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说得容易,实际上操作起来,难度还是很大的。

陈曦心里清楚,以方远途和李小飞的实力,不找他的麻烦就已经烧高香了,想收拾人家,还要出心中这口恶气,谈何容易呢?

可是,难道就让晓妍白吃这个哑巴亏吗?他恨恨的想道。

见他低头不语,顾晓妍生怕他一时冲动,再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只好柔声劝道:“你也别着急,想和方远途过招儿,必须得沉得住气,抓住机会狠狠治他一次,可千万不能乱来啊。”

他嗯了一声,一个想法猛的出现在脑海里,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正想说给顾晓妍听,却发现她坐在那里,双手夹在两腿中间,低着头,一副局促不按的神情。

“怎么了?是不是还有点难受啊?”他连忙关切的问道。

顾晓妍的脸红了,微微摇了摇头,似乎犹豫了下,这才缓缓说道:“我想回家。”

一听这话,陈曦不由得苦笑:“你的包在机关车队办公室呢,这大半夜的,人家都下班了,只能明天去取了。你给我留的那把钥匙,出来的时候比较着急,也忘带了,如果非要回家的话,那咱俩就只能开车去项目部取钥匙了。”说完,略微想了下又道:“别折腾了,就在我这里对付一晚上吧,等明天再说呗,咋的,豪宅住习惯了,我这样的蜗居不能住了呀?”

顾晓妍听罢,无奈的低下了头,可神态还是有些不安,支吾了半天,最后才轻声问道:“你这儿有卫生巾什么的吗?”

陈曦这才明白,可能今天正好赶上顾晓妍的生理期,难怪非要回家不可。这种女性护理用品,以前许茹雪在的时候,自然是有的,可是她基本都带走了,于是摇了摇头道:“没有啊,我平时也不用那东西啊。”

顾晓妍被他给逗笑了,瞪了他一眼道:“讨厌。”说完,略微想了想,试探着道:“那你能给我去买点吗?”

我?一个老爷们,去买生理用品,这这也太难堪了吧,他想,可是又不好直接说出来,于是挠着脑袋笑道:“大半夜的,去哪儿买啊?你要是急的话,还是回项目部去取钥匙吧。”

美女乌黑顺发黄花蓝裙格外清纯

顾晓妍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似乎是想站起来,可身子起来一半,却又红着脸坐了下去。陈曦当然知道女人这几天的尴尬,心里不禁有点遗憾,毕竟这次回来,应该是无法成就美事了。

可见顾晓妍一脸难堪的样子,还是体贴的道:“要不,我给你拿个小垫子,你先凑合一下。”

顾晓妍的脸更红了,半晌,才喃喃的嘟囔了一句:“这缺德的药,真是太烦人了。”

陈曦一愣,这才明白顾晓妍不是生理期的问题,不由得来了好奇心,凑过去,笑着问道:“这药到底怎么烦人了?”

顾晓妍有点气急败坏,伸手狠狠怼了他一拳,嗔道:“滚!”

陈曦却顺势捉住了她的手,直接便将她扑倒在沙发上。

“你干什么?讨厌,我不要”顾晓妍一边娇嗔着,一边奋力挣扎,然而,在陈曦攻势下渐渐弱了下来

“我我非常想,但不喜欢这样,好像是因为那个药”顾晓妍嘴里喃喃的说道,整个人却已经瘫软在陈曦的怀里。

陈曦则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那就别想那缺德的药,心里光想着我吧。”说着,手悄悄的滑落下去

第二天清晨,陈曦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顾晓妍不在身边,不由得一惊,赶紧翻身坐了起来,侧耳一听,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不由得笑了下,心中暗道,家里没有空调,昨天晚上又有点闷热,估计顾晓妍一定是忍耐不了浑身汗津津的感觉,大早起就冲澡去了。于是起身出了房间,轻手轻脚的走到卫生间门口,猛的拉开了门,定睛一看,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

顾晓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出来一件他的大背心,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湿漉漉的头发盘在头顶,正在洗衣服。

“干什么!吓我一跳。”她笑着埋怨了一句,见陈曦光溜溜的样子,脸微微一红,嗔道:“大白天,你咋不嫌害臊呢,赶紧找件衣服穿上!”

陈曦也不说话,直接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她,笑着问道:“干嘛起这么早,昨天那么累,也不多睡一会儿。”

顾晓妍也不挣脱,只是浅浅笑着道:“衣服都脏了,是汗味,尤其是你的,简直都快臭死了,我可受不了,就都给洗了。”

陈曦一听,这才往盆里看了眼,原来,这一大早,顾晓妍还真没少洗,满满一盆的衣服,背心外裤还有自己的裙子之类的都洗了。

“你咋不用洗衣机啊,都啥年代了,还手洗,多累啊。”他还真有点心疼。

“你那洗衣机多久没用了,打开都是一股发霉的味,我可不敢用,还不如手洗呢。”顾晓妍说着,瞪了他一眼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找件衣服穿上,把这些晾了。”

他笑了下,转身回卧室,从衣柜里找出件背心套上,然后将衣服拿到阳台,一件一件的挂在晾衣架上,拿来拿去,忽然发现顾晓妍的短裤也在其中,不由得一愣,乖乖,这个洗了,那她穿啥啊,总不能这么真空着吧,回头望去,却发现顾晓妍隐隐约约的好像穿着短裤,不禁有些纳闷,晾好衣服,几步走过去,仔细一看,不由得哈哈的笑出了声。

原来,顾晓妍不光翻出了大背心,居然还找出了一条他的内裤,看样子应该还是条新的,说实话,他自己都忘记还有这么条没穿过的短裤了。

“你不会是想穿成这样上班吧?”他笑着问道。

顾晓妍却娇笑了下:“那就不上班呗,你不是说,要让我起不来床吗?总不能说话不算数吧?”

天啊,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顾晓妍顾扒皮嘛,他在心里嘟囔了一句。

标签:

你也可能喜欢