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苏清月的客气,叶秋立即开口说道:“清月,这样就太不够意思了啊,什么叫请我帮忙,能够为这位大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我求之不得啊。以后千万不要跟我客气,知道吗?这么见外以后我可就不接电话了啊。”

苏清月在电话那头再次沉默了一秒钟,然后感激的声音传了过来:“谢谢!叶秋,真的太感谢了!”

“大美女,快说,是什么事情?”

“能来一下我家吗?我爸爸妈妈他们想要见一下。”苏清月的声音传过来。

叶秋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苏清月爸妈为什么要见自己了,只见他笑着问道:“看来我还是得要继续假扮男朋友啊,放心,我现在就过去,把这男朋友给当好!保证不给丢脸!”

苏清月很显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只见她对着叶秋说道:“谢谢!不过我先提醒一下,我家的亲戚也在,他们说话比较直接,希望待会来了不要太计较。”

叶秋笑着说道:“放心了,我现在是什么身份,会跟他们一般见识?”

苏清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瞧得意忘形的样子。”

“哈哈,我就喜欢看笑,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叶秋笑着说道。

在电话那头的苏清月脸色瞬间通红了起来,不过脸上却还带着一股小幸福的感觉。

挂断电话后,叶秋便换上了一套高档一点的衣服,然后走出门外,赵梦蕊请来保护他的两个保镖此时侯在门外。

叶秋对着两人微笑着说道:“王东,齐海,辛苦们了。”

呆萌小眼睛美女运动美照

三方寒暄了几句,然后便上车往苏清月的家里赶去。

叶秋现在全身上下就只有一百块钱,他之前一直都没有办信用卡,所以全部身家也就只剩下这么的一百块钱了,在路上,叶秋下车用这一百块钱买了一袋水果,想着就算寒酸也没办法了,谁让昨天买房花光了钱呢。

很快叶秋便来到了苏清月家所在的小区,这是一个老旧小区,应该是九十年代建造的,经过时间的洗礼,变的很是苍老。

叶秋让两个保镖在下面等着,然后拎着这一袋水果上去了。

苏清月所在的这个小区因为是九十年代建造的,所以并没有电梯,叶秋爬了八楼,来到了她家门口,按响了她家的门铃。

跟快,门被打了开来,苏清月出现在门口,房子里面也传出来一阵声音,显得很是热闹。

苏清月对着叶秋抱歉地说道:“叶秋,不好意思,我本来是要下去接的,可是。”

叶秋笑着说道:“没事,哪能让下来接我呢,那还不得心疼死我阿。”

苏清月脸色突然刷地红了起来。

这个时候,一个阿姨走了出来,“清月阿,这来客人了,干嘛还不让人进来干嘛?赶紧让客人进来。”

叶秋看着这个眼前的这个中年妇女,就知道她是苏清月的母亲。

叶秋赶紧微笑地对着她说道:“阿姨好,我是叶秋,清月的男朋友。”

苏清月的母亲赵兰芝上下打量了一下叶秋,当她看到叶秋手中提着的这一袋水果,脸上的笑容停滞了一下,眼神中也闪过了一丝变化,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也被叶秋给抓住了。

赵兰芝脸上的笑容没有刚刚那样灿烂了。

只见她对着叶秋说道:“进来坐吧。”

叶秋拎着水果走了进去。

乖乖,一个小小的客厅里面,竟然坐了七八个人,叶秋一进来,就被这群人给打量了起来。

叶秋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动物园的动物一样,被人给围观着,好在他心态好,并没有什么不适应。

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男子一脸鄙视地开口说道:“堂姐,这就是男朋友?不是我说,现在怎么说也是董事长助理,也算的上是高级白领了,怎么找了个这么屌丝的人当男朋友?”

这个年轻男子说完,其他的人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盯着叶秋,脸上是看热闹的表情,等着看他的笑话。

苏清月眉头一皱,回应道:“他是我们恒福集团的首席鉴定师,还跟我们恒福集团合伙开了一家珠宝玉石公司,怎么屌丝了?”

那年轻男子完全一副不信的样子说道:“堂姐,就别在这里说谎了,就他这身穿着,街边的衣服吧,来见未来老丈人,竟然只拎着这么一袋寒酸的水果,就这,还敢说他是老板?别吹了,谁信阿。”

那年轻男子说完,他旁边一个跟他很像的中年男子开口道:“就是,一点也没有老板的样子,清月阿,说就算编造理由,最好也要编造的好一点阿,这样我们怎么相信?”

苏清月的母亲赵兰芝脸拉了下来,只见她开口说道:“清月,也看到了,我们大家都不同意跟他在一起,从现在开始,必须要跟他断绝关系!”

苏清月都快急哭了,只见她对着母亲说道:“妈,们不能因为他穿的衣服就判定我说的是假话,叶秋他真的是跟我们恒福集团合开公司,我们赵董跟齐老对他非常的欣赏,因为他鉴宝的技术真的非常厉害。”

赵兰芝抬起手制止苏清月说道:“随便怎么说,总之我们是不会答应跟他在一起的!”

苏清月的大伯苏爱国开口说道:“清月,不是我说,上次给介绍的那个小伙子,人家可是做金融行业的顶级白领,年收入上百要的精英,说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为了这个穷酸的男朋友,放弃了这么一个好机会,说是不是傻?”

“堂姐是真的傻,傻到家了,唉!人家现在已经找到了女朋友了,堂姐就算想要跟他谈爱也不可能了。”

这个时候苏清月的老爸苏达强站起身来,对着她严厉地说道:“不管怎么样,今天必须要跟这个穷小子分手!”

苏清月闻言一把抓住叶秋的手臂,靠在他的旁边,然后满脸倔强地对着苏达强说道:“我不!我就不分手,我的婚姻我自己做主!”

苏达强冷哼一声,只见他双手负于身后,然后一副老领导的样子训斥道:“我让分手就得分手,必须分手!这是命令!”

苏清月眼眶里面饱含热泪,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叶秋很心疼。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