你被他骗了。”

然后指向林宝:“小子,你什么居心!你到底是谁。”

好吧,这段谎言是有点牵强,但是只有脸皮厚,没有捉奸在床的证据,程焰完可以不承认。

然而世事难料。

林宝哈哈笑了,因为戏已经送到眼前,不演对不起导演啊。

“我是谁,我是她男朋友啊!你给我戴绿帽子还敢不承认,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是吧。”

“你认识她吗!”

“赵悦,今年24岁,在风河传媒上班,副总江风的秘书,她之前的公司是豆芽传媒,我们就是在那里认识的。”

程焰顿时懵了,赵悦在豆芽传媒做过,他都不知道……他无助的看向赵悦,听见门外有男人装男朋友,赵悦打算利用这点,倒打一耙,糊弄过去。

没想到……

此时的赵悦,倒是没有那么惊慌,只是看见林宝后,脸色极其难看,怎么又是他!她咬着牙:“林宝……你又在搞什么鬼?”

“你问我?你给我戴绿帽,还一副风轻云淡,老实人这么好欺负吗?”

两人的话,直接戳穿了程焰的谎话,薛露瞪起眼睛,瞬间大闹起来,程焰还想极力解释,可薛露发疯一样,长长的指甲抓向了赵悦。

林宝看热闹不嫌事大,“行,你替我打她,我打你男朋友,免得咱们下不去手!”

抬起一脚,直接踢在程焰小腿上,他重重的摔在地上。女人打架抓头发,男人打架是真动手。

眼看着房间要乱套了,赵悦大吼一声:“停下吧!”

导演说话了,林宝停下来,得意的笑了。

“林宝,你让我走,其他的随你。”

“想走?”

林宝抓住门把手,嘭的一声,拗断了,他瞪眼冷笑着:“各位,我脾气不好,运气不好,上次被戴绿帽,那人被我打成重伤,我差点吃了牢饭,今天……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啪。

断掉的门把手丢在他们眼前,三人同时安静了。

薛露摸着眼泪,大声质问着:“程焰,你给我说清楚。”

程焰几乎被逼到死角了,无助道:“我说……是她……她约我的。”

赵悦的脸已经黑了下来,一言不发,程焰似乎对女朋友感情不错,有挽回的心情,抱着她的腿服软道:“是我错了,我鬼迷心窍,你原谅我吧。”

“约你,你就上钩了?”薛露双眼冰冷。

“还有……李媛媛。”

重点终于来了。

薛露知道他的前女友是李媛媛,学校出了名的美女,如今又成了网红,“关李媛媛什么事!”

林宝插话道:“你最近不看新闻吗?两位前男友同时发声,指责网红李媛媛是绿茶婊,你男朋友参与了。”

“什么?”薛露意外了,她确实不怎么关注这些,正准备专心考研呢,“程焰!你刚分手时候,天天想着李媛媛,我倒贴你,安慰你,每天听你说李媛媛的好,好,我心甘情愿,知道不能取代她,可现在你什么意思?骂李媛媛是绿茶婊,然后给我戴绿帽子!你活够了是吧!”

情侣撕逼,林宝看的没什么意思,干脆不演了,“咱别废话了,赵悦,你直说吧,给了他什么好处。”

“我不说,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事情败露,赵悦却有恃无恐。

“你坏人家情侣感情……”

林宝还没说完,薛露一个耳光打了过去,“贱人!”

好助攻,赵悦还以为林宝拿她没办法,总不能严刑逼供吧,薛露秒打脸,“渣男该打,你个贱人就想置身事外?”

林宝捡起地上的拖鞋,“拿这个打,省力气。”

“林宝!”赵悦大骂着,就是不服软。

混乱中,程焰主动说:“好处就是……我能进入风河传媒工作。”

林宝补充道:“应该说,是又有工作,又有人陪睡。”

都已经在酒店里了,他们俩可能没睡过吗,而且明显不是第一次了,年轻的大学生啊,就这么陷在了利益漩涡里,被人白白当枪使。

“我只需要以当事人的身份声讨李媛媛,只做这些就够了。”他尽量把交易说的简单,不想再丢面子了。

薛露似乎听懂了,绝望道:“程焰,你太让我失望了……”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