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生死胜败于瞬间的征伐,却在最后的一刻,伏羲收手了。

错开了已经避无可避的凤凰,如瀚海星河碎裂炸开的威能汹涌倾泻,却尽数轰击在梧桐灵根上,让这株磅礴浩瀚的参天古木都在轻轻颤动,掌落之地更是有裂痕在不断出现,逸散出纯净神圣的生命气息。

连极品的先天灵根都能带来伤害……可想而知,这一击的力量是何等可怕?以凤凰现在被全面压制的状况来看,若真被击中,那绝对是要受到创伤的。

天可怜见……这么多年来,凤凰都有灵宝霞衣的守护,她在跟伏羲的对决中,别说是受伤了,就连一根毛都没有掉过!

可以说,今天是伏羲漫漫岁月中第一次成功反杀,也是他宣泄往昔憋屈、郁闷的最好机会!

但是,他将这个机会轻轻放过了。

只是震慑,却没有伤害。

当然他现在的姿势与神态,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强势而霸道,似乎在彰显着胜利者的威严。

一只手抵在灵根上,前所未有的贴近着凤凰——先前不断交手压制,少女一退再退,最后被逼迫得背靠在梧桐树的枝干上,已经是退无可退了。

而就在此刻,两人的面庞相近,呼吸相闻,仗着微微的身高优势加持,让伏羲得以俯视,在审视和质询。

他们之间的情况,就像是一只大老虎,在对一个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小白兔,进行胁迫与施压。

而作为小白兔的元凰,此刻有些懵懂,有些迷茫。

清纯美女迷人微笑旅拍

本来,面对那碾压性的打击,她已经感觉到害怕——诞生以来,第一次直面这样强大的杀伐,那绝对能带走她的半条性命!

而在那一刻她所能做的,就是决定要不要动用杀手锏,进行反击。

那种反击,一旦施展便是颠覆一切,让一胜一负的结局,变成彻彻底底的两败俱伤!

这,让她犹豫,难以下定决心。

只不过,战局转变太快,最后结果更是出乎常理——伏羲竟然主动的退让,令她一时都有些转不过弯来。

而当她重新理顺思绪后,听着伏羲略微有些沉闷的声音,看着无比贴近的面容,感受着一股热气冲击在眉眼间,心……却又有些迷乱与彷徨。

“没听到我说话么?”伏羲语气淡漠,那一双代表了心灵门户的双眼,其中的眼神光彩就跟哈士奇……不、是一匹狼那样,超然与孤高,“那我再问你一遍……”

“小凤凰……你知道你曾经的错了吗!”

“呃……我知道错了……”少女的心情此刻乱糟糟的,连带着逻辑都有些跑偏,“不对……我做错什么了?”

“当初你倚仗灵宝外物,进而获取胜利,这难道不是做错的地方?”伏羲在谆谆教诲,“你曾经对我的胜利,有多少是你自身的真正能力?”

“我曾经说教过你,可惜你在迷途之中,不知悔改,反而还沾沾自喜,以此为荣!”

“所以再看看,这么多年过去,你的境界又长进了多少?”

“执掌万神殿,而今还在太乙初期的境界上打晃,不如我这闯荡天地二十万年的成果,让我何其失望!心痛!”

“你知道,当我回归此地、看到你那浅薄的修为时,是怎样的伤心?”

“本是大好的苗子,却在歧途中一往无前,以至于偏离堂皇大道十万八千里!”

“我这次战你,就是为了敲打,给你当头棒喝,让你迷途知返!”

伏羲义正言辞,让心态有些彷徨的少女不由得点头,不过她也不是好相与的,还保持着一线清明,“你刚才还喊出‘凰天已衰、羲天当立’的话的说……”

“你以为我真的要夺你权柄、废你职位?”伏羲的语气很不屑,那只抵着灵根的手掌放下、收回,“我那么说,不过是为了激发你的怒火与斗志,让你展现最强大的力量!”

“而你却不经思考,直接信以为真……这样的表现,你我之间的默契,让我很伤感。”

“如今万神殿的格局已经定下,成为一种秩序,更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有神圣加入,越来越稳定。”

“我们作为首领者,本身就是诸神的领袖,是这种格局最大、最重要的维护者。”

“如果今天,我真的以武力夺位成功,晋升万神殿主……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伏羲的眼神中,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惆怅,被凤凰清晰的感知到,“这个组织、这个势力,它的立意和宗旨,就完全变了。”

“所有神圣的向心力,就再不能凝聚成一体。”

“以武夺帅,而非以贤论尊……那今天我能夺你殿主之位,未来的岁月中,那些后晋的神圣,何尝不能来以此为借口,来夺我之位?”

“到那个时候,满殿尽是野心家,各自都有小心思,图谋不轨,还谈什么共同进步,共同升华?”

“元凰,你这样的心态与想法,让我太失望了……”

伏羲的措辞严厉,让少女不自觉的低下了头,唯唯诺诺,不敢反驳。

“作为殿主,你要学会成长啊……”伏羲叹息着,一只手搭在小凤凰的肩膀上拍了拍,又拍了拍,“我时有外出,你作为坐镇此地的最高领袖,要有大局观,明白吗?”

“嗯。”元凰低声应是,似乎很灰心丧气的样子。

“唉……”伏羲轻轻抚摸着少女的脑袋,最后带上几分强硬,让她抬头直视他,两人双目相对,“要知道,我可是对你抱有很大期望的。”

“真的吗?”

“骗你做什么?”伏羲语气中不胜感慨,“事实上,我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在磨练你!”

“希望有朝一日,你能绽放最灿烂的光彩!”

元凰愣怔,而伏羲却是趁着这个机会后退两步,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最后转身,径自从这里离开了。

将要踏出殿门时,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在宏伟的殿堂中回响。

“好好想想,好好反思……我期待着你的进步!”

“咔嚓!”

伏羲彻底离去了,走时还不忘记顺手替元凰关上了殿门,仿佛是要为其留下一方与世隔绝的小天地,让她能够静静的考虑与反思。

当然……在殿门合拢后的那一瞬间,伏羲一直强行按捺的冷汗就像是小河一样汹涌而出,湿透衣衫,甚至在脚下都留下了一汪水滩。

如果有人站在他的身边就能够发现,这一刻他双手双脚都是软的,几乎半点都不受力,像是随时都会瘫软在地上。

“呼呼……”

伏羲大喘着气,脸上带着几分劫后余生般的庆幸,后怕的回望着身后殿堂。

“之前的那种感觉……心动?”他咬牙切齿,“那tm的是心梗啊!”

“金风未动蝉先觉,生死门前心自知……”伏羲嘀咕着,轻手轻脚的向远方移动,实在是被吓到了,“涅槃道在对信息的屏蔽上,天然克制了我的天机推演,她的手段除非明着摆出来,否则我都看不出虚实,甚至连能不能对我造成危险都不知道。”

“要不是我这次境界比她高很多,最后关头本能察觉不对,恐怕事情的发展就不可挽回了。”他龇了龇牙,“我下重手、彻底镇压她的时候,恐怕也是她放出杀手锏的那一刻。”

“那种手段想来是不能轻动的,有什么限制,但绝对可怕……能让我有那么强烈的警兆感应,一旦放出来,我不死也要重创!”

“好在我最后勉强收手……这些岁月,她又或者说是万神殿,究竟折腾出了什么大杀器?”伏羲很苦恼,“这次的作战计划,又失败了。”

“嘶……不好!”他警醒,“我得赶紧跑路!”

“要是她回醒过来,知道我刚才是在胡说八道……”伏羲的脸色有些发白,“下场……实在堪忧!”

这样想着,他就再顾不得什么,第一时间化作遁光,横掠天穹,要远避兆亿里之外。

“伏羲……你要去哪里?”看着某人能够全头全尾的走出来,变得很是吃惊的先天神圣先是茫然,而后急切的追问,“出了什么事吗?”

“我突然想起来,半路上丢了一件东西,要去找回来……这是我个人的私事,你们不用担心!”

远远的回应一句后,伏羲的身影就消失在天宇中,再难捕捉到踪迹。

他是打定主意——要暗中观察一段时间,看看之后的情况会怎么发展,也好避过凤凰可能的火气。

“他好像是在仓皇远遁……”商羊表情木木的,“那两个人的对决……是谁贏了?”

“伏羲在逃窜,看起来是输了?”白泽很迟疑,“但是他又一副占了便宜就跑的样子……”

在场的神圣面面相觑,一个个摸不着头脑。

……

同一时刻,凤凰殿中。

看着伏羲远去、到最后消失的背影,看着宫殿的大门被轻轻闭合上,倚靠着灵根一侧的少女愣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晌后,她不自觉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庞——不知在何时,上面已经腾起红云,明艳如霞,灿烂无比。

她的眼神飘忽,眸子最深处似羞似窘,情感变化太复杂。

少女抿着唇,此刻有一抹淡淡的笑意在绽放,“伏羲呐……你怎么总觉得我好骗呢?”

这话很惊悚,要是伏羲听到了……估计他跑路的速度还要再提高一点。

“不过为什么明知道你在胡说八道,我却有一点小欢喜?”她嘴角弯弯,“好奇怪呢……”

“话说回来,这一次你是真的厉害。”元凰轻轻低语,“必须承认,论境界,你彻底超越我了。”

“抛开外物的对决,我不如你。不过……”似乎是在给自己鼓劲,“如果是真正死战,又做好准备,先倒下的可不会是我。”

在这一刻,凤凰的手中开始有一件器物艰难浮现,似乎仅仅只是召唤出来,就都要耗费莫大的精力。

当它完完全全的出现后,虽然没有什么异象,但是那亘古长存的先天灵根却直接摇动了起来,这是那灵性的忌惮!

而这变故的源头,是一杆战矛。

严格的说,是一杆已经彻底破碎、又被勉勉强强重新黏连在一起的战矛。

它的光泽是黯淡的,一点威压气机都没有,更谈不上什么天地共鸣、万道交织,非常的平静,甚至平静到了死寂的地步。

‘神’已死。

——这是最合适的描述。

与一般的先天灵宝截然不同,这件兵器……属于混沌的魔神,是曾经至强者的配兵!

不知道经历过多少的征伐,斩灭过多少的强敌,矛身、矛尖上还有黯淡却始终不曾消退的血痕,纵然跨越了漫漫时光,仍然存在着,铭刻曾有过的辉煌!

然而,不论有怎样煊赫的过往,如今都没有了意义——因为它的灵性早已彻底消亡,伴随其兵主,殒落在苍茫混沌的大劫中。

被抹杀的太干脆、太彻底,那是从最根源上的诛灭,根本不放过一丁点的生机。

直面盘古大神,要与其决生死,又有几尊魔神能混个好下场?

徒留下遗骸,还有内部残破的法则纹络、大道至理。

甚至,就连这兵器的形体,都断裂和破碎,彻底的分成了几段。

现在还能保持大致的形态,还要多亏凤凰的手笔,在十几万年前无意中找到一段矛尖后,漫长岁月的寻找与搜集,终究是集齐所有碎片,拼凑出完整的样子。

破镜难重圆,而这破碎的兵器,它所铭刻至强大罗的道路也终究是崩碎、断裂,不复圆满一体。

想要靠一般的手段去发挥、催动,作为平常时候征战对决的重要力量,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但这并非说,绝对无法驾驭!

“我这个杀手锏,尽管不好正常使用,能放难收,更需要消耗从凶兽本源中提取的混沌遗存作为催动代价,但是一旦动用,等闲的太乙神圣,不死也要重伤。”元凰轻叹,“可惜,也正是这个原因,我才不好对伏羲使用啊……”

这是她先前犹豫的根源,终究是有些心软。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