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早再订阅

“殿下,统计好了。本次战役,我军共死亡两千六百四十二人,需及时治疗的重伤者三千多人,轻伤者七千多。”

白新城内,一处城中心的有着重重士兵把守的府邸内,屋内大堂中,白将军抱拳对着端坐在一台方桌后边的纪心瑶汇报道。

“是吗?折损了近六千人啊……”纪心瑶轻轻蹙眉,“战死者的名单都记录好了吧?”

“基本已经数记好。”

“牺牲的士兵们的遗体一定要尽量回收……”纪心瑶素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想了想,又说道:“虽说初春时节,但未免滋生疫病,还是火化了为好。白将军,这方面就劳烦你多操心了,火化后的骨灰也要分别保管好,战后连同抚恤一起带回他们的故乡厚葬!”

“喏!”

“俘虏那边怎么样?”纪心瑶点点头,看向了站在白将军旁边的方子铁。

…………………………

《盾之勇者成名录》,一部作为勇者被召唤到异界的轻改漫,比起《平职》感觉要差一些,不过书荒们可以一看哦

……………………

………………

优雅娇娘海上起舞

以下是分割线,请明早来刷新

以下是分割线,请明早来刷新

以下是分割线,请明早来刷新

以下是分割线,请明早来刷新

以下是分割线,请明早来刷新

以下是分割线,请明早来刷新

以下是分割线,请明早来刷新

以下是分割线,请明早来刷新

…………

………………

……………………

“殿下,统计好了。本次战役,我军共死亡两千六百四十二人,需及时治疗的重伤者三千多人,轻伤者七千多。”

白新城内,一处城中心的有着重重士兵把守的府邸内,屋内大堂中,白将军抱拳对着端坐在一台方桌后边的纪心瑶汇报道。

“是吗?折损了近六千人啊……”纪心瑶轻轻蹙眉,“战死者的名单都记录好了吧?”

“基本已经数记好。”

“牺牲的士兵们的遗体一定要尽量回收……”纪心瑶素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想了想,又说道:“虽说初春时节,但未免滋生疫病,还是火化了为好。白将军,这方面就劳烦你多操心了,火化后的骨灰也要分别保管好,战后连同抚恤一起带回他们的故乡厚葬!”

“喏!”

“俘虏那边怎么样?”纪心瑶点点头,看向了站在白将军旁边的方子铁。

“殿下,统计好了。本次战役,我军共死亡两千六百四十二人,需及时治疗的重伤者三千多人,轻伤者七千多。”

白新城内,一处城中心的有着重重士兵把守的府邸内,屋内大堂中,白将军抱拳对着端坐在一台方桌后边的纪心瑶汇报道。

“是吗?折损了近六千人啊……”纪心瑶轻轻蹙眉,“战死者的名单都记录好了吧?”

“基本已经数记好。”

“牺牲的士兵们的遗体一定要尽量回收……”纪心瑶素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想了想,又说道:“虽说初春时节,但未免滋生疫病,还是火化了为好。白将军,这方面就劳烦你多操心了,火化后的骨灰也要分别保管好,战后连同抚恤一起带回他们的故乡厚葬!”

“喏!”

“俘虏那边怎么样?”纪心瑶点点头,看向了站在白将军旁边的方子铁。

“殿下,统计好了。本次战役,我军共死亡两千六百四十二人,需及时治疗的重伤者三千多人,轻伤者七千多。”

白新城内,一处城中心的有着重重士兵把守的府邸内,屋内大堂中,白将军抱拳对着端坐在一台方桌后边的纪心瑶汇报道。

“是吗?折损了近六千人啊……”纪心瑶轻轻蹙眉,“战死者的名单都记录好了吧?”

“基本已经数记好。”

“牺牲的士兵们的遗体一定要尽量回收……”纪心瑶素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想了想,又说道:“虽说初春时节,但未免滋生疫病,还是火化了为好。白将军,这方面就劳烦你多操心了,火化后的骨灰也要分别保管好,战后连同抚恤一起带回他们的故乡厚葬!”

“喏!”

“俘虏那边怎么样?”纪心瑶点点头,看向了站在白将军旁边的方子铁。

“殿下,统计好了。本次战役,我军共死亡两千六百四十二人,需及时治疗的重伤者三千多人,轻伤者七千多。”

白新城内,一处城中心的有着重重士兵把守的府邸内,屋内大堂中,白将军抱拳对着端坐在一台方桌后边的纪心瑶汇报道。

“是吗?折损了近六千人啊……”纪心瑶轻轻蹙眉,“战死者的名单都记录好了吧?”

“基本已经数记好。”

“牺牲的士兵们的遗体一定要尽量回收……”纪心瑶素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想了想,又说道:“虽说初春时节,但未免滋生疫病,还是火化了为好。白将军,这方面就劳烦你多操心了,火化后的骨灰也要分别保管好,战后连同抚恤一起带回他们的故乡厚葬!”

“喏!”

“俘虏那边怎么样?”纪心瑶点点头,看向了站在白将军旁边的方子铁。

“殿下,统计好了。本次战役,我军共死亡两千六百四十二人,需及时治疗的重伤者三千多人,轻伤者七千多。”

白新城内,一处城中心的有着重重士兵把守的府邸内,屋内大堂中,白将军抱拳对着端坐在一台方桌后边的纪心瑶汇报道。

“是吗?折损了近六千人啊……”纪心瑶轻轻蹙眉,“战死者的名单都记录好了吧?”

“基本已经数记好。”

“牺牲的士兵们的遗体一定要尽量回收……”纪心瑶素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想了想,又说道:“虽说初春时节,但未免滋生疫病,还是火化了为好。白将军,这方面就劳烦你多操心了,火化后的骨灰也要分别保管好,战后连同抚恤一起带回他们的故乡厚葬!”

“喏!”

“俘虏那边怎么样?”纪心瑶点点头,看向了站在白将军旁边的方子铁。

“殿下,统计好了。本次战役,我军共死亡两千六百四十二人,需及时治疗的重伤者三千多人,轻伤者七千多。”

白新城内,一处城中心的有着重重士兵把守的府邸内,屋内大堂中,白将军抱拳对着端坐在一台方桌后边的纪心瑶汇报道。

“是吗?折损了近六千人啊……”纪心瑶轻轻蹙眉,“战死者的名单都记录好了吧?”

“基本已经数记好。”

“牺牲的士兵们的遗体一定要尽量回收……”纪心瑶素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想了想,又说道:“虽说初春时节,但未免滋生疫病,还是火化了为好。白将军,这方面就劳烦你多操心了,火化后的骨灰也要分别保管好,战后连同抚恤一起带回他们的故乡厚葬!”

“喏!”

“俘虏那边怎么样?”纪心瑶点点头,看向了站在白将军旁边的方子铁。

“殿下,统计好了。本次战役,我军共死亡两千六百四十二人,需及时治疗的重伤者三千多人,轻伤者七千多。”

白新城内,一处城中心的有着重重士兵把守的府邸内,屋内大堂中,白将军抱拳对着端坐在一台方桌后边的纪心瑶汇报道。

“是吗?折损了近六千人啊……”纪心瑶轻轻蹙眉,“战死者的名单都记录好了吧?”

“基本已经数记好。”

“牺牲的士兵们的遗体一定要尽量回收……”纪心瑶素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想了想,又说道:“虽说初春时节,但未免滋生疫病,还是火化了为好。白将军,这方面就劳烦你多操心了,火化后的骨灰也要分别保管好,战后连同抚恤一起带回他们的故乡厚葬!”

“喏!”

“俘虏那边怎么样?”纪心瑶点点头,看向了站在白将军旁边的方子铁。

“殿下,统计好了。本次战役,我军共死亡两千六百四十二人,需及时治疗的重伤者三千多人,轻伤者七千多。”

白新城内,一处城中心的有着重重士兵把守的府邸内,屋内大堂中,白将军抱拳对着端坐在一台方桌后边的纪心瑶汇报道。

“是吗?折损了近六千人啊……”纪心瑶轻轻蹙眉,“战死者的名单都记录好了吧?”

“基本已经数记好。”

“牺牲的士兵们的遗体一定要尽量回收……”纪心瑶素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想了想,又说道:“虽说初春时节,但未免滋生疫病,还是火化了为好。白将军,这方面就劳烦你多操心了,火化后的骨灰也要分别保管好,战后连同抚恤一起带回他们的故乡厚葬!”

“喏!”

“俘虏那边怎么样?”纪心瑶点点头,看向了站在白将军旁边的方子铁。

“殿下,统计好了。本次战役,我军共死亡两千六百四十二人,需及时治疗的重伤者三千多人,轻伤者七千多。”

白新城内,一处城中心的有着重重士兵把守的府邸内,屋内大堂中,白将军抱拳对着端坐在一台方桌后边的纪心瑶汇报道。

“是吗?折损了近六千人啊……”纪心瑶轻轻蹙眉,“战死者的名单都记录好了吧?”

“基本已经数记好。”

“牺牲的士兵们的遗体一定要尽量回收……”纪心瑶素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想了想,又说道:“虽说初春时节,但未免滋生疫病,还是火化了为好。白将军,这方面就劳烦你多操心了,火化后的骨灰也要分别保管好,战后连同抚恤一起带回他们的故乡厚葬!”

“喏!”

“俘虏那边怎么样?”纪心瑶点点头,看向了站在白将军旁边的方子铁。

“殿下,统计好了。本次战役,我军共死亡两千六百四十二人,需及时治疗的重伤者三千多人,轻伤者七千多。”

白新城内,一处城中心的有着重重士兵把守的府邸内,屋内大堂中,白将军抱拳对着端坐在一台方桌后边的纪心瑶汇报道。

“是吗?折损了近六千人啊……”纪心瑶轻轻蹙眉,“战死者的名单都记录好了吧?”

“基本已经数记好。”

“牺牲的士兵们的遗体一定要尽量回收……”纪心瑶素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想了想,又说道:“虽说初春时节,但未免滋生疫病,还是火化了为好。白将军,这方面就劳烦你多操心了,火化后的骨灰也要分别保管好,战后连同抚恤一起带回他们的故乡厚葬!”

“喏!”

“俘虏那边怎么样?”纪心瑶点点头,看向了站在白将军旁边的方子铁。

“殿下,统计好了。本次战役,我军共死亡两千六百四十二人,需及时治疗的重伤者三千多人,轻伤者七千多。”

白新城内,一处城中心的有着重重士兵把守的府邸内,屋内大堂中,白将军抱拳对着端坐在一台方桌后边的纪心瑶汇报道。

“是吗?折损了近六千人啊……”纪心瑶轻轻蹙眉,“战死者的名单都记录好了吧?”

“基本已经数记好。”

“牺牲的士兵们的遗体一定要尽量回收……”纪心瑶素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想了想,又说道:“虽说初春时节,但未免滋生疫病,还是火化了为好。白将军,这方面就劳烦你多操心了,火化后的骨灰也要分别保管好,战后连同抚恤一起带回他们的故乡厚葬!”

“喏!”

“俘虏那边怎么样?”纪心瑶点点头,看向了站在白将军旁边的方子铁。

“殿下,统计好了。本次战役,我军共死亡两千六百四十二人,需及时治疗的重伤者三千多人,轻伤者七千多。”

白新城内,一处城中心的有着重重士兵把守的府邸内,屋内大堂中,白将军抱拳对着端坐在一台方桌后边的纪心瑶汇报道。

“是吗?折损了近六千人啊……”纪心瑶轻轻蹙眉,“战死者的名单都记录好了吧?”

“基本已经数记好。”

“牺牲的士兵们的遗体一定要尽量回收……”纪心瑶素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想了想,又说道:“虽说初春时节,但未免滋生疫病,还是火化了为好。白将军,这方面就劳烦你多操心了,火化后的骨灰也要分别保管好,战后连同抚恤一起带回他们的故乡厚葬!”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