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儿童节这一天,发生了很多事。

李媛媛的毕业作品,刚刚炒热了几天,邀约就爆满,很多资方都要想趁着这个热度赚流量和钱,李晓婉不得不在众多邀约中尽快筛选,找到最合适最有价值的。

这个变化,是意料之中。

让林宝意料之外的是,老黄突然脱单了。

六一的晚上,老黄朋友圈突然秀了恩爱,照片里长相粗犷的老黄,身边靠着一个清秀美女,青春靓丽,俩人画风格格不入。

尼玛啊,他真把大学老师撩到手了……

这才不到一个月。

也许这就是现代城市的快节奏吧,每天都在变化,所有事情都在这快节奏中,失去了耐心,然后不自觉的加快速度。

于是在2号晚上,林宝和何婷婷一起去了大学城,俗气的祝贺一番,恭维把妹大师名不虚传。

叶璐瑶表现的大大方方,不做作不扭捏,不卖弄不冷场,那是一种很高的情商和素养,偶尔撒娇,甜的林宝发酸,该懂事的时候,又绝对不添麻烦。

言谈举止,恰到好处的让人舒适,别说老黄那一脸的满足了,连林宝都有些羡慕,两人之间的确有一种恋爱的状态,这是不懂感情的林宝,不曾见过的。

何婷婷也不掩饰夸赞,倒是配合林宝,一起鄙视老黄,是捡了便宜。

晴空下的清纯美女

“我说黄嫂,你为什么做出如此不理智的选择。”林宝调侃道。

叶璐瑶轻轻笑了:“我是女菩萨。”

“你身边还有菩萨同僚吗,给我介绍几个,我信佛。”

何婷婷立刻掐了他一下,小情人表达不满,不过有叶璐瑶在,他们俩没表现出亲密,当做朋友状态出现。

一顿晚饭,老黄倒是没怎么说话,笑呵呵的享受女朋友和他们插科打诨,叶璐瑶丝毫没有老师的架子,能开玩笑也能侃侃而谈,而且每说几句,就和老黄眼神交流,总是把视线放在他身上。

这叫懂得照顾男朋友的情绪。

如果把谈恋爱比作一种精神享受的服务,那么叶璐瑶便做到了满分体验。

“哎呀哎呀,眉来眼去的受不了。”林宝吃了一嘴柠檬。

叶璐瑶大方的笑着:“恋爱的时候,本来就会这样啊,你结过婚的人,难道不懂。”

老黄挤兑道:“他是婚后油腻了。”

吃吃喝喝,一顿饭过后,因为就在叶璐瑶的大学门口,她没要求老黄送她,何婷婷想在母校走走,就陪她走回去。

元宝基友留在了车里,老黄美滋滋的抽了支烟,故意说道:“谈恋爱真好。”

“有什么好的。”

“你还嘴硬什么呀,没看见吃饭这一场恩爱吗,是你偷情能有的体验吗,兄弟呀,**不过是凡俗之躯,那一时的快感,早晚会消耗掉你的**,走向麻木乏味,到时候什么**都不能引起你兴趣了。”

老黄有一种胜利感,拍了拍林宝的肩膀:“你的做法,只有消耗。而有感情的身体关系,那种体验是一种升华,超脱了凡夫之躯的情感结合。”

“行了行了,你俩不是没睡吗,吹什么呀。”

“水到渠成而已,我又不急。”他得逞的笑了,“有爱情的身体关系,你偷十个女人,都不会有这种体验。”

“把妹大师咋还传销了呢,我不会谈恋爱,不谈还不行。”

爱情和**的分歧中,两人各走一边。

老黄知道没必要说服谁,也就放下不提了,“红豆的事在下周是吧。”

聊起正事,林宝也恢复严肃,“我也不知道稳不稳。”

“大不了你**呗,你又不亏,红豆也是萌妹里的极品了。”

“这活儿已经脚踩钢丝了,我哪有心思占便宜。”

林宝数着日子,知道这几天都闲不下来了,如果再翻车,估计红豆就会把他干掉,具体怎么干掉,就不知道了。

这个腹黑萝莉,极度危险。

因为他能感觉出来,红豆的目的不止于此,她想先排除掉林宝,然后开始针对许霏霏?还是做别的?

“放心,这些年,比这危险的事都挺过来了。”老黄倒是挺放松,大概是恋爱中的人,心情好。

“行吧,我先走了。”

“你不等何婷婷了?”

“你送她一程吧,我有事。”

一天后,六月的阳光很毒。

豆芽被卸掉了大腿,割开了动脉,如今逼到了心脏位置,许霏霏在紧张周旋着,广告业务一直是豆芽最有保障的项目。

高薪和优质的工作环境,吸引了很多策划人才,又有多年的业务经验做保障,豆芽占了大量的份额,而且来源稳定。

如今互联网各种产业的发达,广告几乎是每个公司必穿的衣服一样,处处少不了软广和硬广。如果谢安河动了这块肉,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靠人脉,二是靠价格,至于广告质量什么的,其实占不到什么优势。

但是怕就怕在,谢安河的影视圈人脉,是谢家枝繁叶茂的一棵大树,如果搞什么捆绑和噱头,来抢走这些广告需求,那些人八成会动心,花少量的钱,把自己的广告插入进去,做梦都想要。

而许霏霏原本也有这一套玩法,可大腿和动脉被断了,这套玩法直接被肢解,整个豆芽的运营链,已经被谢安河悄然分割,再也不能打出一套配合了。

这精准的分解手腕,让许霏霏焦头烂额了。

很多人都认可许家千金的商场能力,可如今这一仗,她实实在在的吃到了教训,就算天之骄女,也终究是新手局里的第一,和高端局中老练的谢安河相比,她很愿意谦虚的承认,不如他。

但是,她不觉得输了,还有翻盘的机会。

下午,高温炙烤,让人在外面不想待一秒钟,许霏霏下车就进了一家会所里,一间会客的包房中,人称九叔的钱九方,正坐在那里,兴致盎然的玩着桌上的茶道。

“霏霏,来了呀,先喝口茶,解解暑。”

“九叔,好雅兴。”

“一点小玩意而已。”钱九方放下茶壶,自饮一口,“我知道你这丫头不喜欢绕弯子,既然越过了手下,我们俩直接见面,咱们就开门见山吧。”

许霏霏点头等着他的话。

“谈生意,就是利益的长短,谢安河找过我了,我今年的广告单子,给他的新公司做,非常有前景,而且他的影视人脉,价格便宜,效果很广。”说到这,钱九方看向许霏霏,“你呢,没有政府和商业联盟的帮忙,能给九叔什么。”

她笑了笑,“如果事情要看长远,谢安河明年就不会给您这样的价格,他只是压价抢单而已,您应该看得出来。”

“自然看的出。”

“那我给您一个长远的合作如何。”

“哦?”

“李媛媛,她将来一定会越来越火,商业价值只高不低,如今还未踏足娱乐圈,我先把她预支给你,代言五年,她每升值一次,你就赚一次,这个投资,您稳赚不亏。”许霏霏拿出了最后的牌,这也是无可奈何的策略。

许家给她的东西,太少了,大部分都被许临风和许慕白分走了。

小明星代言,某一天突然火了,代言产品也会跟着名气大增,这样情况不少见,钱九方当然愿意考虑许霏霏的让步。

可人心皆贪,他眯眼笑道:“五年不够,十年吧。”

十年,刚好是李媛媛年轻貌美的黄金十年,娱乐圈不容年纪大的花瓶,这是钱九方的预计,他想一口气包了。

“十年……”许霏霏微微皱眉。

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她一看,竟然是谢安河,在这个节骨眼打电话,他什么意思?

接起电话,就听见对方焦急的声音:“霏霏,安琪在你那吗?我两天找不到她了!”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