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铃还须系铃人!

既然那一个亿是系统给的,要解决问题肯定只能找系统。

念头一动,陆离打开了系统界面,心里向系统询问:“系统,我在新手剧情结束后,得到的一个亿。怎么才能让它合情合理?”

“玩家以新手特权领取的一亿人民币,系统发放时,已经完成适应性处理。”

“适应性处理方式如下:以玩家现实身份,向离岸注册的游戏公司‘人生模拟器有限公司’,出售游戏建模核心数据专利,获得三千万美金的专利买断费。扣除各项税费,律师费,手续费,实际到账人民币一亿元!”

呀?系统早就给我准备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财产来源?

亏我还提心吊胆了这么久,原来……我根本没有什么巨额财产来历不明,我的收入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既然如此,这就好办了!

陆离松了一口气,扭头看向刘沁,正要跟刘沁说话。

“陆离,你在路边停一下。”

刘沁抬头看向陆离,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我想下车!在这里下车!”

“生气了?”

天然呆萌可爱丫头户外写真集

陆离朝刘沁笑了笑。

“不是生气!也没什么好生气的!”

刘沁摇了摇头,“你连做什么工作都不愿意告诉我,那就说明你不想让我了解你。既然如此,那就到此为止吧!谢谢你这几天陪我旅游!”

这番话说出来,刘沁心头涌出一股酸楚,心里很难受很难受。

“你误会了!”

陆离笑着解释道:“我之前说自己混吃等死当咸鱼,那是真的,我已经两个月没出去工作了。”

刘沁微微低着头,没有说话。

“这样吧!”

陆离伸手拍了拍方向盘,“刘沁,我们去沪上,我带你去看看。我所有的一切,不会对你有任何隐瞒。”

除了系统!陆离心头补充了一句。

“谁稀罕?”

刘沁哼了一声,扭过头去。只不过……刘沁的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

傲娇是吧?

陆离咧嘴一笑,一脚油门踩下去,调转了方向盘。

在太湖旅游的时候,屏江府这边早就退房了,陆离绕过屏江府酒店,拐出姑苏,转上高速,直接驶向沪上。

两个小时之后,陆离回到了沪上,跑车停在了“滨江花园”小区的门口。

“那边!滨江花园五栋二十八楼的那套房子。”

陆离伸手指了指滨江花园靠近江边的那栋房子,朝刘沁说道:“两个月前,我买下了那套房子。”

说到这里,陆离朝刘沁挤了挤眼睛,“流落江湖,孤苦无依的美女,今晚没地方睡吧?要我收留你吗?我的床很大哦!”

“想得美!”

刘沁翻了个白眼,伸手捶了陆离一下,“坏蛋!尽打坏主意!”

“唉!这套房子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女主人!霜寒夜露,可怜我孤枕难眠呐!”

陆离还在逗趣,刘沁又捶了陆离一下。

“走!我们去下一个地方。”

说着,陆离又驱车前往南京路。

南京路是一条步行街,车只能停在附近的停车场。

从地下停车场里走出来,拐出一条巷子,前面就是南京东路了。

陆离的商铺在南京东路靠近外滩的那一截。陆离带着刘沁,沿着步行街行走,不久之后,就到了陆离的商铺附近。

“前面四间商铺,从401号到404号,也是我买下来的。”

陆离指着并排的四间商铺,跟刘沁介绍道:“这四间商铺的上一任主人,你也见过,就是锦绣坊里遇到的那个李菲。我从她手里买下来的。”

“你……买了这么多房产?”

刘沁心头默默计算了一下,这四间商铺,再加上那套房子,按照沪上的房价……差不多上亿了!

按陆离的年龄,他大学毕业才两三年吧?他从哪里赚这么多钱?

刘沁扭头看向陆离,直接向陆离询问:“你之前做什么工作的?怎么赚这么多钱?”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这笔钱跟工作没有半点关系!”

陆离笑着说道:“上班拿的那点工资,连自己都养不活。这笔钱,完是个意外,就跟天上掉下来的一样。”

“胡说八道!”

刘沁翻了个白眼,“如果天上有钱掉下来,我怎么没捡到?”

“好吧,不开玩笑了。”

陆离已经知道,这一个亿的来历,系统已经处理好了,也就不担心出问题了。

“我大学的专业是计算机,平时也喜欢玩游戏。有一天突然脑子发热,想自己做个游戏玩玩,就利用业余时间开始做数据建模。”

说到这里,陆离两手一摊,“然后……游戏没做出来。但是,这个模型数据被人看中了。一家叫什么‘人生模拟器’的游戏公司,用三千万美元买走了数据模型。交了税费之后,到账一个亿。”

这就是系统给出的完美解释。

“你真是厉害啊!”

听到陆离这番话,刘沁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业余时间,做着玩的,玩着玩着……一不小心赚了一个亿,还是税后!

跟你比起来,我这个哈佛经济学博士,怕不是假的吧?

这家伙……真的太厉害了!

“难怪你说自己混吃等死当咸鱼,原来你当起了包租公!”

来龙去脉已经完了解,刘沁心头再无芥蒂。

他不是隐瞒,也不是不够坦诚,他说的都是真话,目前确实没出去工作,确实在当咸鱼,只不过……这个咸鱼有点贵!

“是啊!我就是包租公!”

陆离咧嘴一笑,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刘沁,“只可惜……还缺少一个包租婆啊!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当包租婆呢?”

这种近乎“明示”一般的“疯狂暗示”,傻子都知道陆离是什么意思。

“是《功夫》电影里面那个包租婆吗?”

刘沁嫣然一笑,伸手比划了一下体积,“吨位……大概这么大?”

“放心吧!就算你以后长成那样了,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陆离微笑着看向刘沁。

“啊!这是诅咒!这个诅咒太恶毒了!”

刘沁挥起小拳头,又朝陆离砸了过来。

“哈哈!”

陆离一声大笑,转身就跑。

两人追追打打,一路欢笑。

一场小小的波折过后,两人的感情又升温了。

陆离和刘沁都清楚,从这一刻开始,他们算是正式开始谈恋爱了。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