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远山苦笑道:“小老儿哪敢欺瞒,公输长老若是不信,可随便找人来问!”

他已经可以确认是公孙杰惹到了器灵宗,大世子公孙明是他的弟子,他并不喜欢笑面虎一般的公孙杰,而公孙杰以及一众亲随至今没有一人回返,这一点,府中人都知道,他没必要替公孙杰遮掩,至于青江郡王公孙淞,也的确是在五天前去了青州王府,公孙明与他同行,如今恐怕还在半路,根本没可能返回。

“诸位前辈可是为了我六弟而来,他的确没有返家!”

一名锦袍玉带的中年男子快步从府中走出,远远地冲着飞舟之上的众修拱手施礼。

这男子,乃是郡王府二世子公孙亮。

“原来是二世子!”

公输不贰打量了一眼公孙亮,脸一板地说道:“烦情二世子给郡王爷带个话,公孙杰在坠星岛内联手异族偷袭杀死我器灵宗十四名弟子,随后又偷袭杀死百花宫二十七名道友,百花宫请老夫来问上一句,公孙杰联手异族偷袭我人族修士,是不是郡王府的意思?”

此语一出,郡王府众修一个个暗呼倒霉,暗骂公孙杰愚蠢。

进入坠星岛的修士那么多,你偷袭谁不好,偏偏要去偷袭器灵宗弟子,这不是要给郡王府惹祸上身吗,器灵宗不敢在明面上灭了你郡王府,暗地里把郡王府出门办事的一众修士杀个精光也没人能怎样。

更何况,公孙杰竟然和异族联手,这已经犯了大忌,任何人族大宗门大势力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如果说仅仅偷袭了器灵宗弟子,还可以推脱不承认,连百花宫弟子一并招惹,这公孙杰还真是胆大妄为。

公孙亮、齐远山面色齐变,暗自叫苦。

简单少女阿桃清纯可人

“这个……这肯定不是我郡王府的意思,六弟一向桀骜不驯,一向不受我父王器重,这次离家前往坠星岛,原本就是在和父王怄气,此事府中上下皆知!”

公孙亮慌忙解释道,看到公输不贰没有打断他话语的意思,沉吟了片刻,继续说道:“前辈放心,待我父王返回家中后,晚辈会及时回禀,此事定会给器灵宗一个交代!”

“好吧,老夫暂且相信世子一次,我器灵宗等着郡王爷大驾造访!”

公输不贰说道,说到“郡王爷”三字时,特意提高了几分声音,脸上却带着三分讥诮。

轩辕王朝已历千年,王族子孙无数,最不缺少的就是郡王,一个郡王出了事,位置马上会被那些赋闲的郡王占据,单单青州王府,有资格担任郡王的赋闲世子就有一大堆。

公孙杰有没有偷袭器灵宗弟子,公输不贰不知道,也懒得去查,公孙杰偷袭百花宫却有真凭实据,不趁机敲打一下青江郡王公孙淞,敲一笔赔偿出来,对不起三大宗门在坠星岛出口联手追凶的辛苦,而这一番敲打后,公孙杰即使还活着,也无法再受公孙淞重用,而公孙淞若是拿不出足够的诚意,器灵宗不介意在背后下些功夫,让这座王府换一位主人。

这也是为李家扫平危险和障碍,李勇、李虎已经是公输不贰的弟子,公输不贰和李家的利益已经捆绑在了一起,何况,还有李鱼,对于李鱼,非但公输不贰要交好,就连段文浩也格外重视。

四大宗门中,最年轻的银星修士就是夏青松,云霄阁最有希望踏入金星境界之人同样是夏青松,别人不清楚,段文浩却清楚,夏青松的道侣沈兰的占卜之道高深莫测,对云霄阁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夏青松。

李鱼可是夏青松看上的女婿,而李鱼的本事,也足以让段文浩看重。

公输不贰说罢,不再搭理郡王府前的众修,抬手冲飞舟上的法阵中枢击出几道法决,飞舟顿时银光大放,掉头冲着城东方向而去。

器灵宗众修可以这般无礼,郡王府前的众修却不敢如此,公孙明、齐远山等人纷纷施礼恭送。

待到飞舟走远,众修这才各自松了一口气,不少人衣衫已然汗透,公输不贰并没有放什么狠话,可百余名修士居高临下虎视眈眈的姿势,早已压得众修喘不过气来。

幸亏众修不知道段文浩这名银星高人在飞舟之上,否则的话,有人怕是要吓尿。

“齐老……他们这是要去哪里?”

远远地望着飞舟直奔城东方向,公孙亮问道。

器灵宗众修要回家也是向西南,不会向东,城东一片荒芜,有什么能让器灵宗感兴趣的地方?

齐远山摇了摇头,他也想不明白。

身后的一名中年男子却突然开口道:“莫不是要去李家,李家的几名小子就在舟上!”

“没错,是李家的李勇、李虎,看他们的装束,竟然被器灵宗收为了弟子!”

“何止是弟子,似乎还是真传弟子!”

“那李勇好像已踏入了赤星境界!”

“啧啧啧,这下李家发达了!”

“难道这兄弟二人拜在了公输长老门下!”

众修议论纷纷,方才,李勇、李虎就站在公输不贰身后,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而郡王府众修中,有不少来自江家、唐家、姬家,尤其是江家子弟,这些年和李家是死对头,对李家子弟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而这些江家子弟想到李勇等人回返,江鹰一行却没有回返,心中不由得暗叫不妙,江鹰一行正是跟随公孙杰,怕不是要出事,而想起另一件事,则有些慌了,其中一名江家子弟悄然溜走,想去报个信。

几名唐家子弟面面相觑,最近这三年,李家的日子不好过,唐家虽没落井下石,却是明显疏远了李家,眼下,李家分明要翻身,要不要通知家族,去李家拜会祝贺一番?

公孙亮、齐远山心中也是各有想法,器灵宗真传弟子地位尊贵,比一众赤星长老地位还要高,何况李勇、李虎二人都成了真传弟子,看来,郡王府需要重新审视该如何与李家相处,不过,郡王公孙淞早就看李家不顺眼,早就想灭了李家……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