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行甚速,数日后踏入了南部三郡的地盘,飞舟停了下来,一路随行的中小宗门、世家子弟和散修一个个离去,分道扬镳,飞舟再次前行,在走了大半天的距离后,没有直奔南兆郡,反而改道冲着青江郡而去。

此刻的飞舟之上,只剩下了一众器灵宗弟子和李家兄弟,不少器灵宗弟子暗自惊讶,不明白这什么意思,已经到了南部三郡,到了器灵宗的地盘,危险已经减弱,干嘛要改道?

李勇、李虎二人却是大喜,难道说,这是要送自己兄弟一行回青江城?若如此,二人的面子可就大了。

果然,飞舟直奔青江城方向而去。

那些脑子灵光的器灵宗弟子已经猜到了原因,望向李勇、李虎二人的目光中皆有羡慕嫉妒之色,公输不贰乃是此次坠星岛之行的主事长老,给弟子面子也算正常,没想到,段文浩这位门中祖师竟然也给这二人面子。

这就说明问题了,看来,今后要和李勇、李虎多多亲近才是。

近乡情怯,离着青江城渐近,李勇、李虎二人渐渐紧张了起来,各自换上了暂新的袍服,胸前袖口处的火焰标志证明了他们是灵焰山器灵宗弟子,褐色、蓝色长袍代表着赤星、蓝星境界,腰间的双色锻带则显示出了二者真传弟子的身份。

李智、李鱼、李豹、李猛、李十七同样出现在了飞舟甲板之上,和李勇、李虎不同,五人衣衫颜色各不相同,没有显露云霄阁弟子身份。

打量着眼前景物,打量着城外行人,李鱼眉头越皱越紧。

前方的城池面积不小,四四方方的大城,长宽各有百余里,南部、西部依山势而建,东部北部高大的城墙部是条石砌成,护城河宽有数丈,城门楼坚固而高大,远远望去,透着雄伟气派,城墙之上可见持戈甲士巡守。

这座郡城,比华夏国历史上的诸多都城都要雄伟,可城外的道路,除了一条主路较平坦之外,其它道路皆是坑坑洼洼,泥泞不堪,进城的主道之上牛车、马车不少,行人更多,大部分衣衫褴褛,不少人更是面有菜色衣不遮体。

看到这些路人,李鱼脑中只有一个词——“穷困”!

清纯少女的清纯唯美图片

城外有不少田地,地势平整,又有河水流过,可见有农夫在耕种,庄稼却稀稀拉拉,不成规模,一条条田梗小路之上荒草杂树随处可见,不见有人清理。

田地看起来并不贫瘠,耕种水平和华夏比起来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飞舟没有停留,直接从城墙上空飞掠而过,城墙之上可见有禁制存在,却挡不住飞舟前行,飞舟掠过城头时,下方有道道灵光闪烁,还有一阵嗡嗡的示警声。

城墙之上的甲士远远地就看到了飞舟,从飞舟的标志之上认出了飞舟乃器灵宗之物,对于飞舟直接穿城而过的举动,非但没有任何阻拦,反而远远地躬身施礼。

发现飞舟直奔城西郡王府方向而去,众甲士脸上的神色更恭敬。

这般巨大的飞舟,也只有器灵宗这样的大宗门大势力才能拥有,而有资格驾驭飞舟的,至少也是器灵宗内拥有实权的紫星长老,而放眼整个青江城,也只有青江郡王府的几名供奉和姬家老祖乃紫星境界。

对凡人来说,这几位能御风而行的紫星修士,皆是神仙般的高人。

堂堂器灵宗紫星长老,身份比青江城中的几名神仙高人还要尊贵,当然有资格从青江城一众凡人的头顶上飞过。

城中的百姓比城外要富上一些,行人中衣衫齐整的远比城外要多,连接南北、东西的干道乃是主街,宽阔整洁,青石铺地,而一条条星罗棋布的小街,却到处是泥泞和坑洼,似乎是前几日刚刚下过一场暴雨,有不少倒塌的破旧房屋,有哭声远远传来。

远离干道的地方,有河流,有湖泊,有农田,一排排房屋建筑皆是破旧不堪,很多地方都是茅草屋。

修士在天上飞来飞去,长袍冠带,仙风飘飘,地上的百姓却生活的如此困苦,蚁民一般,李鱼心中莫名地沉重,不舒服。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一郡郡城都是这般模样,其它地方的百姓生活的怎样,可想而知。

看来,这轩辕王朝,对民生并不关注。

再看看飞舟上气宇轩昂衣衫华贵的众修,李鱼暗自猜测,难不成,百姓的苦和修士的数量太多有关?轩辕王朝内,无论是王侯将相还是蚁民百姓,都可以投身仙门,若想生活的更好,去修仙就行了,谁还有心思去耕种,去生产?

李智、李猛等人显然早已看习惯了这一幕,没有这种悲天悯人的念头,反而是频频把目光冲着城东的另一个方向望去,李家,就在城东方向,并没有在城中居住,而是在城外。

大的修行世家和宗门,都会选一条灵脉来修筑山门,而青江郡的灵山灵水早已有主,李家,没有这个实力,青江城乃凡人之城,仅有的一条小灵脉,也被青江郡王府和实力最强的姬家占据,李家虽拥有东城外的小青山和山下的一大片土地,却只能和凡人百姓毗邻而居。

飞舟直奔郡王府,郡王府似乎已经收到了消息,一名名修士从一座座楼阁之中走出,汇聚在了郡王府门前。

郡王府长有十余里,宽也有数里,倚山而建,府中有溪流穿过,鹤舞翩翩,绿树遍地,一座座建筑高大雄伟,亭台楼阁美轮美奂,府中仆役衣衫华美,和城中气象完不同。

“原来是公输长老法驾至此,小老儿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飞舟刚刚在府前空中停稳,人群中已是快步走出一名紫袍金冠的老者,满面笑容地冲着舟头之上的公输不贰拱手一礼。

这老者,气度不凡,腰间挂着一只中号的空间袋,显然也是修者,在府中地位不会低。

公输不贰拱手还了一礼,笑道:“远山道友客气了,郡王可在府中,世子公孙杰可在府中?”

下方的一众修士看到飞舟上的众修没有下来的意思,公输不贰更是直接问起了郡王、世子,心中不由忐忑了起来。

器灵宗虽势大,可郡王府代表的乃是王朝,以往,即使公输不贰这样的紫星长老前来,也会远远地收起飞舟,落在府前,今日是怎么了,上门问罪吗?

仔细看去,飞舟之上赫然有十余名身着褐袍的赤星修士,蓝星修士则更多,足足有百来号人,至少有一半修士神色不善,众修更是心惊。

这名紫袍老者齐远山,乃是紫星五阶的修为,郡王府几大供奉中实力最强者,公输不贰未必是他的对手,可公输不贰这般居高临下地盯着他,他心中却是阵阵发憷,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让器灵宗上门问罪。

强自摆出一张笑脸,冲着公输不贰拱手道:“真是不凑巧,郡王半个月前去了青州王府,至于世子,三年前去了坠星岛,至今未返。”

提起坠星岛,顿时想起,公输不贰正是器灵宗前往坠星岛的带队长老,难不成,公输不贰是来找公孙杰的?

“当真不在?”

公输不贰问道,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更是不客气地放开灵觉冲着整个王府探去。

非但公输不贰如此,梁图这名新晋的紫星修士同样是放开灵觉查探了起来。

这一下,众修再无怀疑,器灵宗就是来问罪的,不由得人人色变。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